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六代戰機比五代強多少?價格先貴上三倍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在近期一項新的研究中表示,美國空軍“第六代空中優勢戰鬥機”也被稱為“穿透型制空”(PCA)戰鬥機,其每架飛機的成本約為3億美元(2018年美元幣值)。

根據報告,F-35A的平均價格設定為約9400萬美元,涵蓋了早期生產批次的較高費用和生產率增加時的成本下降。而最新一批的F-35A單價約8900萬美元,美國空軍預計在2020年F-35A的單價降為8000萬。

因此,按照這個價格,PCA將是普通F-35A單價的三到四倍以上。這個價格雖然不是美國防部的官方成本估算,但卻是政府部門第一次權衡新一代戰鬥機的潛在價格。

CBO估計,美國空軍將需要414架PCA飛機來取代現有的F-15C/D和F-22,後兩者是美空軍目前主要面向空空作戰的戰鬥機。CBO還推測,第一架PCA飛機將在2030年代投入使用,具體時間取決於USAF開始部署PCA的願望。

新一代戰鬥機為何會如此昂貴,主要原因應歸結為新技術的成本。

實際上,美國蘭德公司在2005年發佈的一份報告中評價了F-22和F/A-18E/F在經濟上的表現:當時F-22被看作進度拖延和資金暴漲的教訓,而F/A-18E/F則是經濟性上佳的案例。報告中表示,由於F-22追求“革命性”的技術突破,其技術高風險導致了進度和資金上的不佳表現;而F/A-18E/F僅追求“有進步”的技術改進,較低的風險導使得進度和經費上表現良好。

F-35項目也是類似的原因。美國國防部在2001年開始使用9級技術成熟度標準(TRL)對國防採購項目進行技術成熟度評估(TRA)。美國空軍和GAO都認為TRL7等級是一項技術從研發轉入工程研發的比較合適的成熟度,儘管這意味着系統原型需要在實際運行環境中通過驗證;而如果實在進度無法達到要求,那技術項目至少也應當達到TRL5等級。

而2001年F-35項目進入工程研製(EMD)階段前夕,其8大關鍵技術(包括航電、飛控、製造工藝、發動機、武器系統等)只有2項達到了TRL6、3項達到TRL5,甚至還有3項只有TRL4。但是美國國防部卻堅持在2001年10月在如此不成熟的條件下將F-35項目於轉入EMD階段。GAO在2005年的一份報告顯示,包括機載激光系統(ABL)、F-22、B-2等一系列項目都在關鍵節點階段存在TRL等級過低的情況,由此帶來了經費增加和進度拖延;而F-35項目的情況與這些項目其實很相似。

因此,CBO指出,與F-22或F-35相比,PCA飛機可能具有更大的航程和有效載荷,以及更好的隱身和傳感器能力,這些特徵將有助於PCA在十分先進的高威脅程度的防空系統環境下作戰。但是要達到這些性能對技術的要求很可能也是“革命性”的,因此成本可能要大幅攀升。

另外,在美國空軍採購隱身飛機方面的歷史紀錄很差,B-2和F-22都因成本因素而被中止項目——其停產並不是因為所需求的數量在軍事上得到滿足,而是被政治命令所強行停止。

B-2和F-22被停產的原因是是單架飛機的價格很高,而沒有達到足夠數量就停產反過來又促使單機成本進一步上升。而且F-35計劃的早期階段也因一系列成本超支而受到損害,最終促使五角大樓對其進行重組。

因此該報告指出,“PCA飛機的成本可能同樣困難。”

另外,這份報告預測了從現在到2050年更換美空軍庫存飛機的成本。

雖然美國空軍不會確定的說出他們正在研發PCA飛機,或該機將何時投入使用,但USAF確實正在進行投資。例如在2019財政年度預算中,空軍要求將5.04億美元用於“下一代空中優勢”的相關技術研發,在2020財年資金將增加到14億美元,而在2022財年預計支出為31億美元。

由於美國空軍到2030年代仍然在採購F-35,而屆時PCA和B-21轟炸機也可能投入生產當中,因此CBO的分析在2033年美空軍對新飛機的採購費用在2030年代中期達到高位,而F-35、PCA和B-21轟炸機將成為最大的成本驅動因素。

CBO的估算包括對原有系統的35種平台進行取代的費用,其中6個項目佔據預計採購成本的85%以上:F-35、PCA、KC-46A、B-21、C-130J運輸機以及一個未經宣布的C-17替換項目。該報告設想未來空軍退役所有的舊戰鬥機和攻擊機——A-10、F-15、F-16甚至F-22,僅支持三種一線作戰飛機:F-35、PCA以及為承擔低威脅任務配置的一款輕型攻擊機。因此,CBO表示F-35將成為2020年代最昂貴的採購計劃,直到PCA在2030年代初取代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炮火筆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