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三胞集團634億債務危機蔓延 海航、鳳凰、光大、網易同踩雷

已經退出理財業務的網易還是沒躲開P2P危機,和光大證券、海航旅遊、鳳凰衛視等共同踩到了三胞集團的雷,但在這634億的債務危機里,銀行才是最大的債權人。

已經宣布退出理財業務的網易又遇到了麻煩事,同樣遭殃的還有光大證券、海航旅遊等。

日前,互聯網理財平台立馬理財向投資人發佈通知稱,旗下三款理財產品“嘉康盈/嘉順盈/嘉恆盈”已於2018年11月20日開始陸續到期,但因為融資主體三胞集團資金鏈緊張,無法按期回購。

企查查顯示,立馬理財是一款P2P理財產品,所屬公司光大易創由網易、光大證券、海航旅遊聯合投資。雖然網易丁磊已與今年5月份退出,但當時立馬理財業務已經停擺,目前涉及到的項目於丁磊擔任立馬董事期間立項。

據行業人士透露,“嘉順盈”理財計劃總規模為2億元,產品分期發行,單期產品持有人數不超過200人。產品期限“不超過546天”,預期年化收益率7.5%,5萬元起購。

值得注意的是,產品說明書上顯示此款理財為“低風險”產品,風險測評中“保守型、穩健型”等投資者均可購買。

三胞集團逾期涉及到的P2P並不只立馬理財一家,還有鳳凰衛視旗下的投資理財平台鳳凰金融。

三胞集團《致鳳凰金融平台函》顯示,三胞集團通過平台融資的借款已於2018年13日起陸續到期,但因近期公司流動資金緊張,不能如期歸還陸續到期的借款。三胞集團承諾最晚將於2018年12月31日14點前歸還2018年11月份到期的借款本息。

但12月31日未到,投資人收到通知本息再次延期至2019年6月30日兌付。

三胞集團坑騙的也不只是P2P項目,主要債權人是銀行。據財新報道,目前三胞集團的總債務超過600億元,金融債權大約200億元,最大的債權人為中信系,中信銀行、中信信託、中信證券三家債務敞口合計70億元,南京銀行敞口50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三胞集團資產總計超過897.08億元,其中流動資產合計超過457.30億元,非流動性資產合計超過439.77億元(商譽約179.33億元)。

財務報表顯示,三胞集團負債合計超過634.28億元,其中流動性負債合計超過443.98億元,非流動負債合計超過190.30億元。

三胞集團瘋狂“買買買”至破產

提到三胞集團,很多人最先想到的是電腦連鎖品牌宏圖三胞。事實上,宏圖三胞只是三胞集團的一個品牌。

官網信息顯示:三胞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信息化為特徵,以現代服務業為基礎,新健康與新消費兩大主業協同發展的大型跨國民營企業集團。集團連續第15年入圍“中國企業500強”(2018年第122名)。

集團現擁有宏圖高科(600122. SH)、南京新百(600682. SH)、金鵬源康(新三板430606)、富通電科(新三板837438)等多家上市公司,以及宏圖三胞、廣州金鵬、安康通、以色列納塔力(Natali)、美國丹瑞(Dendreon)等國內外重點企業,全球員工總數超過10萬人,其中海外員工達1萬人。

從坐擁多家上市公司和10萬名員工的IT霸主到負債634億,三胞集團這條路走得非常坎坷。

三胞集團創始人袁亞非最早是南京市雨花台區的機關秘書。1993年,袁亞非辭職經商,加入當時的“下海潮”。當時創業並非易事,很多人希望能“榜上大款”,這也是“三胞”的由來,指當時“富商”的代表——僑胞、台胞和港澳同胞

袁亞非拿着2萬元,從南京珠江路電腦城的一個靠廁所的鋪面起步,把電腦生意迅速做大,租下了半個電腦城,紮實的賺到了第一桶金。

1999年,袁亞非從沃爾瑪的一站式購齊中得到啟發,創建標準化連鎖大賣場。他也因此吸引了當時宏圖高科的董事長劉曉峰。2000年,雙方達成合作,創建宏圖三胞,三胞控股55%,當年的銷售額就達到5億。

2002年,宏圖三胞銷售額15億。2007年,全國門店達70家,銷售額70億,成為IT行業當之無愧的霸主。

至此三胞集團踏上了快車道,袁亞非謀求轉型,決定以協同為核心,以併購為手段,以市值為結果,走上大舉擴張併購的大道。

2005年,三胞公司借國企改制潮流入主上市公司宏圖高科,2011年2月,三胞集團又從金鷹系王恆手中買下南京新百控制權。2014年後,跨國併購熱潮興起,三胞集團在海外“買買買”之後,資產從300多億迅速擴張至一度接近千億,袁亞非本人在胡潤百富榜的排名也在3年里攀升了五十多位,從2014年的92位躍升為2017年第39位。

但這些橫跨境內外的收購運用了大量併購貸款和各類槓桿融資,使三胞集團的債務負擔迅速攀升。同時,三胞當時買入的很多項目並不盈利——麥考林連續巨虧,於2016年從納斯達克退市;美國零售商巨頭Brookstone宣布破產;英國百貨HoF則在6月進入破產保護,半數門店關閉。

隨着戰線不斷拉長,三胞集團開始逐漸感受到資金鏈壓力,陷入流動性危機,債務問題頻發。袁亞非為此提出了“100億瘦身計劃”,開始做“減法”,出售或清理現有資產,2018年年底將實現100億回籠資金。

市場沒能等到那一天。

2018年6月,三胞集團對雨潤集團的5.5億元擔保逾期,和南京新百收購復牌後的連續跌停,直接推倒了三胞流動性危機的多米諾骨牌。

7月16日,和合資管公告稱,由於三胞集團未能在約定時間內支付全部回購價款總額,導致“和合資管-安盈保6號三胞集團集合資產管理計劃”未能如期獲得本金和投資收益,構成實質違約。

7月23日-8月13日,三胞集團被北京及江蘇兩地的法院列為被執行人七次。

隨之帶來的影響是在資本市場評級下降。評級機構中誠信國際將三胞集團主體及債項評級從AA下調至AA-,並將公司主體及債項信用等級列入信用評級觀察名單。

8月,三胞與新光等幾家深陷債務危機的企業,一度捲入大公國際違規收取高額諮詢費,買賣評級的債券評級黑幕。

11月20日,爆出由海南股權交易中心管理、互金平台立馬理財銷售的三胞集團“嘉康盈/嘉順盈/嘉恆盈”理財計劃,由於三胞集團流動資金緊張,將延期回購。

據財新報道,9月5日,由江蘇省政府牽頭召開的三胞集團金融債委會成立大會召開。會議上,三胞集團袁亞非曾喊話金融機構,按照“誰家孩子誰抱走”的原則,對於銀行承銷的債券,希望由承銷銀行表內貸款承接。對於券商承銷的非銀行認購部分,寄望債委會協調新增120億資金,進行兌付。

顯然這一目標並未達成,隨着事態的演變,三胞集團的債務金額也逐步擴展到了634億。

據三胞集團的知情人士透露,三胞集團在南京擁有多處地產,南京市中心最繁華商圈——新街口商圈一半的商廈(新百商場、國際金融中心、東方福來德)都姓“袁”,資產價值遠超600億,如果變賣應該能堵住漏洞。

但一旦賣房賣地,三胞就涼了。三胞作為南京當地的明星企業,解決了大量就業,政府很難讓三胞就此垮掉。

袁亞非在今年1月做客《波士堂》時曾說,如果人生要重來一遍,他不太會走這條路,因為太難走了。

不知道現在他是否還想的起這句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