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洪博學:芬蘭的昔日 台灣的今生 等待中國人民走向天安門

芬蘭在二戰期間,夾在蘇聯和納粹德國,兩個邪惡國家之間,可以說險象環生,採取中立政策應該可以諒解,但是台灣處在美中之間,一個邪惡國家企圖并吞台灣,一個民主美國支持台灣,台灣若還鼓吹中立,就是讓台灣芬蘭化,這不是愛台灣,根本是故意害台灣。

芬蘭在二戰期間,夾在蘇聯和納粹德國,台灣則處在美中之間。一個邪惡國家企圖併吞台灣,一個民主美國支持台灣,台灣若鼓吹中立,反而讓台灣有機會芬蘭化。

聖誕節談芬蘭,許多人第一個印象,芬蘭就是聖誕老人的故鄉,可是我卻想起諾基亞(Nokia)和酗酒。我用過第二支手機是諾基亞(目前已被微軟收購),現在諾基亞換老闆,死裡逃生,正衝著華為競爭5G市場。諾基亞手機的外殼堅硬,如同這個國家性格上的強韌,芬蘭從來不被困境打敗,但是北歐人都知道,芬蘭人酗酒,原因卻是這個國家在歷史上,因為強國的壓迫所遭受的屈辱有關。

想起芬蘭的原因絕對不是聖誕節,而是最近許多台灣紅色文丑、學界代理人忙着唱和“兩岸一家親”,淡化中國豬瘟的襲台,灌輸台灣在美中大戰不可以親美,最好是搞中立、經濟發展第一,否則台灣就×××,簡單說,台灣就是應該以芬蘭在二戰時的遭遇為師。

芬蘭的地理很不幸,緊鄰着蘇聯、德國,地理命運很像台灣,本來芬蘭是瑞典王國一部分,1809年法俄戰爭期間,俄羅斯趁機并吞芬蘭,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917年俄國在一戰後,經濟陷入困境,民不聊生,末代沙皇被蘇維埃共產黨推翻,芬蘭也趁機宣布獨立,但是芬蘭籌組政府期間,勞工不滿資產階級政府壟斷專權,終於在1918年爆發內戰,內戰期間芬蘭尋求德國有條件協助,終於在半年內,擊敗反政府的“赤衛隊”紅軍,隨即又和紅軍背後的蘇聯勢力爆發衝突。到了1920年,蘇芬兩國簽訂“塔爾圖合約”,兩國雖然休兵卻結下樑子,芬蘭距離列寧格勒只有25公里,火車可以直接抵達赫爾辛基,因為距離太近,歷史上國土邊界糾紛不斷,戰爭遲早要再爆發。

德國在一戰後不滿“凡爾賽條約”太苛刻,1933年打着反共產、反猶太口號的納粹黨奪取政權,終於掀起二戰浪潮。

1939年德國入侵波蘭,蘇聯趁機入侵芬蘭,企圖在日後的蘇德戰爭來臨前創造緩衝區,芬蘭以300萬人口、10萬軍隊,抵抗1億6000萬人口、60萬大軍的蘇聯紅軍,雖然終歸失敗卻重創蘇聯,史稱“冬季戰爭”。1940年戰爭結束後,芬蘭割讓並租借10%芬蘭土地給蘇聯充作和談獻禮,但是和平很短暫,1941年芬蘭在德國協助下,以奪回失土大義為名攻擊蘇聯,再次掀起戰爭,德軍也趁機對蘇聯進攻,但是到了1945年戰爭末期,芬蘭眼看德國必然戰敗,再次倒戈加入盟軍,擊敗德軍,這是弱國的悲歌,夾在德蘇雙強之間,芬蘭變成風吹兩面倒,有人認為這是芬蘭務實的表現。

戰後,蘇聯支持的國際紅色共產擴張,日漸壯大,從歐陸擴大到亞洲,引起西方國家不安,1947年美國總統杜魯門採用肯楠的建議,發佈圍堵政策,對蘇聯採取全面圍堵,歐洲終於走向分裂,親蘇聯的東歐共產集團,和親美國的北約西方集團相互對峙,芬蘭也再次陷入兩個強大集團的夾縫中,芬蘭在二戰時期,擺盪在親蘇或親德之間,而現在的選擇更困難,一方面擔心蘇聯侵略,國家主權無法完整,距離北約國家又太遙遠,援兵救不了近火,最後只能妥協,走向中立。

歷史宿命?夾在兩強之間的“芬蘭化”

芬蘭不加入北約、不同意美軍駐軍,藉以換取蘇聯同意芬蘭中立,這就是長達42年,所謂“芬蘭化”的由來。芬蘭看起來是獨立國家,卻處處受到蘇聯干預,每一天芬蘭電視台必須用半小時時間,介紹蘇聯國情,所有媒體必須自我審查,不準批判蘇聯,只可以歌功頌德,英國作家麥克布斯在“北歐”一書中,描述最傳神:麥克說,“芬蘭男人在酒館喝酒,不敢大聲談話,必須提防蘇聯特務監聽,壓抑的心理慢慢形成,藉著酒精發泄”。

被蘇聯監控下的芬蘭,就像目前的台灣紅色媒體,即便台灣仍然自主獨立,但是統媒已經被收買,主動芬蘭化,充當紅色傳聲筒,只能扮演攻擊中華民國政府,宣導中共政令,兩項工作任務而已。

芬蘭人理解自己的國家人民,必須壓抑自己才能存活下去,於是聰明的生意人在這種情況下,選擇和蘇聯經濟商貿,聰明的政客必須結交蘇聯政治盟友,才能凸顯自己的地位,於是蘇聯和芬蘭兩國,慢慢形成所謂“兩國一家親”的命運共同體,1978年蘇聯要求芬蘭共同軍事演習、一同抗擊北約,遭到芬蘭政府拒絕,蘇聯就以切斷經貿關係懲罰芬蘭。

“芬蘭化”持續到1989年蘇聯崩解,芬蘭才脫離蘇聯控制,這一年因為蘇聯經濟崩盤,遭受蘇聯捆綁的芬蘭經濟也遭到拖累,人均所得下降13%,“太像目前台灣了”,蘇聯崩解後,普丁橫空出世,打着“大俄羅斯主義”獨攬政權,稱為獨裁進化版,但是因為遭受西方國家制裁,俄羅斯目前武力不若以前,芬蘭終於可以不再害怕俄羅斯,成為民主國家的一員。

芬蘭在二戰期間,夾在蘇聯和納粹德國,兩個邪惡國家之間,可以說險象環生,採取中立政策應該可以諒解,但是台灣處在美中之間,一個邪惡國家企圖并吞台灣,一個民主美國支持台灣,台灣若還鼓吹中立,就是讓台灣芬蘭化,這不是愛台灣,根本是故意害台灣。

唱衰美國、唱衰台灣,藉以破壞美日台的軍事同盟,用“兩岸一家親”洗腦台灣人民,是老共現階段策略,等到台灣被美國、日本拋棄,台灣失去軍事保護,到時候台灣就連中立也無法達成,這才是事實,老共并吞台灣野心,要地不要人,根本不會以台灣保持中立就滿足。

紅色媒體在台灣有恃無恐,誇耀親共好處,大談中立論調,讓台灣人忽視已經逼近的危機,美國許多被老共收買的智庫,也加入行列,隔海唱和。

美中之間作抉擇台灣成為下一個芬蘭?

2016年大選前,美國智庫或媒體早已出現很多“棄台論”、“中立論”,例如卡托研究中心,最近華為事件打開了老共收買美國智庫黑幕,其中布魯金斯政策研究所赫然在列。2006年耶魯大學的布魯金斯學會和中國清華大學合作,建立這家智庫,被稱為美國保守派的後盾,也扮演影響共和黨政策的腳色,卻長期接受華為政治獻金、替中國說好話,在美中貿易戰爭激烈狀態下,從中國研究中心所發表的文章也比較傾向鴿派言論,希望充當和事佬,認為中美兩國相爭沒有必要,甚至反對美國“印太戰略”,企圖說服印度不要捲入美中戰爭混水。表面上布魯金斯政策中心還不敢直接唱衰美國,但是,另一個甘乃迪學院的言論就更露骨,甘乃迪學院被視為中國高幹理解美國的訓練學校,有點類似上海浦東的共產黨黨員訓練中心。

去年,甘乃迪創院院長格雷厄姆埃利森出版“註定一戰”,內容直指美國和中國勢必走向戰爭,埃利森就是所謂“修昔底德陷阱”一詞的發明人,今年11月埃利森再度出版“為美中衝突的未來把脈”,埃利森認為。美國根本不可能阻擋中國的高科技發展,甚至認為美國應該避免和中國發生衝突,最好的策略是讓出南海,甚至台灣。12月19日,埃利森在老共慶祝改革開放40年之際,接受老共鷹派傳媒“環球時報”的訪問時說,“美國人因為老大當太久,看見中國崛起後,內心不是滋味”,埃利森會被老共的鷹派媒體看中、接受訪問,理由很簡單:藉著出書,說服美國人把老大地位讓出來。

埃利森不去譴責今天中國崛起的手段惡劣也就罷了,整本書談來談去,就是他創造的“修昔底德陷阱”,殊不知川普打擊中國,就是要趁老共尚未成為大威脅之前先下手為強,目的就是避免未來陷入戰爭。

作為甘乃迪學院創院人,埃利森美化一個迫害人權的獨裁政權,已經失去一位公共知識份子的風骨,整本書大談美中戰爭的恐懼,卻忘了美國若屈服老共的淫威,拋棄14億追求自由的中國人,這個世界將會走向更悲慘的境地,到時候美國還可以成為燈塔,持續維持人權、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嗎?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說,“中國沒有開放的政治,就不會有自由的經濟”,川普的幕僚對中國在90天內,必須弄出使美國滿意、一份結構性改革的清單,而且是可以驗證,多數人看法表示懷疑和悲觀。12月18日習大王在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會上說,“一黨專政不會改,美國人不是中國的老師”,意思就是貿易戰爭還要打,中國決定和美國硬幹到底,習大王正在召喚已經死掉的中國義和團亡魂一起作戰;同樣時間,中國人民大學經濟教授向松祚發表一個演說,直接點名共產黨政府是最大騙子,經濟成長只有1.67%,卻美化成6.5%,明年舊曆年前,中國不對美國妥協,經濟肯定崩潰,從中國豬瘟以很短時間蔓延到全中國,就已經驗證出中國基層政府的治理,已經出了大問題。

現在正是中國人選擇的時候,用腳投票,率眾走向天安門、推翻共產黨、勇敢追求自由?或持續被奴隸?現在也是台灣人抉擇時刻,選擇中立,變成被操控的芬蘭?或選擇捍衛民主自由、堅決和美國、日本、紐澳、民主國家同盟,務實的台灣人,你的選擇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