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對川普不得不讓步 鄧江胡阻斷習近平的變革 對中國經濟信心暴跌信號出現

儘管中美貿易戰暫停90天,但民眾對中國經濟的信心未見起色。陸媒報道,北京每天註銷的公司由過去的500家增加到2000家。時事評論員文昭認為,習近平面臨兩大壓力,在步步妥協,但未達到美國要求。習近平並不真信馬克思,鎮壓北大左派學生是個明證。旅美學者程曉農認為,共產黨資本主義是個政治、經濟一體化的體制,如果要肯定鄧、江、胡時代的“前進”,不得不同時承認,正是那樣的“前進”,阻斷了政治變革的道路。2018年的中國經濟標誌着這套體制,在很短時間內就走完它的巔峰期。

北京上海深圳日註銷2000家公司

近期,中國大陸各地媒體的版面上,密密麻麻的企業註銷公告,引起外界關注。據悉,現在北京每天登報註銷的公司超過2000家。

根據《華夏時報》報導,2019年伊始,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公司,卻傳出公司“註銷潮”。以北京為例,北京過去每天登報註銷的公司不會超過500家,但自2018年10月起,每天登報註銷的公司到達2000家左右。

文昭:兩大壓力迫使習妥協

時事評論員文昭在12月31日自媒體節目中表示,中美貿易戰的問題上,目前習近平是有一步步的妥協,要重大到能夠達到美國所要求的“均衡”貿易的程度現在還沒有。

文昭認為,習近平很害怕川普手中25%的關稅,主要來自兩個方面。一是擔心春節之後大規模的失業潮,釀成社會危機;二是擔心經濟持續惡化,造成接下來的四中全會成為習近平的滑鐵盧。

此外,文昭通過中共對高校馬克思主義青年讀書會的鎮壓分析,認為習最終會走向妥協的印象。

習鼓吹馬克思主義進高校,又鎮壓學生自發地結社學馬克思主義,這件事讓我們明白的看到習近平並不是一個信仰者,什麼馬克思主義、什麼不忘初心、什麼重溫黨章不過都是維穩的工具,看起來把它們捧為金科玉律,不過就是因為在習的觀念、知識體系里找不到別的工具,除了會幹這個他不會別的。

文昭認為,習不是一個信仰者,就沒有在人格中紮根的抵抗外部壓力的力量,他並非是大家想像的那種強人、甚至也不是他自己以為的那種強人。習總看起來比較強悍,不過就是因為他的黨內對手更加的精神貧乏、力量虛弱,對他們狠一點就把他們壓下去了。所謂的強悍只不過是他有股子狠勁,那不是真的強。只要給他的壓力夠大,他的內心就會動搖,就可以迫使他妥協。

程曉農:共產黨資本主義已進入下行通道

旅美學者程曉農12月29日在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撰文稱,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之際,國內很多知識分子覺得,現在的局勢還不如鄧、江、胡時代,表現為政治上的倒退。這種看法其實和“覺醒”前的美國的中國問題學者有相似之處。

共產黨資本主義是個政治、經濟一體化的體制,類似於蘇聯東歐的那種民主化可能,早在朱鎔基時代就已經被經濟轉型道路所扼殺。在制度層面,共產黨資本主義的體制從90年代後期開始逐步形成、完備。

中共依靠這套共產黨資本主義體制,推動了20年之久的經濟繁榮;如今,經濟繁榮漸漸褪色,但這套共產黨資本主義體制卻維繫下來了。如果要肯定鄧、江、胡時代的“前進”,那就不得不同時也承認,正是那樣的“前進”,阻斷了政治變革的道路。

從這個角度去看,當下中國的政治走向,並不是從共產黨資本主義這套體制往傳統社會主義制度倒退;恰恰相反,它是90年代後期以來形成的共產黨資本主義體制模式自我療治的延伸,與前蘇聯各國在資本主義基礎之上形成的民主政治或半民主政治,完全是兩條軌道上跑的車。

程曉農強調,2018年中國經濟進入下行通道,標誌着共產黨資本主義這套體制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走完了它的巔峰期,也開始進入下行通道。當習近平堵住了官員們走“異族化”這條路時,實際上便奪走了他們的個人“救生艇”,逼着他們與黨國共存亡;官員們雖然“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但內心的不滿是顯而易見的,於是官場上的“怠工”之風便盛行起來。

程曉農還認為,經濟困境或經濟危機並不必然導致政治變革。委內瑞拉就是一個例子,當經濟崩潰之後,幾百萬國民逃往他國、另謀生路之時,該國國民並沒有想用選票換掉總統,或者追究他和同夥的政治、法律責任。在中共的威權政體之下,國民沒有選票去決定國家的政治走向,而當局可以動用層出不窮的行政手段去推遲、減緩危機的爆發。

“中國模式”開闢了一個與歷史上出現的傳統社會主義或資本主義都不同的制度模式,即共產黨資本主義。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