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豬瘟與殖民史與神學的奇妙聯繫

——豬瘟、殖民史與神學

大陸爆發豬瘟。罪魁禍首應該是美國:川普掀起貿易戰,激使中國停買美國大豆和豬肉。但沒有了飼料和豬肉怎麼辦,只有向老大哥俄羅斯買。

看到這裡,熟悉現代史而有關心中國人命運的,一定大叫不可:俄國人已經向你出口過一種思想,叫做馬列主義,百年實驗證明,此一貨色比豬瘟還要厲害萬倍。但說時遲那時快,叫停也來不及,老大哥的豬肉運進東北,豬瘟遂由北至南掃蕩掩至。

但俄國若自己養豬,以領土之廣闊和大自然環境的完好,還問題不大。偏偏俄國的儲備豬肉卻輸入自落後的非洲。網絡傳出短片:野蠻的非洲人將數十隻疑似瘟豬,堆在草堆上活活燒死。豬只掙扎慘號,不忍卒睹。

由佛教的因果說,結合西方帝國主義的文明史一看,即有發現:一,當年英法帝國主義殖民這片黑大陸,開化得不夠徹底。還來不及將西方的人道和衛生文明,根植非洲,就要撤退了。非洲今日,“當家作主”,除了部落仇殺,不是伊波拉和愛滋病,就是豬瘟流感,花樣層出不窮,出十個大愛英雄曼德拉,與愛爾蘭歌手Bob Geldof之類開一百場演唱會,亦看似無可救藥。火燒活豬,報應循環,非洲貧窮,死得人多,釋迦牟尼提供了答案。

第二,若今日中國東北仍為日本督導之滿洲國,肉食衛生檢疫文化,與東瀛同級,也不會有豬瘟。但現在,前殖民地的非洲和東北,都有了,難怪前殖民地的香港特區,也呼天搶地的一片恐慌。

專家指出,源頭非洲經俄羅斯進來的豬瘟,幾十年都無法根治,可能摧毀中國的養豬業,改變中國人的食用習慣,令漢人與維吾爾族阿拉伯人等看齊。

但正能量一點來看,此說若實,百年來中國人學英美民主,證實不適合國情;由俄羅斯入口馬列和豬瘟,也證明雙重災難。唯從未向中東引入不食豬肉的伊斯蘭文化。或豬瘟可成契機:向中東學習,從此戒食豬肉,不但可為中國人減輕一點活埋瘟豬的殺孽,還可以趁勢娶四個老婆,切合解決當前大婆二奶小三的社會大矛盾。

在將維吾爾族教育為食豬肉漢化之前,中國漢族人若能懷着謙卑的心,從此不能食豬肉,無意中自己先維吾爾化了,所謂新疆問題也一併解決,豈不亦好。

這一切又發生在博愛的聖誕節,天意之奇,莫過於此。成千上萬被非洲黑人活焚、被中國人活埋的豬,若成為救贖這個罪惡世界的殉道者,一如歐洲之中世紀,豬不止比人這種動物檔次高,焚豬坑豚,不但悲壯,而且十分偉大。

在這個骨節眼上,忽然發現:基督教、伊斯蘭教、佛教,在這個世代,同歸一宗。看見那些無辜的豬,我淚眼朦朧,我祝禱牠們上天堂,或來生投胎,都能做美國人。我在心中默念:哈里路亞,阿彌陀佛,哈里路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