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跳過中間人 川普直接與習近平對陣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正越來越頻繁地與習近平互動,包括通話、通信等。川普還多次在推特上直接發表指責中共的言論。之前靠中美之間的中間人來聯繫雙方的做法已經越來越被弱化。

中美聯繫人角色發生變化

在川普與習近平、中共直接打交道前,多年來,華爾街金融大佬在中、美關係間一直有着特殊的影響力。如黑石集團(Blackstone)創辦人兼執行長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一度被指是中美之間的聯繫人,但川普對此並不買賬。

FT中文網報導,蘇世民在中國有着長期的商業利益,同時與川普有着密切的私人關係。

報導引述三位知情人士透露,儘管有人批評其中存在利益衝突,但蘇世民於2018年9月初在北京度過了繁忙的一周,他試圖重啟川普和習近平政府之間陷入停滯的貿易談判。

不過,熟悉蘇世民的四名人士稱,此事是一年多來蘇世民第三次沒能兌現承諾,即撮合他的北京朋友跟他的白宮朋友會面。

2017年7月,蘇世民曾幫助安排川普和汪洋會面。汪洋在白宮等候之際,川普取消了那次會晤。

據兩名知情人士透露,隨後在2018年3月初,蘇世民試圖安排在華盛頓與劉鶴到橢圓形辦公室會晤總統。川普拒絕會面,並在劉鶴尚還未離開華盛頓,他就宣布將對全部進口鋼鋁加征懲罰性關稅。

自中美貿易戰以來,華爾街精英已經開始無法左右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此前對《紐約時報》說,中共官員在華府熟悉的都是川普的敵人,川普很討厭這些人。為此,王滬寧、王岐山、劉鶴(副總理)都親自出馬頻繁接見美國商界摸底。

報導說,包括王滬寧、王岐山在內的幾個中共高層領導人,都對川普的迅速決策和貿易威脅感到驚訝和困惑。他們似乎很迷茫,急切地在美國政壇尋找中間人。

“中共曾經感到他們也許可以利用基辛格、蘇世民、鮑爾森等人稍稍控制一下川普,但是中共現在意識到,這些人對川普的影響力沒有預期的那麼大。”前美國駐華大使鮑卡斯說。

基辛格落選“中國改革友誼獎章”

此外,被視為中共歷屆領導人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前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在去年11月中共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落選“中國改革友誼獎章”。

在美國人看來,基辛格是政界頭號親共派。在40年當中,他遊走於中美之間,被認為是雙方的頭號聯繫人。

在川習去年G20峰會會晤前,95歲的基辛格在離開北京前的最後一晚的晚餐上對中共官員表示,“兩國關係回不到川普以前的狀態了。”此前在彭博“經濟論壇”上,他也告誡中共領導人,美中關係正在從合作轉為對抗。

華爾街作用受限

在中美貿易戰火持續升級之際,中共再次透過華爾街精英向白宮遊說,以期美方在經貿問題作出讓步,但作用不彰。

在川普宣布實施總額達2,000億美元的第二波對華進口實施關稅前夕,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和私募股權公司黑石集團等高層,獲中共邀請出席去年9月16日起一連兩天在北京舉行的中美金融圓桌會議,並與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會晤。

《紐約時報》報導稱,長期以來華爾街的銀行希望幫助中國,以求在中國向外資銀行開放金融市場的過程中得到更多業務,包括為中國企業在美國的收購提供更多諮詢服務、借貸和出售金融服務等。

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 of Business)管理學榮休教授馬歇爾·W·邁耶(Marshall W. Meyer)表示,在川普和北京的貿易戰正在加大力度之際,華爾街的話可能不會起什麼作用。“過去行之有效的關係、過去行之有效的公式,現在行不通了。”

而美中貿易鷹派人物、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曾警告華爾街不要插手美中貿易談判,並稱他們是試圖向川普施加壓力的“未註冊的外國代理人”。

就在川習會後兩天,美國宣布,未來90天內,將由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負責美中雙邊的貿易談判。此前負責貿易談判的一直是美國的財政部長姆欽。

在律師出身的萊特希澤眼中,中共是當前全球貿易體系的最大破壞者。

姆欽則有濃厚的華爾街背景。在擔任財政部長之前,姆欽是高盛的投資銀行家,在高盛工作了17年,並曾官至高盛的首席信息官(CIO)。

去年5月3日至4日,在北京舉行的中美貿易第一輪談判中,納瓦羅與姆欽爆發了激烈爭吵。《紐約時報》報導引述熟悉中方談判立場的人士的話說,中共官員極力試圖爭取姆欽和美商務部長羅斯的支持。

川普直接與習近平溝通指責中共

自川普在白宮掌權後,川普漸成為與習近平,甚至與中共直接溝通的人,在近期更是明顯。

去年12月1日,川普和習近平在阿根廷會晤,雙方達成為期90天的貿易戰“停火”協議。

12月29日晚間,川普致電習近平。隨後川普在推特上說,“剛才與習近平主席通電話,進行了很長時間且非常好的對話。”川普表示,“我珍視同習近平主席的良好關係。”

“交易進展得很順利。如果達成協議,它將會是非常全面、涵蓋所有主題、領域和爭議點的協議。正在取得重大進展!”川普寫道。

在中美建交40周年當日,2019年1月1日,川普與習近平互致賀信。

自2017年2月9日以來,川普與習近平通話至少有十多次,談話重心多是朝鮮與經貿問題。

同時,川普也不斷在社交媒體推特上指責中共。

2018年9月26日,川普在推特上表示:“中國(中共)實際上是在《得梅因紀事報》和其它報紙上刊登其宣傳廣告,看起來像新聞。那是因為我們在貿易上正在擊敗它們。打開市場,(美國)農民將在這一切結束後獲得財富!”

9月18日,川普發推說,中國(中共)多年來在貿易上一直佔美國的便宜,“他們(中共)也知道我是那個知道如何阻止它的人”。“如果我們的農民,牧場主和/或產業工人成為(中共的)攻擊目標,(美國)將會對中國(中共)進行大規模的快速反擊!”

8月29日,川普用推文的形式發出“白宮聲明”,強烈指責中共暗中向朝鮮施加巨大的壓力,才使得朝鮮無核化進程受阻。

7月25日,川普發推說:“中國(中共)的目標是我們的農民,它們(中共)知道我喜歡並尊重他們(農民),以此(針對農民)讓我繼續允許它們佔美國的便宜。它註定失敗的做法是邪惡的。”

2017年12月28日,川普發推說:“逮個正着,對中共允許石油輸往朝鮮感到非常失望。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將永遠無法以友好方式解決朝鮮問題。”

1月2日,川普在推文寫道:“中共通過完全單向的貿易,從美國攫取巨大的金錢和財富,卻在朝鮮問題上不幫忙。真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