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阿根廷事件折射多重信息 如何看中使館和習近平

設法阻擋法輪功請願從2002年已成中使領館任務。地方警局一般不敢去波及外交場面的事情,因為這個外交場面的事情,命令一般都是來自更高層,警方只是具體執行。象阿根廷這次這個警察局局長,他只是具體執行者,命令是來自更高層的。通常是外交部或者是外交部通過國家級的警事部門去下達的命令。這個主要是來自中共的政治和經濟的壓力。

阿根廷事件中被無罪名關押的9位阿根廷西人法輪功學員(SOH photo)

從2002年開始,即當年江澤民訪問德國和冰島期間,法輪功學員前去抗議請願,再到後來2004年2005年的時候,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元兇們在海外被起訴,從那個時候開始,每逢中共領導人出國的時候,設法阻擋法輪功請願和避免領導人接觸到法輪功請願,已成為作為組織安排領導人出國的先遣部隊,和駐當地的中國使領館的最主要任務。就是說,用國家的錢到國外去製造國家領導人在國外受歡迎的假象,這個大概是全世界獨此一家,沒有第二家了。

在G20峰會期間,除了令人矚目的“川習會”之外,還發生了一件與中國駐阿根廷使館有關、引發外界、特別是華人關注的事件——11月29日當地時間晚7點左右,在習近平主席下榻的喜來登酒店前,San Martin街1225號,9位希望向習近平和平請願的阿根廷西人法輪功學員,被當地警察無罪名抓捕。

本台記者子涵就此事件採訪了阿根廷法輪大法學會會長傅麗維女士,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和本台製作人方偉先生,他們各自就事件所折射出的多方面問題談了自己的見解。

事件過程簡短回顧

當日下午5點左右,當地中國駐阿根廷使館組織的幾十輛白色小巴到達,上千華人被運到此地,所有華人身着紅色上衣、揮舞着紅旗擠滿了廣場。同時有十幾位阿根廷當地的法輪功學員來到酒店路旁,站在路邊柵欄後面打出兩塊中西雙語橫幅:法辦江澤民、停止迫害法輪功。有幾個紅衣華人開始對着法輪功學員拍照,大量紅衣華人開始向法輪功學員聚集和包圍。

一個身着便衣的華人,被法輪功學員認出是中國駐阿使館的武官,他與一個身着便衣的警察做了交談,之後很快一組警察在無任何理由的情況下搶奪法輪功學員的橫幅。從視頻中看到,其中一個警察猛踩法輪功學員的腳,並用警棍擊打法輪功學員;另一警察用手勒住一位男學員的脖子,逼他放手橫幅;一位女學員因為抓住橫幅不放,遭到警察用手仗的擊打。

現場紅衣華人也開始圍攻、鼓噪、叫好,動手搶走了一個橫幅,撕毀法輪功真相傳單。

衝突發生幾分鐘之後,法輪功學員的橫幅撕壞後被搶走,警察把9位西人法輪功學員帶走。

警察接到命令:不碰紅衣人抵制黃衣人

傅麗維女士對本台記者說,當時看到在現場施暴的這些警察是來自當地布宜諾斯艾利斯第15警局的警察。現場一個警察告訴她,他們得到的命令是不要去碰任何穿紅衣服的和拿紅旗的人,但是要抵制穿黃衣服的人。警察說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法輪功學員的煉功服通常就是黃色的,所以顯然警察得到的命令就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

9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戴上手銬帶走以後,被關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第30警局後面的一個拘留所里,期間不許他們對外有任何聯繫。他們的家人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人在哪裡。他們晚上睡在水泥床上,也幾乎沒有給他們什麼吃的。他們被關了22個小時,第二天下午5點時才被釋放。

傅女士介紹說,這9位被抓的西人法輪功學員當中有5位是男士,4位是女士,他們都是阿根廷當地人,有公司經理,經濟學家,有廚師,馴馬師,有教師,還有學生。其中一位女士她是一所小學的教師,她同時還懷有身孕。

她回顧了2014年習近平訪阿時的情形,並對比11月29日事件說,2014年,也是習近平來訪問阿根廷的時候,同樣是在這個喜來登酒店下榻,當時法輪功學員也是在現場和平請願,當時中共使館同樣也是組織了大量的當地華人,還僱傭了打手去襲擊法輪功學員,搶他們的橫幅。但那個時候警察的態度和這次他們的態度是完全不同的:當時阿根廷警察要求中共僱傭的這些打手後退,並與法輪功學員保持距離,在那些打手不聽從警察命令的時候,警方是出手逮捕了幾個華人打手,其中一個是中共駐阿根廷大使館的副武官。

但是這一次,第15警局的警察他們的態度是完全不一樣的。

為參與圍攻的華人感到難過

傅麗維女士說,看他們這些華人,心裏蠻難過的,他們都是很正常很好的年輕人,可是一提到法輪功學員被抓這個事情,他們全部都是一種惡劣的態度,他們的一個想法是,我們要替偉大中國做光榮的事情。看到法輪功學員被打,有些女的還在拍手叫好。

這些被抓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是西方人,他們請願是出於真正對中國好,對中國面臨人權迫害的關心才出面向習主席來請願,但是反倒被另外的中國人所攻擊。

當時傅女士跟一個穿紅衣服的華人講明真相的時候,那個華人聽後覺得特別錯愕,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樣回答。

阿根廷大法學會將針對此事件提出訴訟案

傅麗維女士說,阿根廷法輪大法學會將針對此事件採取行動,將很快對警方提出訴訟案,目前在寫訴狀,整理起訴資料。因為勢必這要告的很大,很多的記錄片,不僅自己錄了影,還有很多媒體公司也錄了影,他們的錄影作用會更厲害,因為它是另外一個角色在錄,看得非常清楚,所以這些錄影資料是很好的。

起訴的時候,這個警局警長就會被辭掉。我們訴訟的主要目的不是追究警察,而是要追究中國大使館的背後黑手。

傅女士說,阿根廷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警方是沒有理由阻止它的公民合法請願的權利的,同時這些橫幅都是屬於私人物品,警方的搶奪屬於犯罪。法輪大法學會也在調查相關的一些細節,包括具體的第15警局警長他的身份等等。

傅女士同時表明,希望習近平主席能夠聽到法輪功學員和平請願的信息,早日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辦江澤民,恢復中國法輪功學員自由煉功的權利。希望習近平主席做到這一步,就是中國的倫理道德歷史是5000年歷史,甚至更長,他只要能把倫理道德恢復過來。美國一個總統在做,美國只有200年的歷史,中國有5000年歷史,他一定能扭轉,把世道轉回來,那麼共產黨就會消滅了,這個世界也太平了。

駐外使館組織紅衣歡迎隊世界唯一

針對中共駐阿根廷使館組織上千人紅衣組隊的現象,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指出:這是全世界唯一的,即使社會主義國家也非常少的,就是在中共領導人出國訪問的時候,中國駐外使領館會組織一些當地華人去歡迎,而且是使館付錢。就是說,用國家的錢到國外去製造國家領導人在國外受歡迎的假象,這個大概就是全世界獨此一家,沒有第二家了。

這其實說明中共的領導人對自己在海外華人當中的形象非常沒有自信,所以他必須要用這種方式來讓國內的民眾看到他是受歡迎的。實際上這就是一個不受歡迎和沒有自信的外在表現。但是在中國現在這個情況下,是一直在做而且幾乎沒有例外。曾經有一段時間,說不搞這種事情了,不做表面文章了,出國到海外不要去組織歡迎了,但是還是不行。這個系統它就需要這樣。

設法阻擋法輪功請願從2002年已成中使領館任務

橫河先生指出,中共從2002年開始,就是當年江澤民訪問德國和冰島期間,有法輪功學員去抗議,到後來2004年2005年的時候,對迫害法輪功的這些元兇們在海外的起訴,從那個時候開始,中共的領導人出國的時候,作為這個國家組織安排領導人出國的先遣部隊,和駐當地的國家使領館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不能讓出訪的領導人接觸到、看到法輪功學員,不能看到法輪功學員的標記,象黃體恤,或者是橫幅,等等這些東西,他們要想方設法用各種方式阻攔,這個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我們可以看到從2002年,江澤民訪問德國和冰島期間,2004年胡錦濤訪問法國期間,2012年和2013年胡錦濤和俞正聲訪問丹麥期間,都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而阿根廷也不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了,這個事情不管表面上是誰在做,它一定是中共代表團和使館領館的安排。而且這次發生的事件,不但會波及到地方警局的腐敗問題,更會涉及更高層的黑手。因為地方警局一般不敢去波及外交場面的事情,因為這個外交場面的事情,命令一般都是來自更高層,警方只是具體執行。象阿根廷這次這個警察局局長,他只是具體執行者,命令是來自更高層的。通常是外交部或者是外交部通過國家級的警事部門去下達的命令。這個主要是來自中共的政治和經濟的壓力。

美國是表達自由最成熟的國家,處理也是最好的,所以不管中方怎麼樣要求,美國總是會給法輪功學員劃一塊地方,專門讓他們來請願抗議,而且不會避免讓中共領導人看見。

歐洲有的時候會受不了這個壓力,會部分妥協,但是事後他會調查,會用行政或法律的方式來判定政府處理錯誤,它會道歉,這個在歐洲是這樣的。但是政治經濟上本來這個叫紐帶,又和中共有着經濟利益瓜葛的這些國家,他們雖然也是民主國家,但是就更容易屈從於中共的壓力。所以這個關鍵問題是在中共。

海外法輪功請願是為中國大陸法輪功發聲

橫河先生表示,警方不會去聽那些華人隊伍的指揮,警察是有明確的指揮鏈的,他不能聽中國人指揮,他知道你是誰啊?所以這個一定是上面的命令下來的,即使是大使館的人直接出面,警察也不能直接接受中共大使館的人的命令,這個是在高層都已經商量好了的事情。就是中共在兩個問題上,一個是要組織人歡迎,一個是怕見到法輪功學員,或者是其它的異議人士,這都是中共自己對自己的統治,對自己在民眾當中的聲譽或者是形象沒有信心,甚至就是知道很糟糕的一個外在表現。

因為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沒辦法發出這個聲音,所以當有中共領導人出國訪問的時候,海外的法輪功學員都會去抗議請願,而阿根廷據我所知,阿根廷的法輪功學員絕大多數,就是90%以上是當地的西方人,是阿根廷本地的居民,確實好象華人的法輪功學員並不多。所以他們就是為不能夠發聲的同修發出聲音來,這是一個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說理所當然的事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希望之聲子涵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