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六神磊磊:請用管我讀金庸的勁頭來管疫苗

一個讀金庸的小專欄,相比於孩子的疫苗,孰輕孰重不難分辨。讀金庸應該說沒什麼危害的,金庸老先生都九十二歲了,就好像趙敏心裏想的:張三丰都一百多歲了,我們打不打他也沒什麼分別。至於我這個專欄,更是可謂渺小,沒有多大產值,養活我自己綽綽有餘,但也僅此而已。可疫苗卻是關係下一代的健康,關係很多個家庭的幸福。

疫苗的事又發生了,無fk說,只有再推一下舊文,希望這篇小破文以後不會再有用

疫苗的事兒刷屏了一天,也撕了一天。從‌‌“疫苗之殤‌‌”起,一直吵成‌‌“我是你爸爸‌‌”,我覺得手機都變沉了,裝滿了大家的口水,晃一晃都帶響。

我只在這個小文章里講點心裏話。

小時候看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有一個挺大的困惑,是關於那個法海和尚的——他的降妖除魔,只管許仙的老婆,不大管別的妖怪。他總是很認真地管許仙和誰睡覺,卻不大管金鈸法王點火放炮。

故事大家都很熟悉,法海對於許仙談戀愛的事,特別上心。當然了,我不是說他不該管,慈悲為懷嘛,他見不得許仙誤入歧途,也很可以理解。而且他也管得很有效,對許仙引導、勸告、循循善誘,必要的時候也使用手段。

何況這也算是法海的職責,白素貞畢竟是妖。法海也是在做份內之事。

可讓年幼的我一直很疑惑的是,法海碰到那些更壞、更歹毒的妖怪,比如金鈸法王的時候,怎麼就不太管,或者管出很多漏洞,好像不關他的事一樣?

要說危害,金鈸法王是鳳凰山妖怪集團的首腦,危害大得多。和白素貞相比,應該說更遠遠關係到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白素貞某種意義上是群眾喜聞樂見的,而金鈸法王是群眾深惡痛絕的,十個白蛇也不如一個金鈸法王害人。

這個疑惑,一直困擾了我好久。

後來我寫專欄。眾所周知我的主業是讀金庸,每天的工作就是寫小文章解讀武俠小說,順便也解讀一些唐詩。這些文章不時被管理、被隱藏。這個應當理解,我們都得依法接受管理,不能像許仙那樣在金山寺大吵大鬧。我的態度是充分理解、積極配合的,大家都是為了傳播正能量嘛。

事實上,對我讀金庸的管理和服務,是很細緻很到位的,文章的甄別、處置工作都做得很細,不管早晚、節假日都有管理服務人員在崗,有時候一兩年前的文章也會被翻出來隱藏了。這個是很好的工作作風。

由此我想,在一些更大的事情上,能不能也拿出這種勁頭來管好?比如最近疫苗的事,牽涉那麼多省份,它們可能根本就沒有效果。我們還必須自己科普,把自己弄成專家,才能搞清楚接種後會不會有什麼不良反應。

這一方面固然反映出我們打擊的力度加大了,見了成果,反映出信息披露上的進步,但另一方面也看出監管還有漏洞、還有不足,還有沒管好的地方。

一個讀金庸的小專欄,相比於孩子的疫苗,孰輕孰重不難分辨。讀金庸應該說沒什麼危害的,金庸老先生都九十二歲了,就好像趙敏心裏想的:張三丰都一百多歲了,我們打不打他也沒什麼分別。至於我這個專欄,更是可謂渺小,沒有多大產值,養活我自己綽綽有餘,但也僅此而已。可疫苗卻是關係下一代的健康,關係很多個家庭的幸福。

我的專欄寫不寫,不會有孩子因此有什麼健康問題,不會有家長傷心難過,能有一兩個女讀者為我難過一下,我就很滿足了;可疫苗有一點點問題,後果就嚴重了。

所以,希望管理疫苗的時候,也能這樣仔細甄別,查無遺漏;希望也能總有人在崗;希望也能充分掌握信息,追溯源頭。請用管理讀金庸的勁頭來管疫苗吧。

文章寫於2016年,金庸老爺子還沒去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