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今日笑話 58年毛澤東對畝產萬斤的談話

從毛的講話:「如果象現在這樣的搞法,增產七百億斤到一千億斤,我們國家一年徵購只八百多億斤,這就等於唔好徵購了。到那時,全國糧食總產量就有四千多億斤,即使多購一點,他們也不傷心。」 可以看出,大躍進不段吹高的產量係為了多徵購,目的係明顯的:餓死人.

湖北孝感縣的聯盟農業社,一部分土地每年種一造,畝產二千一百卅斤;四川仁壽縣的前進農業社,一部分土地一造畝產一千六百八十斤;陝西宜君縣的清河農業社,這個社在山區,一部分土地一造畝產一千六百五十四斤;廣西百色縣的拿坡農業社,一部分土地一造畝產一千六百斤。這些單季高產的經驗,各地可以研究試行。

──《工作方法六十條(草案)》(一九五八年一月卅一日)P29

如果象現在這樣的搞法,增產七百億斤到一千億斤,我們國家一年徵購只八百多億斤,這就等於唔好徵購了。到那時,全國糧食總產量就有四千多億斤,即使多購一點,他們也不傷心。

──《在漢口會議上的插話》(一九五八年一日至六日)P63

搞試驗田問題。各個黨委要搞試驗田。黃安縣搞的好(土地不好)畝產八百斤,原因係人的作用,經營的好,黃安縣提出千斤縣,主席指出:中央到縣都要搞試驗田。牧業區搞牧業試驗場,要抓緊搞先進,不搞落後。人的作用係主要的。要具體領導,咩工作都要具體領導,搞農業就要搞試驗田。縣、區、鄉都搞,就能搞幾十個,幾百個場子。工業也要搞試驗,這方面的幹部唔好住在樓上辦公,應到工廠(場)去辦公。搞出經驗來,辦學校也搞試驗,文教廳的幹部可搬到學校辦公。真正深入實際,這係領導的根本問題。

──《對當前工作的十七項指示(傳達記錄)》(一九五八年四月)P67

他們的辦法係。先把熟土翻在一邊,然後把肥料施在生土上,再用鐵鍬把二層生土翻開,與肥料攪拌,打碎坷拉後仍放在下層不動,挨着翻第二行,把第二行熟土翻在第一行生士上,依次翻落去,表層土不變。這係個大發明,深翻一遍增產一倍,至少增產百分之幾十。增產的措施,土壤應當放在前邊,土、肥、水、種秄,還有密植,要單列一項,要合理密植。廣東一畝要搞三萬垛,每垛插三根秧,每根秧發三根苗,結廿七萬個穗,每穗平均六十粒,共一千六百廿萬粒。兩萬粒一斤,一畝八百斤。畝產八百斤不就算出來了嗎?北方的小麥、玉米、穀子,高粱、大豆等都可以這樣算一算。密植就係充分利用空氣和陽光。現在唔係反浪費嗎?就應該把空氣和陽光的浪費也反掉。陽光每天辛辛苦苦的工作,你們都不利用,空氣中的二氧化碳被植物吸收變成碳水化合物,經過光合作用,製造植物需要的東西,碳水化合物等於二氧化碳加陽光。糧食係熱能儲藏庫,每個結構都係個小水庫。

──《在八大二次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五月十七日下午)P76

許多發明創造,一類社,千斤畝,兩千斤畝。

──《在八大二次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五月廿三日下午)P88

第一係糧,最重要,如若不相信,讓廚房停伙三天得唔得?現在的口號係:“苦戰三年,爭取每人千斤”(六千五百億斤)今年可能增產一千億斤,達到四千七百億斤到四千八百億斤。“苦戰五年,爭取達到每人一千五百斤”。到那時,我們的腰桿硬起來了。

──《在軍委擴大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六月廿一日)P90-91

邊個想一畝麥子產四千五百斤,糧食今年可增產一千億斤,也有同志估計為一千三百億廳,我估計增它百億斤有把握,一千三百也不反對。

──《在軍委擴大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六月廿一日)P93

世界上的事情係不辦就不辦,一辦就辦得很多!過去幾千年都係畝產一二百斤,你看,如今一下子就係幾千上萬!──《視察徐水時的談話》(一九五八年八月四日)P99

毛:第六個問題,今年商業收購和糧食分配問題,包括今年糧食處理問題。由先念負責。糧食產量今年可能達到6500億斤,一講7000億斤,6.5億人口,每人1000斤,出年每人爭取達到1500斤,後年2000斤。係否搞到2500─3000斤,這係方針問題,大家議一議。係否可以無限制地發展糧食,我看超過3000斤就不好辦了。(譚震林插話:想搞2500斤)。

──《北戴河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八月十七日)P102

有人講,城市工廠佔地更多,農村就不同,中國每人三畝地,我們兩畝就夠了。幾年後畝產提高了。可以拿三分之一種樹,三分之一種糧食,三分之一讓地休息,地也輪班。假如畝產萬斤,達到現在的“衛星”時,一畝等於四十畝、八十至九十畝,還種那麼多於咩呢?……如果搞××斤糧食(今年可能係××斤,出年加一番)的話,我們就可以搞規劃,園林化、綠化、畜牧、住房等。

──《在北戴河政治局擴大會議講話》(一九五八年八月卅日上午)P112

苦戰三年,後年五千萬噸鋼,糧食由三千七百億斤到一萬五千億斤……(出年要超過英國。十五年計劃,兩年基本完成。)。

──《在第十五次最高國務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九月五日)P119

今年大概可以差不多增產一倍(糧食),即有可能從舊年三千七百億斤,增到七千幾百億斤……今年如果搞到七千多億斤糧食,出年如果又翻一番,就係一萬五千億斤。出年也許不能搞到咁多,太搞多了,除了人吃馬喂之外,現在沒有揾到用途。也許會發生問題。但係出年總係可能超過一萬億斤。”

──《在第十五次最高國務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九月五日)P119

糧食由三千七百億斤到一萬五千億斤。

──《在第十五次最高國務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九月五日)P120

一九四九年糧食係二千一百億斤,舊年三千七百億廳,在我們手裡搞了八年,只增加一千六百億斤,而今年一年就可以增加三千幾百億斤,可能到四千億斤。

──《在第十五次最高國務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九月五日)P123

糧食,苦戰三年,今年可能係七千到八千億斤,出年翻一番,就可能係一萬五千億斤。後年就要放低步調了。因為糧食還要找出路。

──《在最高國務會議上的第二次講話》(一九五八年九月八日)P125

(毛主席在與婦女幹部談話時講)如果每年每人沒有一千、兩千斤糧食……。

──《視察安徽時的指示》(一九五八年九月)P129

一、今後要改變廣種薄收、務廣而荒的辦法。現在耕地面積唔係少了,而係多了。兩億多勞動力搞飯吃,不像話,要逐步縮小面積,精耕細作,種少種好,少種多收。深耕要逐步作到翻三尺,只有深翻,水、肥才能充分發揮作用。以後單位面積產量搞到萬斤,每人二分地就可以了。

──《聽了華北、東北九省農業協作會議的彙報後的指示》(一九五八年十月)P134

毛:今年的麥子種的點樣?每畝下種幾多斤?犁多深?

×××:一畝下種卅多斤,耕一尺多深。

毛:今年一尺多,舊年才有三、四寸,那就不錯吧,係否準備大面積豐產,五千斤到一萬斤有沒有?

××:有一個縣搞一萬斤。

毛:你們今年小麥平均幾多?

×××:270斤。

毛:今年豐產,有上帝幫忙,究竟不算。白薯畝產千斤的有幾個縣?

×××:有十四個縣。

──《在石家莊地區的談話》(一九五八年十月卅一日)P135

毛:你們麥子一千萬畝,大面積豐產250斤。咩人搞這些豐產畝?係咪青年突擊隊?也有老人吧?

××:有青年也有穆桂英隊,佘太君隊。

毛:有佘太君隊,搞這個有味道。把這些豐產方法推廣,一推廣就照他這個辦法,那麼,你們種植面積就可縮小到四百萬畝。一畝一萬斤,就係四百億畝,用這個方法縮小種植面積,好比這個桌子,兩頭的桌子都不種了,就種中間這一個,又省水,又省肥,又省人力。這個方針係河北省提出來的,過去係淺耕粗作,廣種薄收,現在要精耕細作,少作多收。

──《在邯鄲地區的談話》(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一日)P137

你們小麥四百萬畝,一畝一萬斤就係四百億斤,六百五十萬人,四百億斤就吃不完么?……將來唔係地少,而係地多,少種多收。深耕也就係耕三、四尺。細作無非係中耕、追肥、追水、治蟲那套么,少種多收,也就係種一畝收一萬斤。

──《在邯鄲地區的談話》(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一日)P137

毛:種地用深耕細作的方法,達到少種多收的目的。畝產搞他一萬斤,先搞兩千斤,加一番再搞四、五千斤,再翻一番就係一萬斤。地耕一尺二寸深,分層施肥,省水、省肥、省人力。

×××:我們再搞衛星田。

毛:搞大面積衛星田。

×××:全省八十萬畝小麥,衛星田一千六百萬畝。

毛:佔百分之廿。二、三年後,公社把耕地面積縮小。深耕三、四尺,畝產一萬斤,一個深耕細作,一個機械化。

──《在新鄉地區和五個縣委書記談話紀要》(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一日)141

農業係兩條:(1)深耕。可以少種,可以除蟲,可以蓄水。深耕細作,少種多收;淺種粗作,多種少收。只要種現有耕地的三分之一,即六億畝即可。這係第一步,下一步還可以減少。現在畝產二百斤,將來畝產萬斤,種那麼多做乜嘢。

──《在為八屆六中全會作準備的鄭州會議上的講話第一次講話》(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二日下午)P142

少搞洋化肥,多搞土化肥。畝產×千斤,根本不依靠硫酸銨。

──《在為八屆六中全會作準備的鄭州會議上的講話第一次講話》(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二日下午)P142

河北出年準備稿一千萬畝,畝產萬斤,則一千億斤,舊年八千八百萬畝,還只十三點十億斤,今年也只有四百五十億斤。

──《在為八屆六中全會作準備的鄭州會議上的講話第二次講話》(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六日)P144

提倡實事求係,唔好謊報,唔好把別人的豬報自己的,唔好把三百斤麥子報成四百斤。今年的九千億斤糧食,最多係七千四百億斤,把七千四百億斤當數,其餘一千六百億斤當作謊報,比較妥當。……偃師縣原想瞞產,以多報少。

──《在為八屆六中全會作準備的鄭州會議上的講話第五次講話》(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P147

註:這個七千四百億斤的“產量”本身就係“浮誇風”。它依然係以“萬斤畝”為前提在九千億斤的“產量”上“二八開”估計出來的,某些人所謂的“給浮誇風潑冷水”純屬捏造。

糧食多一點沒關係,但每人一萬斤也不好。要成災的。無非係三年不種田,食完了再種。聽講有幾個姑娘講,不搞畝產八萬斤不結婚,我看他們係想獨身主義的,把這個作擋箭牌。據伯達調查,她們還係想結婚的,八萬斤係不行的。

──《在武昌會議上的講話第一次講話》(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廿一日上午)P160

又如糧食,究竟有幾多了×××,你係元帥,算了賬的。有人講九千億斤,究竟有沒有,(×××:七千五百億斤到八千億斤,差不多。)(×××,講九千億斤,已經打了七折。)(李先念:七千五百億斤係有的。)舊年三千七百億斤,今年七千五百億斤,就翻了番,那就了不起。

──《在武昌會議上的講話第二次講話》(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廿三日中午)P166

農業快得很,出年再搞一年。就糧食而論,搞到一萬五千億斤,農民就可以休息了。就可以放一年假。糧食多了吃不完。

──《在武昌會議上的講話第二次講話》(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廿三日中午)P167

一九五九年的農業生產,今年糧食係七千五百億斤。出年增到三千億斤,達到一萬零五百億斤,每人平均一千五百斤以上。苦戰三年。達到每人兩千斤。薯面也還要有一點。今年來一個以多報少方針,留有餘地。棉花今年報六千七百萬擔,出年一億擔。糧食收成到底有幾多?係咪增加一倍左右?可以寫增加百分之九十左右比較妥當。

──《在武漢和各協作區主任的講話》(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卅日下午)P173

使年產幾百萬噸鋼向年產幾千萬噸鋼乃至幾萬萬噸鋼轉化,使畝產一百多斤或幾百斤向畝產幾千斤或者幾萬斤糧食轉化。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武昌會議上的講話·論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係紙老虎》(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一日)P176

糧食係不少,各地打了折扣以後係八千六百億斤,我們講七千三百億斤,即翻一番多點,那一千一百億斤不算,真有而不算,也不吃虧。東西還存在。我們只怕沒有,有沒有,沒有查過,在座諸公都沒有查過。就算有八千六百億斤,四分之一係薯類。

──《在八屆六中全會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九日)P180

舊年九月中央全會恢復了多快好省的口號,去冬今春大搞積肥和興修水利運動,這一搞,糧食增產……斤以上,共……億斤,砍掉……億斤,算……億斤,有個保險係數。

──《接見參加全軍政工會議的各軍區負責同志時的談話》(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廿三日)P190

大學教授相當有啲人落後於學生,編講義,編教學大綱,編學生不贏,學生係苦戰幾晝夜,集體來搞。聽講師範大學有個文學班,要編一個文學史,一個班有廿六個人,苦戰四晝夜,讀了二百九十部中外文學名著,編出一本文學史大綱。

──《在第十五次最高國務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八年九月五日)P120

一部分農民無償的占另一部分農民的產品,不叫搶劫,而叫共產主義風格。

──《在鄭州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九年二月廿七日)P205

註:這兩條太強大!錄上供大家奇文共欣賞。

註:以上凡標註頁碼處均錄自1968年武漢版《毛澤東思想萬歲58-60》

即係將現有全部用於種植農業作物的十八億畝耕地(等於一億二千萬海克托),用三分之一,即六億畝左右,種農業作物,三分之一休閑,種牧草、肥田草和供人觀賞的各種美麗的千差萬別的花和草,三分之一種樹造林……其所以能夠只用全部耕地的三分之一種糧棉等類作物,係由於深耕細作、分層施肥、合理密植而獲得極其大量的高額豐產,例如畝產萬斤糧、千斤棉之類。

──《對〈關於人民公社若干問題的決議〉稿的批語和修改》《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七冊》P575-576xqd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