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復盤金立死亡之謎:董事長劉立榮在賭博上輸了超過100億

劉立榮。

“這麼多錢都去哪了!”

2017年年底,在金立股東會議上,氣氛凝重。突然間,幾個大股東拍桌而起,向深圳金立集團董事長劉立榮發起了質問。

會議桌上的劉立榮低着頭,一言不發。

在這次會議之後,有人告訴他,股東們已經報警了。劉立榮便只身前往香港,起初他住在香港四季酒店一個套房裡,準備短暫歇腳,後來則乾脆在中環租了間房子住了下來。

這一住,就是十幾個月。

一位曾在香港見過劉立榮的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說:“劉立榮過去一段時間在香港挺自由,甚至還胖了些。”

這十幾個月,劉立榮一直在等待,會不會有孫宏斌之於賈躍亭一般的白衣騎士救場。被欠着巨額債款的供應商們也在等待,與其摧毀金立兩敗俱傷,不如靜待金立的轉變。

但事與願違。

2018年11月20日,近20家金立供應商的經過長達幾個月的上門討債後沒有結果,向深圳中院提交對金立進行破產重整的申請。

劉立榮的境況也不妙。界面新聞得到的消息是,剛剛過去的幾天,金立第二大股東盧光輝主持召開了股東會議,會議已經明確,劉立榮、金立財務總監何大兵要離開金立董事會。在金立,大大小小的自然人股東有18個,踢走劉立榮已成了共識。

許多接受採訪的供應商都表示,金立目前依舊欠着這些供應商幾百萬元或者上千萬元的費用,他們在過去一年承受着難以想像的壓力。“感覺老了十歲,怨不得自己,而是碰到了無賴。”一位金立供應商說。

也有金立的員工表示,金立連2016年的年終獎到現在還沒有發,已經徹底對這家公司絕望。

金立行將就木,但種種謎團卻依舊沒有解開。

為何2017年上半年還盈利7.6億人民幣的公司,會在一瞬間走向死亡?為何接近一年的時間,金立債務危機絲毫沒有得到緩解?為何劉立榮要長期滯留香港?為何屢次傳聞的接盤人遲遲沒有出現?

錢都去哪了?

“劉立榮在賭博上輸了超過100億,股東們推測過,劉立榮挪用公款的數目可能在60億左右,但賭博地點不是在香港、澳門,而是在塞班。”一位接近金立股東的人士傅磐霞(化名)對界面新聞記者說。

雖然金立官方已經對劉立榮賭博的行為表示了否認,但據一位近期見過劉立榮的人士透露,劉曾親口承認過自己參與了賭博。

最早聽到100億這個數字時傅磐霞是吃驚的,在他眼中,劉立榮是一名翩翩君子,酷愛圍棋,說話慢條斯理,很有長遠規劃。有一次他知道了公司中有參與賭博的副總裁,還嚴厲批評訓斥。傅磐霞沒想到的是,這種完美的人設會崩塌得這麼快。

關於劉立榮賭博的原因,界面新聞目前打聽到有多種說法。有人說他在富豪圈的組織下去了塞班島,從此愛上了賭博。也有人說,劉立榮一直都有賭博愛好,平時打高爾夫、看球的時候都會賭博。

從過往的細節來看,文質彬彬的劉立榮確實是個愛冒險的人。有熟悉劉立榮的人士說,他是圍棋高手,天生喜歡博弈。比如在2005年,當時初有成績的金立,便重金請來了劉德華作為手機形象大使,這則廣告把金立的知名度帶到了一個新的層級。

記者過去採訪劉立榮時曾問過他一個問題:“金立發佈的上萬元鱷魚皮手機,怎麼會有人買?”劉立榮在當時微笑地看着記者,自信地回答說:“你不了解就有那麼一部分人,有着特殊心理,我需要去滿足他。”

在過去,劉立榮一直對自己的冒險計劃胸有成竹。但這一次卻失手了。

傅磐霞說,劉立榮去過兩次塞班島。第一次就輸了20個億。第二次,與劉立榮私交甚好的幾位朋友,親自飛到了塞班想勸他回頭,沒想到看到的是卻是賭桌上堆積如山的籌碼。

“最後一把牌,就一把牌,一次性輸了7億美金。”傅磐霞說。

劉立榮輸掉巨資的原因目前還很難確定,有金立內部人士的說法是,劉立榮喜歡賭博的特徵被人盯上了,因此被設了局。

在無端揮霍掉將近百億之後,劉立榮一直在思考如何尋找一個理由填上如此巨大的財務缺口。

2018年1月中下旬,劉立榮在接受證券時報採訪時提到,2016、2017年金立營銷費用投入60多億,加上近三年對外投資的30多億元,近100億元的投入對金立的資金鏈造成很大影響,這導致了金立近來資金鏈危機的出現。

這是劉立榮的最後一次公開發言。不容否認的是,這個言論非常成功,也已經讓絕大多數人相信了一個事情:金立的錢都花在營銷上了,是殘酷的手機行業害死了金立。

但大股東們顯然不會接受這套說辭,股東大會上的那場發問已經說明了他們的不滿。可以用邏輯判斷的是,劉立榮的說法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營銷費根本不是壓垮金立的根本原因。

記者經過深度調查發現,在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以前,金立是一家優質的手機公司,最起碼在營收和利潤狀況上,都不至於出現命懸一線的危機。

2016年10月28日,金立發行了規模為10億的私募債“16金立債”,期限為3年(2+1)。這個債券的詳細資料顯示,2016年,金立營收達到270多億,凈利潤達到了13.3億,現金餘額為7.3億。2017年上半年,金立營收則為150多億,凈利潤則為7.6億,現金餘額更是達到了10.3億。

“16金立債”公司財務摘要

而最早爆出欠款風波的金立供應商歐菲科技,其在公告中提到的欠款僅僅只有6個多億,如果按照當時的金立經營狀況,完全有能力償還。顯然,金立背後的窟窿不是來自於日常經營活動。

劉立榮深思熟慮選擇了營銷費成為了他賭博的“背鍋俠”,這是最具欺騙性的,因為在競爭激烈的手機市場,確實出現過像樂視這樣的資金流斷裂的公司。

但事實上,金立的營銷費用實際花費也並沒有那麼高。

“2016年廣告投入費用大概10個億左右,2017年只有7-8億的預算,下半年都沒花完就出事了。”傅磐霞說。

他補充,一方面,如果按照劉立榮所說的60億營銷費用,可能是所有投放的刊例價之和,但實際上每筆投放都有大量的折扣,比如江南春的分眾廣告能給到非常低的折扣。

另一方面,金立的大多數廣告款到現在都沒付款。金立最大的廣告代理商叫藍色火焰,是當年金立創投投資的公司,這家公司大概佔到了10個億左右的廣告支出,其負責人也是劉立榮的好朋友。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在2014年金立創投投資了廣東華錄百納藍火文化傳媒,後來被上市公司華錄百納收購。而在這家公司的介紹中確實也提到金立智能手機的營銷案例。

“2017年,雖然金立手機的台數有所下滑,但銷售均價在提高,所以整體營收都在增長,M2017賣了十多萬台,營銷其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傅磐霞說。

2016年9月,賽諾的數據顯示,金立在當時銷量排在國內第四,也超過了小米。在很長一段時間,金立都能夠穩居國產手機前列。在四五線城市的一些地區,金立在當時的份額甚至不低於 OPPO和 vivo。

傅磐霞曾做過統計,2016年和2017年是廣告投放最兇猛的一段時期,問題在於,如果真像劉立榮所說是營銷拖累了公司,那為什麼那段時間財報盈利狀況卻日益變好?

這個財務謎團,或許只有劉立榮能夠解答。

神秘接盤者?

上市公司歐菲科技在2017年12月的那紙訴狀,真正吹響了金立的死亡號角。

2017年12月14日,歐菲科技召開電話會議,表示“已經對金立申請了財產保全,抵押物包括金立旗下兩處深圳物業和微眾銀行3%股權,總體估值超過20億。”緊接着,2018年1月10日,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凍結了公司董事長劉立榮所持有的41.4%的股權,凍結期為兩年。

這是致命一擊。歐菲起訴導致法院凍結了金立賬戶,從而出現了股權和資金流動性的問題,這可能是連劉立榮都沒想到的意外,這意味着他賴以斡旋的籌碼全部失效,金立也因此瞬間命懸一線。

破局的辦法是尋求外部投資者。過去一段時間,金立方面不斷傳出有不同的接盤方出現。《財經》的報道則提到,金立至少經歷兩輪戰投談判,不僅包括 TCL這樣的硬件廠商,也有佳兆業、寶能一類的地產商。金立官方承認的,是一家有國資背景的企業。

“剛開始,劉立榮確實還想要公司的控制權,因此跟一些資本方有利益衝突。”傅磐霞說,如果失去控制權,他可能無法調用公司資源,也就意味着一無所有。

之後,劉立榮在今年初的採訪中又表態:“自己不會逃跑,會留下來解決債務問題,必要的時候,自己會讓出公司控制權。”可見,公司控制權是其深思之後的妥協。

但各方投資始終沒有談妥有一個重要原因,是金立巨額的財務窟窿。傅磐霞的說法是,“劉立榮和財務負責人將金立很大一部分的賬目毀了,投資方都不接受這樣的一團亂賬。”

傅磐霞回憶,當時公司有主動讓外界知道國企背景的資方進來,但我們再三內部打聽,都沒有人知道到底是哪家國資背景的公司。“真的有這家公司嗎?”傅磐霞說。

另一方面,亂賬掏空之下,金立幾乎已是空城。根據一份供應商整理的數據,截止2017年12月31日,金立總資產和總負債約人民幣201.2億和281.7億,凈負債80.5億元,出現資不抵債的情況。

金立所擁有的微眾銀行和南粵銀行這種優質的金融股權資產,大多已經抵押給了銀行。比如微眾股份2.1429%股份,9000萬購,已抵押給北京泰隆興業房地產公司,價值4.8億左右。南粵銀行9.3%股份已抵押給江蘇省國際信託有限責任公司,價值6.9億左右。

“劉立榮註定出局了,他現在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傅磐霞說。

破產重整還是破產清算

事到如今,金立已過了自主解決債務問題的黃金時期,破產已是大勢所趨。

一位參與申請破產重整的供應商表示,他們已經給了金立足夠多的時間,但金立並沒有拿出任何有效挽救措施。所以最終他們決定乾脆讓法院進行裁決。

財新的報道提到,金立案正以破產清算的程序處理,如果中途有投資人願意重整,則案件可以轉為破產重整,如若失敗則繼續清算。

熟悉公司法的律師游雲庭對記者說,破產清算的話法院會成立一個清算組,如果發現挪用公款行為,會對金立和劉立榮提起訴訟,然後把所有資產進行抵押拍賣,優先清償供應商、職工、稅款和負債。而債權人也會向金立以及劉立榮個人提起訴訟。

這是所有人都不願意看到的局面。如果按照這種方式處理,劉立榮在金立的股權將變得一文不值,除此之外,供應商們所獲得的賠償也會大幅減少。與此同時,劉立榮還會面臨著被法律追責的風險。

如果是破產重整,意味着有投資方和原股東都會參與進來,會有一定的緩衝空間,以及還能商討如何彌補這一大筆財務窟窿。

記者得到的最新消息是,11月23日,金立將再次召開債權人會議,商討到底是破產重整還是破產清算。

“這一切還是得投資人和法院說了算。”游雲庭律師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界面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