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專家談恆大危機:中共只是放緩爆發速度

圖為恆大深圳總部大樓。

債台高築的中國恆大集團出現首筆美元債務違約後,中共廣東當局派出工作組進駐恆大。專家表示,當局現在的辦法只是把危機爆發的速度放緩,但並不能夠化解這個重大危機。

中國恆大集團12月3日在香港聯交所發佈了無法履行金額為2.6億美元擔保責任。這被認為是恆大首筆債務實質性違約。廣東省政府當日約談恆大創辦人許家印,並派工作組進駐恆大。

恆大集團設風險化解委員會

在廣東省工作組進駐恆大後,12月6日香港恒生指數大跌1.76%,中國恆大收跌19.56%,市值僅剩下239億港元,近10個交易日,累計下跌接近40%。從去年7月份股價高點至今,跌幅超90%。

12月6日,恆大集團發佈公告稱,考慮到集團目前面臨的經營上和財務上的挑戰,公司決議設立中國恆大集團風險化解委員會,其成員包括恆大董事會主席及公司執行董事許家印。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大紀元表示:「當局現在的辦法只是把這個危機爆發的速度放緩,但並不能夠化解這個重大危機。我估計當局要優先處理在建樓房儘快交付,涉及房貸購房的部分要優先處理,至於公司的投資理財部分暫時擱置,或由國內投資人去消化。」

「其實,恆大很多資產是可以變現來應付債務壓力的,但當局對房價、土地價格嚴格控制,如果恆大低價處理資產,肯定會破壞政府賣地以及樓市行情的,並且影響政府的財政收入。」他說。

官方急「維穩」專家:阻止恆大債務危機產生骨牌效應

恆大集團出現首筆美元債務違約後,中共新華社發表文章「維穩」,稱「恆大問題屬於個案風險」。中共一行兩會3日晚也緊急表態「維穩」。央行發佈「答記者問」,稱短期個別房企出現風險,不會影響中長期市場的融資。銀保監會稱「這是市場經濟中的個案現象」。證監會則說,恆大集團風險事件對資本市場穩定運行的外溢影響可控。

對於中共的舉動,吳嘉隆認為,「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當局全力撐住恆大,避免骨牌效應,但是其它的房企,像中國奧園、佳兆業、花樣年等大型房地產公司,都有着龐大的負債,政府救還是不救?如果境內外投資人出現恐慌,就如同銀行擠兌一樣,出現連鎖反應。」

「總之,當局的一個重要方向就是阻止恆大的債務危機產生骨牌效應,拖累其它房地產公司和國有銀行。另外,如果外債違約,將影響到國際信用,將來中央要在海外融資就會出現問題,」吳嘉隆說。

就在恆大宣佈債務違約同一天,另一家中國房地產巨頭佳兆業集團公告稱,一筆本金總額為4億美元並將於下星期二到期的票據,因為尋求延期失敗,使得該集團面臨違約風險。

10月5日,花樣年控股集團也宣佈未能向債券持有人支付2億零570萬美元。

前廣州交通銀行理財師施華偉告訴大紀元:「其實現在所有的中國房地產企業,特別在香港上市的房企,可以說百分之百跌得很慘。」

專家:恆大或步海航後塵

對於如何處理恆大的債務危機,中共新華社的文章提到了海航。吳嘉隆說,當局處理恆大危機正在照搬海航模式。

他表示,一個是處理資產,另一個是處理債務。到時候分拆各種業務,然後找人來接盤。當局希望將債務打折,這個對境內投資人也許可以,但對於境外投資人可能行不通。

海航集團去年爆發債務危機,海南省政府去年2月派員成立「海南省海航集團聯合工作組」進駐海航。海航集團今年1月因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申請破產重整。今年1月,海南省政府派顧剛取代海航聯合創始人兼董事長陳峰擔任海航集團黨委書記。9月12日,海航集團下屬海南航空和海航基礎被拆分出去。9月24日,海航董事長陳峰、行政總裁譚向東被當局採取強制措施。

對於恆大的債務危機,施華偉表示:「對於恆大債務危機,我覺得政府最初設想的是一步一步進行,首先要求恆大許家印自己解決,要恆大完全化解龐大的債務危機,肯定是做不到的。目前在國際關注下,政府肯定不可能讓他再繼續拖延的。」

「其實政府此前就有動作,但是沒有這樣公開,派工作組進駐恆大。」他說,之前政府已放風,要求債權人有心理準備,「接管之後,政府願意給你多少,你債權人就接受多少,沒有商量的餘地。」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淨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07/1680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