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傑:海航王健墜落在薰衣草的故鄉普羅旺斯

2018年7月3日,當時還是海航集團董事長的王健在法國東南部普羅旺斯省參觀博尼耶小城一座教堂時,從高出地面8米的一處圍牆墜落,不治身亡。事發之後,法國警方做出了意外墜落死亡的結論。

但2019年1月31日法國《解放報》刊發了長達三頁的調查報告。四名記者在梳理各種猜測以及法國警方和其他私人調查的同時,親自多方走訪相關證人。《解放報》這篇調查的結論因此認為,王健之死,既不是政治謀殺,也不是意外事故,而是自殺。

《解放報》這份調查報告發表的當天,參與王健死亡案件調查的憲兵隊和檢察院就發表聲明,重申王健之死是意外事故。

王健,出生於天津,1983年畢業於中國民航大學經營管理專業。畢業後在中國民航局工作,跟海航另一位創始人陳峰一個辦公室。後來,他跟陳峰一起離職創辦海航。上個月,曾有外媒報道海航董事會主席陳峰去世。但一語成讖,一個月後海航果然出事,只是去世的不是陳峰而是董事長王健。下面,我就王健之死為大家分析一下:

一、海航集團進入多事之秋

海南航空公司隸屬於海南航空集團,是繼中國南方航空公司、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及中國東方航空公司後中國第四大的航空公司。海南航空目前擁有200多架飛機,包括波音787和空客330等最新機型。海南航空在全世界將近100個城市間有700多條航線。目前海航集團擁有希爾頓酒店、德意志銀行的部分股權。海航集團自成立25年歷史中創造了奇蹟般增長,該公司1993年的創業資產1000萬元發展到2017年,實現營業收入5,940.58億元人民幣。海航集團2017年期末總資產逾1.23萬億元,較上年末增幅21%;資產負債率59.78%。

中國的著名企業當中,海航集團顯得與眾不同,因其“神秘”與“外界讀不懂”,一直都處於媒體的高度關注之中。從2005年以來到現在,每隔幾年就有關於它的深度報道。英國金融時報、美國紐約時報時常有海航的報道文章。去年7月24日,海航集團公開披露了該公司的股東名單。27日《紐約時報》刊登了“百億捐贈的背後,海航股權結構迷霧重重”一文。據海航集團披露的最新股權信息,持股比例為29.50%的神秘股東貫君從名單中消失。貫君的股份全部捐給註冊在美國的海南慈航慈善基金會。紐約時報稱這似乎是美國慈善史上最慷慨的捐贈之一,這樣的捐贈足以讓貫君和比爾·蓋茨、沃倫·巴菲特這樣的捐助者處於同一個級別,而這筆款項幾乎相當於2016年所有美國公司的捐款之和。

在2015-2017年間,海航和萬達、復星、安邦一起,成為海外併購“四大天王”。王健帶領的海航是最兇猛的,2016年前十大海外併購交易中,海航系佔據了3席,海航累計海外投資高達450億美元。但2017年6月是海航的轉折點,中國銀監會向中國國內主要銀行下令評估包括海航在內的在海外擴張迅猛企業的風險,並指示必要時停止它們的海外收購項目。

2017年底開始,海航集團的資金流動性問題便被披露出來。董事局主席陳峰對路透社說,資金流動的問題的確存在,"因為我們正在一系列併購的過程中",加上外部環境變得複雜,中國經濟從快速向中等速度轉型,這些都對集團進行新的融資產生影響。他表示,"去年年底美聯儲加息和中國的去槓桿都加劇了流動資金的短缺,許多公司都受到影響。"但他說海航有信心度過這一難關。

2018年,海航集團便加快了處置境內外資產的步伐。海航集團在境外已出售了7個項目,總計約234.57億元。海航集團在境內將手中持有的三家公司股權全部出售,共計97.64億元。5月初,海航將上海前灘綜合體項目以29億元出售給了香港上市的閩系房企福晟國際。至此,海航集團在境內外出售的地產項目及公司價格至少約361.21億元。據彭博社報道稱,海航集團旗下子公司海航科技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將旗下位於美國舊金山的辦公大樓以3億美元的價格出售,接盤方為總部位於紐約的房地產投資管理公司諾斯伍德。可見,海航具有與安邦、萬達、復星相似的情形,都是通過國內銀行融資,加速境外投資,後被中國高層警告、禁止。安邦不予理睬,結果公司被接管,吳曉暉被判刑18年。海航和萬達、復星則體現了高度的政治敏感性,立即改弦更張。當然,在這四個公司中,海航的背景更複雜和特殊,它一直被外界懷疑涉嫌通過名義持股人充當"白手套",隱瞞幕後的真實股東的行為。而王健一直處於風口浪尖,因為他是海航融資和資本運作的實際操盤手。

二、王健和陳峰身後神秘的人物

海航從一家小型地區航空公司轉型為龐大的全球性企業集團,在德意志銀行、希爾頓酒店和瑞士國際空港擁有近1000億美元的收入和股份,這個過程中王健的弟弟王偉扮演了重要角色。根據《紐約時報》查看的年報、法庭文件和公司文件,近25年來,王偉一直是海航內部一股鮮為人知的勢力,負責在幕後策劃投資、建立供應鏈和轉移資產。王偉建立了一個平台,幫助公司內部人士以及他們的家屬將海航收購下來,把國有企業的控制權轉移到私人手中,這是他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圍繞着海航的謎團,還表現在它與總部設在紐約的太平洋美洲公司的關係上。海航曾說,太平洋美洲是一家獨立公司,該公司為海航集團下屬的海南航空公司購買發動機、備件和其他航空設備,並表示海航集團不擁有太平洋美洲的股權。但《紐約時報》查閱的公司文件顯示,海航與太平洋美洲有密切的關係。太平洋美洲曾由海航共同創始人、董事局主席陳峰的兒子陳曉峰和弟弟陳國慶經營,並曾由海航控股。這些文件顯示,陳峰的弟弟陳國慶,通過使用在香港和開曼群島設立的中國境外實體,對幫助建立海航最初的所有權結構起了重要作用。這些離岸實體有效地隱瞞了海航高層管理人員及其親屬對公司的控制權。

三、王健的死因是什麼?

2017年12月,海航表示已收到國內8家銀行的資金支持許諾,其中包括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進出口銀行以及工商銀行。但到目前為止,監管部門對海航財務狀況的審查還沒有結束。6月12日,中共央行副行長潘功勝主持召開海航集團專項會議。行長易綱傳達高層對海航的定性和要求各方支持海航發債的決定。中共高層的意見是:海航集團和社會上的其它系不同,海航是流動性問題以及各方要支持海航發債,確保發債成功等。據悉,至6月20日,渤海金控稱已經完成10.6億元人民幣公司債券發行。

面對海航的流動性不足問題,令人疑惑的是,王健在董事局會議上否認公司存在債務危機。他說,實際上,海航自有資產的份額8年來得到改善,最近的攻擊是“國內外反動勢力對中國崛起的瘋狂反撲,是對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的一次重大陰謀”,“海航一直是中國最忠誠的公司之一”。此後,海航管理層多次公開強調對中國共產黨的忠誠,並誓言今後只會開展符合國家經濟計劃的投資活動。2月7日,海航集團總部及全國分公司139個會場,同時舉行一場政治動員大會,包括董事局主席陳峰在內的黨員,重新宣誓入黨誓詞,最後還以播放《國際歌》收尾。6月20日,海航集團20多名高管到有中共紅色基地——延安朝拜,並扮紅軍、唱紅歌。

王健之死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它無疑與海航面臨的困境、複雜的利益糾葛以及與中共高層的政治博弈相關聯,而王健的確知道得太多和介入太深了。近年來,自殺在中共官員中早已不是新聞,並創造了很多死法,如跳河死、跳樓死、撞車死、上弔死、服毒死、燒炭死和筷子死。

王健在暴風雨來臨之前,把靈魂留在薰衣草的故鄉,瓊瑤愛情小說中的普羅旺斯,對他或許是一種幸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