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越來越多女生被包養 價值觀動搖了怎麼辦?

越來越多女大生被包養價值觀動搖了怎麼辦?

“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在知乎網上看到一個問題:

得知越來越多的女生被包養,已有價值觀開始動搖了怎麼辦?

這個女生這樣闡述自己的迷惑:

“那些被包養的姑娘們,

每個月生活費一萬打底,

從頭到尾一身名牌

足跡遍布各類高階酒店、景點,

……

那些被包養的姑娘們,每個月生活費一萬打底,從頭到尾一身名牌,足跡遍布各類高階酒店、景點。

才20出頭,

就享受着我們同齡人無法觸及的高階生活。

等享受幾年過後,

再找個老實人或不知情者嫁了,

照樣過着幸福滿滿的生活。

這對我原有價值觀造成了巨大衝擊,

原本我想大學踏踏實實學習,

然後考研或保研,

再在北京找個好工作留下來。

然而跟這些二奶一對比,

我心中的不平衡或焦慮感就油然而生,

如何才能說服自己堅定地堅持自我呢?”

這樣的迷惑,不少女生都有,甚至很多已經走上了這條大路。

這樣的迷惑,不少女生都有,甚至很多已經走上了這條大路。(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面對這樣的迷惑或現狀,我想講幾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關於陳昱霖。

吳秀波撕破臉之前,我並不知道陳昱霖,後來看了很多報導,才知道她是一個四線小明星。

她曾獲多人稱讚:“演技自然,未來可期。”

如果她踏踏實實地鑽研演技,說不定現在已經出人頭地了。

但她沒有選擇這條艱難的路,而是選擇了一條很輕鬆的路——傍吳秀波。

嗯,這樣掙錢容易多了。

“小聲比比”扒了她的Ins照片,發現這幾年她在上面曬過:

45個包。

7塊表。

172件首飾。

29雙鞋。

74瓶酒。

56副墨鏡。

……

價格少則2萬多,多則上100萬。

7年沒工作的她,卻過得無比拉風。

但這樣的“拉風”在2019年走到了盡頭,因為“要價”太多,陳昱霖被吳秀波以“敲詐勒索”報了案,不但聲名和前途盡毀,還可能遭受牢獄之災。

得知越來越多的女生被包養,已有價值觀開始動搖了怎麼辦?(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第二件事情是關於我一位高中同學。

我這位高中同學,前幾年喜歡上了“知識付費”。

他說:“雖然要花錢,但可以買到經驗。”

於是他整天忙着聽各種講座。

什麼《三個月賺到一百萬》,什麼《30天學習改變人脈圈》,兩年過去了,他為“知識”付費了一萬多,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工資一分沒漲,更別說財務自由了。

後來,他見我微信公眾號做得還行,於是又跑來向我求教“速成法”。

我說我哪會什麼速成法,只是老老實實多讀書讀好書,老老實實做筆記、反覆記憶,老老實實寫文章、反覆修改。

但這位同學不信這些,他覺得我“摳”,不肯傳授“速成之道”,於是四處尋找“漲粉秘訣”去了。

兩年多時間過去了,而他的粉絲依然只有幾千。

第三件事情是關於郭德綱

這是一件對立於前兩件事情的事情。

郭德綱本可以在天津活得舒舒服服,在文化館安安分分地說相聲,雖出不了大名、發不了大財,但是日子非常安逸和安穩啊。

可郭德綱偏偏不甘心,非要跑到北京去揚名立萬。

1988年,他第一次闖北京,在北京某文工團呆了一年多,結果花光了所有積蓄,卻連“演出的台階都沒夠着”。

郭德綱回到天津紅橋文化館,不久就跟胡中惠結了婚,結婚後,如果安安分分過日子,也是非常安逸和安穩啊,但是郭德綱偏偏不甘心,於是他第二次闖蕩北京,結果這一次輸得更慘,回來欠了一屁股債,房子賠了,老婆也跑了。

人生過成這樣總該安心了吧,但郭德綱還是不甘心,1995年,他第三次闖蕩北京。

這時候,其實相聲已經沒落了,但郭德綱偏偏不信,非要發揚相聲。

他住着最差的房子,每天騎單車趕30公里路上班,交不起120元一個月的房租,被房東用最難聽的話辱罵。

他吃着最差的食物,把挂面熬成糊糊,然後買回一捆大蔥,每天就吃“糊糊配大蔥”。

就這樣整整熬了10年,他終於熬成了。

人啊,要有窄門思維,特別是年輕的時候,不要在最該奮鬥的年紀選擇安逸,不要在最能吃苦的時候選擇舒服。(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為什麼要講這些事情呢?

其實我想說的是人生之路的選擇。

人生之路,如果簡單點劃分,可以分為兩類——寬門和窄門。

所謂寬門,就是簡單模式。

所謂窄門,就是硬核模式。

這兩種模式,有着截然相反的走法。

一個是進的時候很容易,但是道路越走越逼仄越晦暗。

一個是進的時候很艱難,但是道路越走越寬敞越明亮。

這兩條路,大多數人會選擇前者,但真正聰明的人會選擇後者。

《聖經》上有一段話:

“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

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

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

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耶穌對眾人說:

“你們要努力進窄門。

我告訴你們:

將來有許多人想要進去,卻是不能。”

台灣某一名嘴曾經寫過一段話:

“15歲覺得游泳難,放棄游泳,

到18歲遇到一個你喜歡的人約你去游泳,

你只好說‘我不會耶’。

18歲覺得英文難,放棄英文,

28歲出現一個很棒但要會英文的工作,

你只好說‘我不會耶’。

人生前期越嫌麻煩、越懶得學,

後來就越可能錯過讓你動心的人和事,錯過新風景。”

人啊,要有窄門思維,特別是年輕的時候,不要在最該奮鬥的年紀選擇安逸,不要在最能吃苦的時候選擇舒服。

年輕時選擇走窄門,是我們一生回報最高的投資,到了中年老年,我們自己會感謝自己的。

年輕時選擇走窄門,是我們一生回報最高的投資,到了中年老年,我們自己會感謝自己的。(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作家李莉講過一個同學的故事:

蘭蘭來自一個貧困山區,她大二那年,家裡很難湊齊下一年學費,於是在一個同學的攛掇下,她開始嘗試去做“兼職”。

第一次,她得到了5000塊。

抱着這錢,她激動得哭了:

“相當於我一學期的學費啊!”

就這樣,她走上了賣身之路。

大學畢業後,她原本想找一份正經工作,她知道賣身這一行是吃青春飯的,所以想學一門長久的手藝。

但她每次堅持不了多久就選擇了辭職,“覺得好辛苦,辛辛苦苦一個月,有時還不及‘兼職’一天掙的錢多。”

人就是這樣,一旦雙腳踏入了安逸的沼澤,再想拔出來就沒那麼容易了。

於是,她又走上了“被包養”之路。

做二奶,一做就是9年。

前年,因為有點年老色衰了,人家不喜歡她了,一腳把她踢了。

她過慣了奢侈安逸的富貴日子,一下回到平民生活,非常不適應。

“想學門手藝,感覺年齡不趕趟了。

想再傍大款吧,可大款看不上我了。

想找個人嫁了,又不甘過平民生活。”

天天唉聲嘆氣,後來吸上了毒。

知乎上有個提問:那些被包養的女大學生後來怎麼樣了?

你去看看那些回答就知道了:

幾乎個個結局都很慘痛。

這世上根本沒有捷徑,所有好走的路,都是下坡路。

如果你總是選最容易的路走,最後你會發現自己無路可走。

不管你是男是女,我們這一輩子,都會經過很多個路口,每個路口都充滿了寬門和窄門。

但是我想告訴你:

正確的出發都是走窄門。

進窄門、走遠路、見微光,恰是永生之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