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為何手裡沒牌?無法報復美國?人民幣匯率大漲 跌勢已停?

隨着中美雙方不斷對貿易談判釋放樂觀信號,上周人民幣匯率大漲,進而有大陸業界人士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走勢已經得到抑制。不過,港媒文章認為,這種觀點太不理智。美媒報道,中國早在2016年已超過世銀設定的收入閾值,但其仍向中國提供超過78億美元的貸款,數十億美金被投向中共一帶一路項目,引發最大捐助國美國的不滿,進而促使世界銀行行長金鏞突然宣布辭職。時事評論人士橫河分析,中美貿易戰美國出重手,只是要求對等而已。並闡述中共為何手裡沒牌?無法報復美國?

港媒:人民幣基礎不穩;兌美元貶值壓力未消

本周人民幣兌美元大漲逾千點子,創2005年7月份以來最大單周漲幅。1月4日,中共央行宣布降准,向市場釋放1.5萬億元人民幣,加上中共當局宣稱將大減小微企業稅務、以財政補貼消費,並大規模下發地方債等,中共加大刺激經濟力度有助緩減人民幣貶值的預期。就此,有大陸業界人士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走勢已經得到抑制。

但是,香港東方日報1月12日撰文表示,這種觀點有點不智。

文章表示,首先,美中貿易戰談判生死未卜,如果雙方達成協議,中國肯定要加大市場開放,面對製造業不景氣、消費意欲下降、股市低迷及外來競爭加劇,貨幣寬鬆充其量有助緩衝經濟下行壓力,卻難以藉此完全扭轉弱勢,更不要說支持人民幣持續升值。而且,人民幣升值不利出口競爭,反有抵銷救市措施的效果。

其次,雖然過去兩季國際油價下跌,紓緩了通脹壓力,但再搞貨幣寬鬆,加大放水,必會再刺激通脹。最近國際油價已連升九日,加上中國目前非洲豬瘟疫情將一定程度推升物價,未來通脹存在回升的機會,所以,人民幣貶值的壓力未消。

橫河:中美嚴重不對等;美國出重手只求公平

時事評論人士橫河在接受希望之聲政論專欄中分析,當中共經濟的總量在世界上份額比較小的時候,它對國際社會的危害不是很明顯。但是作為第二大的經濟體了,它再不守規則而且還不斷把國內的那一套,從意識形態到信息封鎖、從社會控制到官員的腐敗,把這些東西全盤輸出,現在是輸出到世界上了,因為它強大了它有這個能力輸出,包括一帶一路的輸出債務危機這些。

橫河還認為,美國出重手其實只是要求對等而已,並不是說有超出合理的做法。比如說關稅,即使是懲罰性關稅,其實還沒有達到或者剛剛達到中國對美國商品的正常關稅的水平,而且在其它很多領域談對等還差遠去了。

再比如說雙方的學術研究,美國是一個開放社會,對國內開放的就會對中國學者開放。而美國學者要去中國做研究的話,尤其在社會科學領域,它的禁區就太多了,根本就不可能。中共在美國隨便開孔子學院,那美國現在提出來是質疑了。美國在中國開的20家跟美國文化教育有關的機構現在全都關閉了,根本沒辦法生存下去。

像媒體,中共的喉舌在美國隨便設一個辦事處,隨便設分支機構,常駐的中共黨媒,各個層次的在美國常駐的600到700人。美國官媒也就是幾個美國之音的記者能夠在中國派駐記者,而私營企業的媒體記者在中國的活動受到太多的限制,中共的記者在美國隨便跑。

從對等原則看,美國做的還遠遠不夠,因為原來的太不公平了,這個不公平也造成為什麼中共方面對美國的報復手段很有限。比如說互加懲罰性關稅,到了第二輪中共就沒加了,因為貿易逆差貿易方面太不平等。

當然對等報復中共手段的限制,還有一些原因就是它不屬於雙方不平等的方面,而是中共的制度或者中共的特點造成的。比如美國可以制裁中共的官員,可以宣布某個中共官員由於侵犯人權,由於違反美國的金融制裁,由於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可以凍結他在美國財產,凍結他在美國金融系統的轉帳。這個中共就沒辦法對等報復,因為美國官員沒有那麼多財產,沒有那麼腐敗。而且他有財產也不可能在中國,所以中共就制裁不了。當然這個跟那個沒關係,就講一下雙方不對等的很多地方。

到目前為止,我認為美國使出所有的手段,都沒有超出中共違規在先,美國僅僅是有限度的制裁,從來沒超過這個範圍。

中共一帶一路大撒幣世銀;每年仍對中共放貸幾十億美元

美國之音中文網12日報導,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剛剛發佈一項研究報告,檢視了中國這個全球第2大經濟體以及主要放貸國所獲得的世銀貸款去向和用途。

研究人員發現,中國在2016年超過世銀設定的「畢業」收入閾值(門檻)後,世界銀行所屬的國際重建和發展銀行對中國提供了超過78億美元的貸款。

全球發展中心高級研究員莫里斯是這項研究報告的主要作者。對於研究為何針對中國一事,莫里斯說,中國是世銀最大的借貸國之一,同時又在「一帶一路」計劃中向開發中國家提供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貸款,此事對世銀是個棘手的政治問題,美國等捐助國也對此不悅。

這項研究發現,中國從世銀借貸的30億美元、也就是貸款總額的38%,用於對抗氣候變遷、控制空氣污染以及其他惠及範圍超出中國的項目。

除了用於氣候變遷相關項目,中國還將49億美元的世銀貸款用於國內的發展,例如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和教育等。這些項目中約1/3投入至中國較富裕的省份,但卻未給出明確的理由。

日前世界銀行行長金鏞突然宣布辭職,並於2月1日正式卸任,而其2017年7月才開始的第二任期還差3年多屆滿就離任。

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大衛·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在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舉例說,世行預定2019年完成的一份報告,接受了中共的資助,這份報告的內容是“幫助促進和塑造一帶一路倡議”,行長金墉還補充了中共的基礎設施技術。

世行幫助中共在海外投資基礎設施的貸款,引起了美歐、日本的高度關注,美國稱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是其進行的“債務陷阱”外交。多個報告披露,已經有至少13個國家因這一計劃陷入了債務危機。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