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用毒藥折磨人 叫囂「整死不用負責任」

——中共滅絕人性的藥物摧殘

1999年7月中共和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毀滅性迫害,據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令他們「轉化」放棄修煉的目的。 為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中共的藥物迫害,造成受害人骨瘦如柴、內臟衰竭、器官腐爛、患腦血栓、心臟疼痛、生活不能自理、癱瘓、精神狂亂、失憶、雙目失明、舌根僵直、莫名恐懼、藥物發作而慘死……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露中共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手段。

油畫作品: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被打毒針。(明慧網)

張烈菊,湖北公安縣斗湖堤小學音樂教師,她被綁在病床上注入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藥量甚至比精神病患者的用量超出十倍多,致使她奄奄一息。醫院怕承擔責任,去問“610”,得到的回復是“整死不用負責任”。

梁愛英,原江蘇無錫市某國營企業政保科長,她被強制打毒針,一針打完,她立即昏死過去。醫院小護士問醫生:“她們沒有病,為啥要吃藥?”醫生回答:“是公安局關照的,不要多嘴。”

劉勇,河北邯鋼集團邯鋼有限責任公司煉鐵部職工,醫生強迫他吃藥時說:“我知道你沒病,我們這麼做是迫於壓力,不得不這樣做。”

凌源法輪功學員呂大偉,大夫們把他綁在床上,天天給他注射精神病人用的藥品,使他痛苦至極。院長爾樹林對他說:“叫你欲生不能,欲死不得。”

1999年7月中共和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毀滅性迫害,據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令他們“轉化”放棄修煉的目的。

為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中共的藥物迫害,造成受害人骨瘦如柴、內臟衰竭、器官腐爛、患腦血栓、心臟疼痛、生活不能自理、癱瘓、精神狂亂、失憶、雙目失明、舌根僵直、莫名恐懼、藥物發作而慘死……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露中共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手段。

出獄前被迫吃不明藥物身體潰爛

高連珍,遼寧阜新市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遭受迫害兩年零五個月,出獄前一個月被強迫吃下不明藥物後,身體開始潰爛,出現雙腿浮腫、大小便失禁、高度腹脹、呼吸費力等癥狀。最終於2016年9月12日含冤離世,時年57歲。

遺體火化後,股骨頭呈黑色且內有一淺綠色糊狀不明物。

高連珍於1997年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功,在工作單位任勞任怨,不計較個人得失,是個裡外聞名的好人。

2009年8月22日上午,高連珍在清河門鎮向人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過程中,遭警察非法抓捕。

在阜新市清河門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壓力下,她被非法判刑三年。

被迫害前後的高連珍(明慧網)

局部腐爛部位。(明慧網)

無以言表的痛苦

唐山鋼鐵公司退休職工梁志芹,2000年秋天,被綁架到唐山市安康醫院,被捆綁在“死人床”(四肢被拉到極限且被固定在床上)上注射毒針。第一次被注射後,她立即昏迷,心臟出現衰竭,半夜才蘇醒。

她回憶道:“半夜從心臟巨大的痛苦中醒來,是從自己的一聲聲難受叫喊聲中震醒過來的……當時痛苦的程度無法用語言形容,心臟窒息得像要爆裂一樣,被捆綁着,死命地掙扎,只感覺天塌地陷的死亡就在眼前,痛苦得眼神都直了,眼珠也不會動了,舌根僵直,神智模糊不清。”

梁志芹在被打針後的一個月內,有三次突然昏死,每次都是大睜着眼睛、嘴張著、小便失禁。

被注射毒針後,梁志芹身體和精神上出現很多異常反應,心臟的癥狀最為明顯,2000年從心臟至後背不舒服,四肢冰冷,像血液不暢所致,精神異常痛苦,持續半年左右,晚上無法入睡,穿多少、蓋多少都無濟於事,一分一秒都在無法形容的痛苦中度過。

雙目失明在痛苦呻吟中死去

常永福,44歲,哈爾濱木蘭縣法輪功學員。2004年8月21日下午,常永福被警察闖入家中綁架,被送往臭名昭著的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

後“610”將常永福送入木蘭縣東興鎮精神病院,而後又送到哈爾濱普寧精神病院迫害。在那裡獄方給他注射了不明藥物,待藥物發作後讓家屬接人。

2006年10月,精神病院通知常永福的姐姐將他秘密接回家。此時,常永福被迫害得精神失常,鼻子腫大,視力衰弱,後期晝夜無眠,亂喊亂叫,明白時說精神病院不知給他用了什麼葯,使他全身難受,鼻子、頭和眼睛疼得厲害。

常永福被藥物折磨得面目皆非。(明慧網)

他身上始終流血,雙目失明。2007年1月18日早上5點多,常永福痛苦的呻吟聲停止了。死後鼻子內仍積滿血塊,雙耳、眼角流血,口中有血塊。

遭監獄藥物致瘋十多年凄慘離世

貴州省貴陽市法輪功學員楊德珍,2001年8、9月間,在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遭人構陷,被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在被非法關押在貴陽女子監獄(即羊艾監獄)期間,獄警指使犯人將不明黃色藥物拌入楊德珍的飯里。她不吃飯,就被犯人們圍毆,強行逼迫她把飯吃完。

2005年8月,楊德珍出獄前,又一次被強迫吃下摻有黃色不明藥物的飯菜,對她的精神傷害尤為嚴重。

出獄後的楊德珍。(明慧網)

楊德珍出獄回家後,記憶力漸漸下降,害怕吃飯,每天重複一句話:“她們打我,給我飯里下藥。”

楊德珍精神失常十多年,於2018年9月左右在養老院離世,終年63歲。

被打毒針眼睛疼瞎了

王玉潔,湖北仙桃市法輪功學員,2010年3月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時,被武漢滿春派出所綁架到武漢二道棚洗腦班。

她被洗腦班人員強制打了一劑毒針,回家後口吐白沫,劇烈嘔吐,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樣劇烈疼痛,眼睛疼瞎了,耳朵也漸漸聽不見了,手捲曲著。

在遭受了四個月的痛苦折磨後,王玉潔於2011年9月含冤離世,年僅24歲。

兩片不明藥物致全身奇癢難忍

北京市順義區濱海小區法輪功學員楊明華,於2012年8月9日被順義區公安局光明派出所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順義區泥河看守所,隨後遭非法勞教。

那時楊明華的身體已極度虛弱、消瘦,看守所為他做了一次檢查,給他吃下兩片不明藥物,於2012年9月6日至10日辦了“保外就醫”。

出看守所後,楊明華全身奇癢難忍,家人把他送到醫院,醫院給他輸液一個星期,也沒止癢。醫院告訴家人他已是淋巴癌晚期,癌細胞已擴散到全身,讓回家。出院僅一個星期,楊明華於2012年10月10日含冤離世。

被注射的藥物藥力發作從屋面上墜落

2008年7月11日,四名警察破門闖入四川萬源市舊院鎮法輪功學員劉國淑的家,將她打倒在地,緊壓其身,給她注射了不明藥物,導致她精神獃滯,十分痛苦。舊院派出所為掩蓋罪惡,讓她妹妹接她回家。

7月14日晚,劉國淑的妹妹劉國菊等人將她接回家。她已經變成另外一個模樣,表情獃滯、充滿痛苦和恐懼。

7月17日清晨,劉國淑在屋面上向鄰居的房屋攀爬,由於此時被注射的藥物藥力發作,身體失去控制能力,搖晃着從屋面墜落到街道的人行道上。

當時天已亮,鄰居劉清書等發現了劉國淑,他們立即將她扶起來,背往醫院診治。在途中,劉國淑拉着劉清書的耳朵說:“我是被四個警察強行打了毒針。”那時劉國淑已生命垂危,於送醫途中停止了呼吸。

精神失常從陽台墜地而亡

家住北京市朝陽區武聖東里的北汽總裝車間工人李守強,2000年3月8日,因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關在昌平看守所。

3月18日晚,潘家園派出所警察打電話給李守強的家人,讓家人去潘家園派出所接他。在回家的路上,他大哥用單車馱着他,李守強語言含混、斷斷續續地說:“他們(警察)給我吃了葯,在可樂里下了葯……他們不給我喝水……喝進去,吐不出來了,他們說兩天就讓我死……他們讓你們把我接回家,讓我死在家裡,他們就沒有責任了……”

回到家後,李守強一會兒明白,一會兒糊塗,目光獃滯、思維散亂。洗澡時,正衝著淋浴,他突然衝出浴室,家人見其後脖頸、後腰大腿兩側滿是一條條的紫色傷痕。

3月20日清晨,李守強在精神失常狀態下從家中陽台墜地而亡。

陸紅楓,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第一小學副校長,2000年6月7日,被帶至寧夏寧安醫院(即寧夏精神病院)。

當局為了逼她放棄法輪功,把她綁在床上,給她注射八倍於正常劑量的藥物,使她的中樞神經系統遭到嚴重破壞。同年9月6日,陸紅楓被精神藥物迫害致死,年僅37歲。

陸紅楓(明慧網)

2004年9月15日,趙衛東、宋富榮、瞿貝貝、宋其愛、侯慶園、呂霞、瞿曉彤七名法輪功學員在泰安市泰山區法院被秘密審判。泰山區法院在對他們進行非法預審(所謂開庭調查)前,給他們注射不明藥物,致使他們當庭不能說話,無法揭露他們遭受的迫害。

其中,呂霞等六位女法輪功學員被送往濟南女子監獄前,警察又給她們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她們感到舌頭髮硬、麻木,直流口水,再次不能說話。

⋯⋯

資料來源:明慧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