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縮緊言論空間 多家媒體新年停刊

中國大陸十多家媒體近日停刊。

2019年新年第一天,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傳被召回,引發各界猜測,詳情不明。與此同時傳出《北京晨報》和《法制晚報》等多家中國報紙11日停刊的消息。

2019年1月1日,傳中共當局要求召回當天的《北京日報》,並下令不得再次銷售這些報紙。外界猜測,可能與當天《北京日報》發表的、題為〈傳統大黨影響下降民粹派日漸得勢〉的文章有關。

這篇文章作者是中共前駐奧地利的大使,文中提到:“當今世界面臨百年不遇亂局。經濟不振、失業嚴重、債務無法解決……種種問題困擾歐盟,最引人注目是百年來歐洲各國政治生態發生根本變化。”外界猜測這些描述直接影射了中共黨內的一些情形。

多家報刊停刊

新年第一天,另外兩家北京報紙——《北京晨報》、《法制晚報》發出正式休刊的消息。當天,兩家報紙印發了有“生”之年最後一張報紙。

值得注意的是,這批停刊的報紙被指是“黨報集團下面的市場化報紙”。《法制晚報》為《北京青年報》旗下報紙,曾是北京發行量排前三的報紙。《北京晨報》也曾在創刊之初,廣告收入破億元(人民幣,下同),3年後接近2億。

與此同時,還傳出《黑龍江晨報》、《新晨報》、《黃山日報·黃山晨刊》、《贛州晚報》、《安陽晚報》、《郴州新報》、《華商晨報》、《京郊日報》、《今晨6點》、《亳州新報》等十家媒體元旦當天或元旦前停刊的消息。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年初已經有《渤海早報》、《台州商報》、《湘潭晚報》等十多家報紙休刊;下半年,又有《新疆都市報》、《淮南晚報》、《西部商報》、《羊城地鐵報》等20多家報紙相繼停刊。

媒體人暗示:“因特殊原因”停刊

有分析認為,中國報紙的停刊,除了網路媒體興起搶了紙媒市場之外,另外就是中共當局近年不斷打壓新聞自由,收緊媒體空間,使報紙缺乏獨到分析和獨家消息。

《華商晨報》近日刊出的宣布停刊的頁面,總編劉慶在首頁寫下了最短的一篇文章,共12個字:“看見了,知道了,走過了,不說了”。

在劉慶寫的〈走吧,怕黑我們就不關燈了〉一文中寫到,不僅僅是紙媒遇到問題,傳媒業整體艱難,此不多言。而《華商晨報》則是因為“特殊原因”被迫修改定位,不能再用都市報的名字。因此晨報的關門不應歸入紙媒的寒冬里死掉的那些報紙的名單里。但“不管得了什麼病,總之是死了。”

專家:言論空間收緊

對於官媒停刊,旅美政論家胡平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其實這些報紙本來都是官方媒體,寫的東西都和中共黨中央保持一致,但當中共中央進一步收縮言論管控時,他們能夠說話的空間就大大縮小。

他以《法制晚報》為例,“談法制的報紙,因為報紙總要登一些社會上不符合法制的現象,給出一定的批評,(中共)當局現在越收越縮,這種空間就越來越小。”

去年9月,港媒《端傳媒》曾訪問了20多位中國媒體人,有時政期刊資深編輯表示:“現在做新聞,知道什麼才是本質,但不能寫。要假裝不知道背後有大佬,就寫表面現象。”“現在最可怕的,是我們不知道‘底線’在哪裡,底線到底有多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凌雲、駱亞、李新安/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