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亂點睛

加拿大公民謝倫柏被指偷運冰毒,本來判了十五年,“刑滿驅逐出境”,不服上訴;剛好遇上加拿大的孟晚舟案,中方政治報復,大連中級人民法院改判死刑。

加拿大舉國嚇煞。西方白人文明國家的法治,犯人若認為判太重而上訴,上訴最多是駁回維持原判,不會加刑。即使中國,文革時曾有過本判無期的囚犯上訴改判死刑。但在十五年徒刑與死刑之間,至少還有二十年、無期徒刑、死刑緩刑、死刑等各級。即使上訴人被再判,加刑也不會一加就是四等。

不過,加拿大標榜文化多元。中國人的“判刑文化”,許多憑情緒,絕對不保證囚犯上訴後不加刑。經此一役,小白臉兒總理小杜魯多終於認識到,在大麻的天堂之外,還有許多多元的文化。做加拿大總理,與中國人交往,不是農曆新年穿一套福祿壽類型的唐裝、去多倫多唐人街為一隻醒獅點睛、然後與一群笑不攏嘴而處於第一期老人痴呆症之高齡中國大媽一起selfie拍照之簡單。

四十年代之中華民國,有一位名法官石美瑜,曾經主持“南京大屠殺”的戰犯審判,將日軍中將谷壽夫判處死刑。

戰前石美瑜年方二十四歲,剛畢業不久,在上海出任高等法院法官。當時逢一案:上海一名迫良為娼的鴇婦(亦即所謂“龜婆”),或今日又稱之性工作者市場經理,遇到一個十七歲少女,不肯賣淫,該老婦用一根燒紅的鐵,插烙入其私處,導致少女死亡。

上海一審,將該女經理人判無期徒刑。被告不服,上訴高院。石美瑜開庭,勸諭被告及其律師,撤回上訴,並給予其五分鐘考慮。

被告及其律師商量片刻,回報堅持上訴。石美瑜即刻宣布:無期徒刑改為死刑。這個老婦人觸霉頭,在提籃橋監獄成為槍下亡魂。

若了解中國國情,此加拿大人一看見孟晚舟被扣,中方咆嘯,聲言加倍報復,應該將上訴快點撤回。但應該來不及了。因為此事升級,演化為邏輯困局:中國已經詳細交代為何加刑,否認與孟婦案有關連。即使加拿大政府恐懼而那邊放人,中國若將謝某減刑再免死,不就證明了正是人質交換的兒戲鬧劇?既過了這條線,為了面子,沒有得回頭了。

何況冰毒價值百億,以中國法例,早就應該死刑,改判只是取消對白人的優惠。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在加拿大報紙發表文章炮轟“白人優越感”問題,已經埋下伏筆。

這就是文化多元了。小鮮肉總理去唐人街,沒想到給那隻獅子一點過睛,獅子真的活過來,狠狠把那隻握着硃砂筆的手咬了一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