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廖祖笙:百度李彥宏嘴角掛着人血

李彥宏歡快數錢的同時,也又抖露出了黨天下的邪惡。特色國慣於顛倒黑白,「統一宣傳口徑」;特權階層也向來不屑給誰以合理的解釋······百度長期傲立在法外之地,以種種下作方式圖財害命,哪怕已是人神共憤,嘴角掛着人血的百度李彥宏,何時給過誰合理的解釋?

嘴角掛着人血的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在新年首個工作日,即公開炫富說,2018年百度“營業收入”正式突破了千億。

這千億的“營業收入”,有多少是來自百度競價的謀財害命,來自魏則西們的以生命為代價,之慘痛之付出,嘴角掛着人血的李彥宏,照例是諱莫如深,隻字不提。

迄今也沒有職能部門,哪怕是簡單公告了百度去年千億“營業收入”的真正來源所在。特色國不乏種種機密,一如廖夢君案的“破案”卷宗、屍檢報告和屍檢照片,早就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

嘴角掛着人血的百度李彥宏,長期以百度競價的方式,謀財害命,大啃人血饅頭,現在又像是嗜血殭屍一樣,咬住了遇害學子的頸項,在冤魂上起勁地吸起血來。

任百度李彥宏再怎麼舌燦蓮花,他也解釋不了在正常情況下,於百度搜索廖祖笙,何以首先會搜索出那篇指鹿為馬、瞎編胡造的“新聞”通稿。以迂迴方式蠢蠢欲動,對我施以進一步迫害,不會是百度技術方面的原因,只會是魑魅魍魎為鬼為蜮的又一輪下作。

一個子代父“過”的學子在校園內慘烈遇害了十幾年,“破案”卷宗、屍檢報告和屍檢照片一直是國家機密,在“搜索引擎”百度,沒有傳媒真正的說法,沒有律師的說法,沒有家屬的說法,沒有公眾的質疑······有的只是漏洞百出的“統一宣傳口徑”。嘴角掛着人血的百度李彥宏,又啃起了人血饅頭,又拿了殺人犯的黑錢,這已是八九不離十。

李彥宏歡快數錢的同時,也又抖露出了黨天下的邪惡。特色國慣於顛倒黑白,“統一宣傳口徑”;特權階層也向來不屑給誰以合理的解釋······百度長期傲立在法外之地,以種種下作方式圖財害命,哪怕已是人神共憤,嘴角掛着人血的百度李彥宏,何時給過誰合理的解釋?

魏則西們死不瞑目,廖夢君們死不瞑目······既當婊子又樹牌坊的百度李彥宏,還能一邊啃着人血饅頭,一邊踱着方步說:“看病我只選擇百度。”

若真是“看病我只選擇百度”,李彥宏即便沒有一命嗚呼,只怕也早就被黑心醫院給治殘治癱了。沒有誰比百度李彥宏更清楚地知道,哪家醫院出價高,哪家醫院在百度的宣傳中,就一定是會被大為推廣,就一準是“更專業”,“更權威”。

百度不問給人看病的“專家”是不是獸醫,不問參與競價的醫院是否濫竽充數,百度只看哪家醫院出價高,只顧快樂數錢。一年的“營業收入”能突破千億,就可趾高氣揚,就可載歌載舞,那顧得上魏則西們的被治殘了,或是被治死了。

心知肚明的李彥宏,嘴角掛着人血的李彥宏,怎麼可能會先搜索百度後就醫?網民怎麼說李彥宏?網民是這麼說的——

“臉都不要了嗎?還要害多少人才甘心?”

“那我就恭候你暴斃的新聞了!”

“照他的選擇,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還有臉公開這樣說?!稍有常識的,都知道百毒醫療排名坑錢害命!”

“李彥宏真不要臉!”

······

“百毒”李彥宏豈止是不要臉?丟盡了全國政協臉面的李彥宏,還能在長期的謀財害命中,公然亮出這樣的提案:百度聚焦看病難。見這提案標題,就連我都忍不住發笑了。

百度聚焦看病難?那麼我要問問嘴角掛着人血的李彥宏: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前,在國內門戶網站及“權威”媒體發表的那許多為百姓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呼號的文字呢?被百度“聚焦”到哪兒去了?

呀,百度以事實作答:廖祖笙為百姓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呼號的文字,被嘴角掛着人血的李彥宏,給隱藏起來了,也成國家機密了。百度這般“聚焦”百姓的看病難!

不僅如此,李彥宏還在為虎作倀,為殺人犯張目,在遇害學子廖夢君的冤魂上,大啃起了人血饅頭。嗜血成性的百度董事長李彥宏,請睜大眼睛看看國內外的形勢。李彥宏即將成為又一枚棄子的跡象,已經是再明顯不過。

地獄近了,李彥宏要悔改!

廖祖笙寫於2019年1月27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