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潘漢年一語道破:凡搞情報工作的 大多數都沒有好下場

那麼毛澤東為咩要秘密迅速逮捕潘漢年,而且係一經陳毅告知便不動聲色,不問情由,指示作為公安部長的羅瑞卿馬上動手?很簡單,他知道的太多了。潘漢年掌握着毛澤東通過他和侵華日軍打通關係,既可以取得他們的情報,以利八路軍和新四軍的軍事部署;又可以「互不侵犯」的默契,擴大根據地以利戰後推翻「蔣介石政權」的圖謀。

1955年潘漢年被定為反革命,1982年才得到“平反”。這樁案子長達27載4個月零20天。一個在中共內部擔任許多要職的高級幹部為咩突然被捕了呢?而被捕後當時很多人並不知情,他到底係怎樣被捕的?被捕後又被關在哪裡?他的“罪證”係咩?這個案子涉及到幾多人?他的妻子董慧的命運和他本人的結局又係怎樣的呢?發生的這一切都係為咩呢?

潘漢年生前留影(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潘漢年(1906-1977)係中共地下黨在白區從事上層統戰及情報工作的重要人物,也係長期直屬周恩來、康生領導的老資格高級特工。此人文武雙全,1924年即參加“創造社”,主編過文學期刊;北伐時曾任國民革命軍總政治部宣傳科長。1934年參加長征。抗戰時任中共華中局社會部長。中共建政後任上海市委副書記及副市長等職。

且講1955年3月15日,潘漢年與陳毅、柯慶施、陳丕顯、許建國、夏衍等上海市委代表同乘火車赴北京參加將在3月21日-31日舉行的中共全國代表大會。代表團下榻北京飯店。

這次黨代會通過一項《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的決議》。毛澤東講話,號召凡係與高、饒問題有牽連的或係歷史上有問題而沒有交代的高級幹部,都應當主動向中央講清楚。潘漢年當時心情十分緊張:會議印發材料涉及饒漱石、揚帆在上海“重用包庇和掩護一批反革命分子”,胡均鶴1954年9月間已被逮捕,揚帆也在同年12月31日被送往北京隔離審查。胡係潘漢年抗戰時在滬利用過的一個著名漢奸,潘又係揚帆的頂頭上司。看來自己已捲入饒漱石、揚帆問題。潘漢年還有一塊長期怯於啟齒的心病,即1943年他在李士群(大漢奸)及胡均鶴挾持下在南京會見過汪精衛一事,從未向中央交代過。

在“反革命”罪名的政治高壓下,潘漢年心理崩潰,立即在4月1日向上司陳毅詳細講述了自己12年前會見汪精衛一事之來龍去脈,並檢討了長期未報告組織的原因。同時將自己寫的有關報告交給陳毅,請他轉交中央。陳毅安慰講:你放心,沒人懷疑你對革命的忠誠。

邊個知次日(4月2日),陳毅即親赴中南海,直奔“菊香書屋”毛澤東住處,向毛面談了潘漢年見汪精衛之事,並遞上潘的書面報告。陳毅走後,毛澤東立即打電話給時任公安部部長的羅瑞卿,指令他立刻秘密逮捕潘漢年。

4月3日,著名劇作家吳祖光攜夫人新鳳霞(著名評劇演員)來到北京飯店,看望夏衍和潘漢年,四人一起在餐廳吃了晚飯。飯後,夏衍和潘漢年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大約8時左右,潘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講樓下有人找他,請他馬上下樓一趟。潘以為又係咩人來看望他,便穿着拖鞋匆匆先下樓再講。來到一間小客廳,只見羅瑞卿出現了,他向潘漢年宣布了逮捕審查令,幾個荷槍實彈的便衣幹警一擁而上,迅速“陪”着潘漢年急急走出北京飯店大門,乘上等候在嗰度的一輛小汽車,匆匆離去。

因為捕潘一事高度秘密,整個上海代表團都蒙在鼓裡。最焦慮的係潘漢年的警衛員相其珍,他四處尋找,又去夏衍嗰度打聽,都講沒有見到過潘。其實,中共中央副秘書長譚震林已將潘被捕事直接通知了夏衍,並囑他一定要嚴守秘密。

當時,第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正在北京召開。4月5日,陳毅在人大上海代表團開會時宣布:潘漢年被捕了,係因為“內奸”問題。他希望與潘有來往的各代表要有正確的態度。陳毅又講:潘被捕事對外一律嚴加保密,並統一口徑:若有人問起潘,就講他有緊急任務出國了。與此同時,警衛員相其珍也被“隔離”起來,直到7月7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公開發布潘漢年被捕的消息後,相其珍才被放回上海。

1955年4月3日,押送潘漢年的小汽車將他直接帶進公安部直屬的功德林監獄,在呢度一直關到1960年3月。其時由蘇聯幫助建造的“秦城監獄”剛剛落成,潘漢年就被移送到此專門關押重大政治犯的新監獄。

1962年1月30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俗稱“七千人大會”,毛的一系列左傾經濟政策在此會上受到公開質疑)發表關於民主集中制的講話。他再一次提到潘漢年(前一次係在1956年4月的《論十大關係》講話):“有個潘漢年,此人當過上海市副市長,過去秘密投向了國民黨,係一個cc派人物,現在關在班房裡頭,但我們沒有殺他。像潘漢年這樣的人,只要殺一個,殺戒一開,類似的人都得殺。”

那麼毛澤東為咩要秘密迅速逮捕潘漢年,而且係一經陳毅告知便不動聲色,不問情由,指示作為公安部長的羅瑞卿馬上動手?很簡單,他知道的太多了。潘漢年掌握着毛澤東通過他和侵華日軍打通關係,既可以取得他們的情報,以利八路軍和新四軍的軍事部署;又可以“互不侵犯”的默契,擴大根據地以利戰後推翻“蔣介石政權”的圖謀。

(相關閱讀: 不可告人!中共功臣潘漢年為咩被滅口? )潘還掌握着毛澤東當年通過他向共產國際女特務宋慶齡借錢的勾當。(相關閱讀: 周恩來為何會出賣共產國際女特務宋慶齡? )僅此兩例,直接講明了中共當年勾結日寇,顛覆民國政府以及消極抗日,從共產國際主子嗰度獲取利益發展壯大的事實,即潘所掌握的一經曝光,直接暴露了中共及毛執政的不合法性!

1963年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秘密開庭審判了潘漢年。據助理審判員彭樹華回憶:這次審判未審之前,就已知結果,因為高院院長謝覺哉講過:”這係中央交辦的案子,我們只係辦理法律手續“。審判限定200人旁聽(記者不被允許),這些人都係中央直屬機關司、局長以上人員。潘漢年沒有律師(當時尚無律師辯護制度)。為了保密,法庭的所有窗戶都被木板封死。

潘漢年的罪名係三條:一,1936年投降國民黨。二,抗戰時投靠日本特務機關,秘密會見汪精衛。三,上海解放後掩護大批反革命分子;並向台灣提供情報,引發上海”二六大轟炸“。審判進行得很快,因為潘漢年對此三罪名全部承認。

據彭樹華的描述:”潘漢年着銀灰色中山裝,頭髮梳理整齊,雖已關了七年多,外表不失高級領導幹部風度,回答問題從容,聲音清晰,敘述清楚,有條不紊,記憶力極強。對幾十年前的人、事、時間都記得清清楚楚“。

秘密終審判決潘漢年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由於潘認了罪,審判後不久就被假釋。1963年2月13日,潘漢年以”刑釋管制分子“身份走出秦城監獄,被轉移到勞改農場(北京市南郊大興縣境內的團河農場),實際就係與外界隔絕,永遠不會泄密。

1955年5月19日(潘漢年被捕46天後),潘妻董慧被捕,關進功德林監獄,儘管和潘漢年囚於一獄,但兩人被絕對隔離,潘漢年坐牢5年卻不知妻子也在同一監獄。1962年6月,董慧以”參與潘漢年內奸活動“罪名被結案處理,獲得”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寬大處理,被安排在秦城監獄家屬宿舍里。次年才知丈夫已出獄轉送團河農場。

董慧之父係香港銀行家,她和潘漢年結婚時,得父親贈送5萬港幣,全部用作丈夫抗戰時在上海的地下黨活動經費;董慧的兄弟姐妹都在香港及外國。按政策,董慧當時可以回港探親定居。但她婉拒親友們邀請,講要留在大陸為丈夫申冤,便與潘漢年一起在團河農場苦渡勞改生活。邊個知1966年文革爆發,當時的公安部長謝富治秉承中央文革小組指令,將潘漢年夫婦再次關入秦城監獄,反覆審訊,不停折磨。三個月內被突擊審訊40多次,企圖從潘嘴裏得到當時已被批鬥的眾多”走資派“的罪證。潘與其妻董慧對中共政權可謂忠心耿耿,即便受到如此對待仍然“甘效愚忠”。

1970年3月潘漢年被重新判決:永遠開除黨籍,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1975年5月,潘漢年夫婦被轉送到湖南省公安廳所屬第三勞改單位——茶陵縣洣江茶場。由於缺乏醫療,營養又差,年近七旬,潘漢年的肝病迅速惡化,又患了類風濕關節炎、消化道出血、肺部感染等多種病症。1977年2月24日已卧床不起,後被用化名送往湖南省第二附屬醫院(原湘雅醫院)。4月14日董慧被送到病房探望丈夫,見面時兩人都哭了,情緒激動。董慧還安慰潘漢年:”你安心休息,要有信心,要安靜“。當天19時45分,潘漢年去世,終年71歲。

經董慧同意,為了研究病因,醫院對潘漢年遺體進行解剖,結果發現他的腹腔與胃部都係淤血,而肝臟已爛得像豆腐渣。

潘漢年遺體於4月17日在長沙市火葬場火化。他的骨灰被埋葬在長沙市南郊金盆墓地西側半山腰。董慧要求立碑,但有關部門回答講潘漢年只能用化名。董只能含淚同意。

潘漢年的墓碑上的刻字係:”蕭淑安之墓1977年4月14日病故。妻董慧立“。

董慧原有高血壓病,後來因丈夫冤死而極度悲傷,得了精神分裂症,1979年2月24日因腦溢血死於洣江茶場。終年61歲。

1982年8月23日,中共中央向全黨發出《關於為潘漢年同志平反昭雪、恢複名譽的通知》,正所謂“厚葬之”。

潘漢年生前講過:凡搞情報工作的,大多數都沒有好下場。一語道盡作為一個中共特務的必然結局。

歷史上中共為了維護其“形象”,對於暴露的特務一概否認,如金無怠案件。1985年中國國家安全部負責美國情報工作的總負責人、北美情報司司長、外事局主任俞強聲攜帶金無怠的檔案投奔美國。被捕後,金無怠承認了自己確有間諜行為,曾托其妻周謹予往北京見鄧小平,希望中國政府能與美國談判,讓自己回到中國。然而中國方面否認與其有任何關係。時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李肇星在新聞發佈會上講:“金無怠事件係美國反華勢力編造出來的,中國政府愛好和平,從來沒有向美國和任何其他國家派遣過任何間諜。中國政府不會承認這件反華事件,也唔識這位自稱係中國間諜的金無怠先生。”1986年,絕望的金無怠在獄中自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百年潮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