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趙紫陽14周年忌日 北京戒備遠超往年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逝世14周年之際,當局採取了超強的安保維穩措施,大批警察便衣在位於北京富強衚衕的趙紫陽故居附近巡邏戒備,嚴格盤查前往趙紫陽故居祭奠的人士,並設法阻止民眾前去悼念。有報道講,啲攜帶鮮花到嗰度的訪民被警察強行帶進派出所審問。

2019年係“六四事件”30周年,為應對這一敏感時刻之前的趙紫陽忌日,當局看來嚴陣以待。1月17日一早,趙紫陽故居周邊就部署了大批警力。直至天黑,附近街道仍有不少警車和掛公安牌照的車輛駐守。

當日上午前往趙府悼念的趙紫陽親戚和啲老部下、好友也受到嚴密盤查,方可進入。六四難屬天安門母親群體被嚴密監控,無法參加悼念活動。

2019年1月17日,趙紫陽故居外警察盤查悼念這位已故改革派領導人的來訪者。(網絡圖片)

趙紫陽次子趙二軍對美國之音表示,今年當局在北京富強衚衕趙紫陽故居周邊的戒備遠超往年,把守的警察有一、兩百人之多,這種情況近十幾年來從來沒遇到過。

趙二軍:他們上午都來過了,看的很緊,基本上老百姓都進唔去。進了幾個人,有幾個媒體的,登記以後他們也進去了。他們可能已經報出去了,

記者:當局在這一天係咪戒備比平常要嚴啲呢?

趙二軍:十幾年來第一次,非常非常嗰個,查幾次身份證,還捆綁了啲人,拉走咗啲人,很嚴重。

記者:這係頭一次發現咁嚴密的監控狀況嗎?

趙二軍:每年都係很緊,但係一般有人到家裡來都讓進,今年包括啲很熟悉的老朋友、首長的工作人員都盤查得很嚴重,甚至有時候有小的扭打的現象。另外老百姓在外面抓走的,外面我們也看不到,有這樣的情況。基本上來的人,包括老家來的親戚,可能也就係六、七十人吧。能夠進來的也就六、七十人。你可以睇吓香港有幾個記者,他登記,要我們去接他,還係進來過,他們有啲報道,有點情況,現在肯定也播出去了。再就係採訪啲人,但係採訪的時候重量級的人物當時還沒有出現,他們走咗以後(原炎黃春秋雜誌社長)杜老杜導正他們都過來了,寫了啲東西。

2019年1月17日,趙紫陽靈堂遺骨遺像前擺放着祭奠者送的鮮花。(網絡圖片)

記者:老部下還有咩其他的人來了呢?

趙二軍:老部下,還有親屬,還有啲當局不喜歡的人還係來了不少,但係都係很困難,重重障礙。他們執勤的人大概有一兩百人吧。

記者:官方有沒有咩表示?

趙二軍:官方表示就係加緊看管你嘛,還有咩表示?看得很嚴就係表示,還有咩?十幾年以來第一次吧,咁講吧。

記者:可能它跟“六四”30周年有關係,係吧?

趙二軍:沒有咩關係,舊年“六四”也很嚴重,舊年“六四”一個人沒進來過,每年“六四”還係有些人的,但係“六四”已經門口封死了。我們兩三個人在家等一天也沒一個人進來。

記者:你講係“六四”當天,係吧?

趙二軍:舊年的“六四”,今年那更可想而知了。

據民間人士主辦的維權網報道,1月17日,遼寧維權人士趙振甲、李艷傑、黑龍江維權人士王清臣、郝淑娥、湖南維權人士任勁松、廣西楊世安、河北王鳳祥等,帶着鮮花前往富強衚衕6號,準備祭奠已故的趙紫陽先生,卻被守在路口的警察強行拖到車上,送到王府井派出所。

報道講,湖北省十堰市的癌症訪民尹登珍,也在前往紀念趙紫陽的路上被強行帶到東華門派出所。

獨立記者高瑜在Twitter上稱,她從15號開始就被國保上崗,出門要坐警車。周四一大早就被國保敲門,禁止去趙家祭奠。趙紫陽前政治秘書鮑彤被軟禁在家。北京維權人士胡佳、李蔚等也提前被國保監控。作家馬波(筆名老鬼)家門外也有警察上崗。

中共改革派人物趙紫陽在1989年“六四事件”前夕曾到天安門看望絕食學生,並反對中共保守派以武力鎮壓。“六四”後趙紫陽被革職並且軟禁在家長達16年,直到2005年1月17日逝世。

趙紫陽和夫人梁伯琪的骨灰仍然安放在富強衚衕故居內,未能下葬。趙紫陽的女兒王雁南表示,她希望父母合葬的問題能儘快解決,可以不用安葬在八寶山。

2018年年末,中共舉辦了一系列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的活動,均避而不提已故改革派領導人胡耀邦和趙紫陽。

2019年1月17日,原炎黃春秋雜誌社杜導正在趙紫陽故居留言:老老實實照着鄧胡趙的路子走,別的路走不通。紀念紫陽同志逝世十四周年。(網絡圖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