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男子喝酒叫滴滴代駕 抬頭髮現代駕身亡

12月15日晚上,在南京江寧新亭東路與天印大道交界處,市民李先生(化名)遇到了一件令李先生十分驚恐的事情。

他當晚因喝酒後,用滴滴出行軟件叫了代駕柳師傅,坐在快速行駛車上后座的他,突然驚恐地發現車輛處於無人駕駛狀態!定睛一看,司機已經無聲無息,沒有一絲反應。坐在後排的車主李先生嚇得亡魂皆冒,從後面出手制動,及時停下了車輛。下車查看的李先生驚恐地發現,代駕師傅竟然坐在駕駛位上,離奇死亡……

到底發生了什麼?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進行了採訪。

奧迪車在飛馳,代駕師傅竟然打起了呼嚕

“那晚我們幾個朋友聚會,席中喝了一點酒,都知道酒後不能開車,我就找了一個代駕。”李先生向記者回憶了事發時的前後經過。

據李先生介紹,12月15日晚上,他和朋友在南京軟件大道上的一家餐館吃飯,到晚上9點多結束。“我開車來的,同行的幾個人都喝了酒,我用滴滴出行約了一個代駕過來。”李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代駕柳師傅很快就趕了過來,中等身材,衣着整潔,看起來還挺幹練的,身子也顯得比較結實。和李先生同行還有一個朋友,柳師傅便開着他的車,先把同行的朋友送到大明路的春光里小區。

李先生在滴滴叫了代駕本文圖均為揚子晚報網圖

隨後,柳師傅駕駛李先生的奧迪Q5駛上高架,開至江寧的東新南路右拐,進入新亭路。

“我住在方山,原本是從新亭東路右拐走天印大道,意外就是在這裡交叉路口發生的。”李先生對紫牛新聞記者說,他是做生意的,所以比較忙,把朋友送到小區後,他就一直在打電話安排業務方面的事情,沒留意車輛行駛的狀況。車行至這處交叉路口處時,李先生的電話正好打完了,抬頭望向窗外,發現柳師傅並沒有按之前的約定或者正開着的導航提示拐彎,而是沿着新亭東路直行。

事情在天印大道的交叉路口處發生的

“我看不對頭啊,連忙喊師傅要拐彎了,但他沒有反應。”李先生說,他坐在後排右邊位置,趕緊用左手拍了拍代駕的右肩,對方仍舊沒有反應。李先生又趕緊喊了幾聲,代駕竟然發出了打呼嚕的聲音,這可把李先生嚇得不輕,他趕緊連聲喊,“醒醒,快醒醒”。此時的李先生還以為代駕可能是連續接業務比較勞累,駕車時睡著了。而車輛不知何時開始就處於無人駕駛狀態,幸好李先生當晚喝的酒還不多,頭腦清醒的他,趕緊從後排制動車輛。

“代駕的腳還踩在油門上,雙手搭在方向盤上。當時車輛時速在30到40公里之間,我趕緊強制將擋位推到P擋(泊車擋),又開始拉電子手剎。”李先生說,可能是緊急情況下,李先生第一次拉電子手剎,又彈了回來,車輛繼續前行,他趕緊再次用力拉,這次終於拉住了,車輛也在馬路的中央停了下來。事發地當時行人車輛比較少,而正好是一路綠燈,這才沒有造成其它事故。

李先生趕緊搖了搖代駕,此時代駕的雙手垂了下來,不僅沒有呼嚕聲,整個人都沒有反應,這讓李先生一下子就蒙了。

這是咋回事?

代駕竟在開車時突然死亡

“我趕緊從後排處下車,拉開駕駛室的門,發現代駕師傅坐在駕駛座位上,竟然連氣息都沒有了,於是趕緊將車輛熄火。”李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清楚地記得當時的任何一個細節。因在緊急制動時,李先生的手機在慌亂中不知滑向車裡的哪裡,一時也找不到。他趕緊向路過的一位女士借了手機撥打110和120。“這名女士也沒有見過這樣奇怪的事,可能也比較害怕,讓我報完警後她拿着手機就離開了現場。”李先生說,他擔心警方和急救人員聯繫不上他,找不到地方,會耽誤救治代駕師傅,正好因為之前看到代駕把處於導航中的手機擺在兩腳之間,他趕緊拿起代駕的手機報警,又撥打自己的手機。在找到自己的手機後,李先生又再次用自己的手機報警。

很快,當地警方趕到了現場,發現代駕人已經不行了。而隨後趕來的120急救醫生上前檢查,發現代駕師傅已經當場死亡,無需送往醫院急救了。因為出了事,現場的警察立即將車輛周圍進行了警戒,同時通知刑警趕到現場。不久後,代駕的屍體被車輛運走,而李先生也被警方帶到當地派出所作筆錄。期間,李先生又喊來家住大明路春光里的朋友過來作證。

“作筆錄,配合調查,直到第二天的凌晨2點多才回的家。”李先生說,接下來的兩天,警方又進行了相應的調查,比如到軟件大道上他們吃飯的餐館調取了監控,還詢問了他當晚的衣着,詢問了同席的朋友。

“我的車被警方暫扣,說是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李先生說,因為公文包放在車子的後備箱里,裏面有客戶的資料,他跟警方溝通後,對方同意他領回了自己的公文包。

事發現場探訪

如果在白天,後果難料

紫牛新聞記者來到江寧區新亭東路與天印大道交界的十字路口事發地。這裡雖然沒有很多的高樓,但馬路寬闊,沿街商業店鋪較多,在白天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熱鬧非凡。

多家店鋪的主人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因為地理位置也不是太靠近當地區域中心,這裡白天確實人多,到了晚上要冷清一些。至於15日晚上發生的事,不少店主並不知情。“我們都關門回家了,好像聽說過有人死在車上了,但具體的情況不太了解。”一家店鋪主人的話很有代表性。

而事發時的一段視頻記錄了李先生當時的焦急與不安:“他是給我做代駕的,我坐在後排,他好好地坐在那兒,在路中間加着油門往前沖。我感覺到不對頭……不對頭嘛,我趕緊拉手剎……”視頻中,李先生用急促的語調對趕來的警察解釋着,甚至有點聲嘶力竭,顯得極其焦慮。

而紫牛新聞記者從現場車內的一張照片看到,死亡的柳師傅端坐在駕駛位上,上身穿一件黑色的皮茄克,外套有代駕字樣的馬夾,雙手下擱在大腿上。從其裝束及服務來看,柳師傅並沒有一絲馬虎,不僅戴上了白手套,駕駛座上也套上了座套,顯得很是專業。從李先生提供的訂單來看,柳師傅的駕齡顯示是9年。記者了解到,柳師傅今年45歲,來自安徽省。

事發後,滴滴出行的一位負責人也趕到了現場,負責處理後續事宜。此後,李先生接到了一條短訊:“考慮到給您帶來的不好體驗,目前訂單已經讓客服關閉……非常抱歉。”

奧迪車主說,出了這種事我不要車子

他們必須收購

紫牛新聞記者從事發當地的公安部門了解到,從目前警方初步調查的結果來看,死亡的柳某並沒有任何外傷,但更進一步的死因仍需要作病理分析,可能要涉及到更深層次的調查,但這還需要時間。

“說實在的,我還真是算幸運的,沒有在馬路邊隨便叫一個代駕,而是通過正規公司的APP叫的。”李先生長噓了一口氣,有些後怕地說,現在飯店外面等候的代駕多了去了,如果隨便叫一個,以他的經驗來看,那就形成了僱傭關係,出了事得自己兜着。

儘管如此,事情仍舊沒有這麼簡單。

李先生說,出了這樣的事誰都不願意看到,除了可憐的代駕師傅,其實他也是受害者。“你說,這樣的車我以後還怎麼開?我坐在駕駛位上,我會舒服嗎?”李先生對紫牛新聞記者抱怨說,自己以後是肯定不會開這輛車了,他希望由提供代駕的公司收購這輛車。

據其介紹,這輛於2015年6月份購買的奧迪Q5,辦好所有的手續上路,花了近50萬元,到如今也就行駛了3年半的時間,行駛里程10萬公里。“我也沒有過分的要求,找一個評估公司估個價格,由代駕公司收購就行了。”李先生說,也可以用其它的方式處理,比如由他代為出售,然後再由代駕公司補齊與評估價間的差價。

李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作為一個生意人,甚至是基於他們當地的風俗,他都很難接受自己親眼目睹代駕司機死在自己的座駕上,事後自己又若無其事地坐在上面駕駛它。

12月25日下午,李先生和代駕公司進行了第一輪的會面,他由委託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在意料之中,代駕公司並沒有給出肯定的答覆,雙方的談判還需要繼續進行。”李先生的委託人無奈地對紫牛新聞記者說道。

律師說法:車主不承擔責任

僱傭代駕的公司須擔責

對於滴滴代駕過程中的代駕人員突然死亡一事,北京中銀(南京)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蔡慶濤律師在接受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首先,李先生和滴滴公司之間其實建立的是一個合同法律關係。根據合同的約定,滴滴公司應負責將李先生安全送達目的地;但是滴滴公司員工在代駕途中猝死車內,由於代駕人員在車內死亡,造成李先生對該車產生恐懼,留下心理陰影無法正常使用該車輛,使李先生以後購買新車輛造成經濟損失;滴滴公司沒有按照合同約定的義務完全履行,造成的部分經濟損失、以及車輛上發生人員死亡導致市場價格的損失,滴滴公司都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

其次,根據《民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四條規定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滴滴公司員工在執行工作任務即代駕過程中造成車主的損失,應該由用人單位即滴滴公司承擔因侵權造成的所有損失。此外,根據《合同法》的規定:“第六十條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當事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根據合同的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通知、協助、保密等義務。第一百零七條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採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滴滴公司違約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賠償金。

由此可見,滴滴公司已經構成違約和侵權,滴滴公司員工猝死在李先生車中,造成車主對該車輛產生心理陰影,對該部分的經濟損失李先生可以依據《合同法》或者《民事侵權責任法》擇一追究滴滴公司的賠償責任,如更換同品牌新車輛或者給付該車折舊的賠償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揚子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