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親歷江青王海榮在毛遺體前大打出手 拳腳相加

毛澤東翻譯冀朝鑄說,最荒謬的莫過於毛澤東死後,江青和王海容當庭廣眾打架的事情。毛的棺材停放在人民大會堂時,江青送了一個花圈擺在棺材旁,王海容對江青在花圈上寫的悼辭(江青自稱是毛的」學生」)不滿,當場痛罵江青,兩個人竟打起來,王狂抓江青的頭髮,一抓卻把整個假髮抓下來,江青露出了一個大光頭。

曾任毛澤東、周恩來與鄧小平英語翻譯的冀朝鑄,推出英文回憶錄,以坦率筆觸披露了其在中南海的所見所謂,罕見揭開江青與王海容拳腳相加的惡鬥內情。

1970年10月1日,毛澤東與埃德加·斯諾夫婦在天安門城樓合影,冀朝鑄(左二)擔任翻譯(圖源:浙江省圖書館)

在中國與西方發生一連串重大外交變化的關鍵年代,一直擔任毛澤東、周恩來與鄧小平英語口譯的冀朝鑄,最近推出海內外期待已久的英文回憶錄《毛的得力助手》(The Manon Mao’s Right)。這本由美國蘭燈書屋(Random House)出版的自傳副題為:《從哈佛廣場到天安門廣場,我在中共外交部的生涯》,全書三百五十四頁,附多幀圖片,售價二十八美元。作者以坦率的筆觸,披露了不少中南海與中共外交部的權斗內幕和中美關係秘辛,新書面世後已引起美國外交界和知識群眾的高度重視。

冀朝鑄的妻子汪向同,一九九七年曾由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我的丈夫冀朝鑄:四十四年的外交生活》。一九九九年北大出版社亦推出了冀氏本人的回憶錄。但這兩本著作皆因顧忌太多而失之簡陋。自認“中文程度不夠好”的冀朝鑄,坦承他的英文回憶錄即是在《我的丈夫冀朝鑄》一書的基礎上,加以擴大充實而成。不過,在寫作過程中,冀氏獲得美國專業“捉刀人”福士特·韋楠斯(FosterWinans)的大力協助。冀氏在自序中表示,中國政府和黨一向不鼓勵官員記日記和作筆記,尤其是外交部,因此他必須依賴其妻驚人的記憶力、同事的敘述和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等人的回憶錄,始克完成此書。

冀朝鑄的家世貫串整個中國政治、經濟與外交,是一部近代中國的縮影。

今年七十九歲的冀朝鑄,生於山西太原,九歲隨父母和兄妹等六人移居紐約,住在曼哈頓二、三大道之間的第十二街。冀氏在紐約完成中、小學教育後,以優異成績就讀哈佛大學化學系。一九五零年韓戰爆發,心向祖國的冀朝鑄放棄學業,毅然返國,插班進入清華大學化學系三年級,再轉入物理系,以便將來參加製造原子彈。一九五二年,冀氏響應“抗美援朝,保家衛國”運動,輟學參戰,不久和談開始,冀氏加入中國和談代表團。談判地點先在開城,後移板門店,冀氏具體工作只是英文打字和紀錄。

冀朝鑄父親冀貢泉為山西聞人,留學日本明治大學法科,曾任山西省教育廳長,一九四七年曾應胡適之邀出任北大法律系主任,一九五八年在北京去世。冀貢泉旅美期間,曾和中共地下黨員徐永英、唐明照共同創辦《華僑日報》。一九四零年七月七日出版創刊號,冀貢泉擔任總編輯,唐明照則為黨代表。其時,冀家與唐家關係密切。一九四三年,唐明照出外旅行時,其妻生了一個女兒,冀貢泉為她取名“聞生”,意思是說唐明照未看到而是聽到女兒出生,故曰“聞生”。唐聞生的英文名字是Nancy,一九五零年九歲時與家人一起回到中國。

多年後,唐明照成為聯合國副秘書長,唐聞生從北京外語系畢業後,亦因英文出色而進入外交界,冀朝鑄並向外交部推薦她陞官。但唐聞生在思想上卻越來越左,起先常和冀朝鑄辯論政治問題,後來卻變成吵架。唐聞生走進了毛澤東的核心圈裡,她和毛的表侄孫女王海容開始修理冀氏,冀氏和唐聞生的友誼從此斷絕。冀氏在回憶錄中對唐、王予嚴厲抨擊和譴責,尤其是唐聞生。他說唐是“最大敵手”(principal adversary)。

冀朝鑄的同父異母大哥冀朝鼎在國共關係史上亦是一名聲顯赫人物。這位擁有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的才幹之士,憑藉山西同鄉前輩孔祥熙的關係在國民政府財經界擔任要職,但他實際上卻是卧底的中共地下黨員。一九四九年曾負責接收上海中國銀行。冀朝鼎多彩多姿的一生,一直廣受注意。現任教猶他州歐格登市(Ogden)韋伯(Weber)州立大學的陸易斯(GregoryS.Lewis)教授,即以冀朝鼎的生平為博士論文題材。

四十四年外交生涯

冀朝鑄於一九五二年加入外交界後,從此即在翻譯、談判、當使節和出任聯合國副秘書長的外交生涯中浸淫四十四載,而於一九九六年六十七歲時退休,夫妻卜居北京。兩個兒子冀小坦和冀小斌均為留美學生,冀家在紐約皇后區森林小丘(ForestHills)置有房產,俾學財經的冀小坦和史學家冀小斌(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到紐約時有居停之處。汪向同說,一九六三年冀朝鑄陪周恩來訪問巴基斯坦和非洲得知妻子懷孕,周恩來建議,如生男即以巴基斯坦命名,如生女,即以非洲命名。

汪向同一九三零年生於北平,其父汪申(申伯)為留法勤工儉學學生,巴黎建築學院畢業,曾任北平市工務局長,一九四六年由留法老同學魏道明介紹到台灣任職陶業公司,後任教台北二專(現為台北科技大學)。除了汪向同(一九四八年去過台灣)和母親留在大陸。汪申的幾個兒子全都到台灣,這層“海外關係”,使汪向同在公職生涯中一再受到牽累。汪向同一九五一年畢業於復旦大學外文系,曾在聯合國做過筆譯員;一九八零年和冀朝鑄一起到洛杉機探望睽違三十二年的父親,這也是汪父第一次和女婿見面。冀朝鑄出任駐英大使期間(一九八七年至一九九一),九十四歲的汪申辭世。

江青與王海容打鬥

冀朝鑄說,最荒謬的莫過於毛澤東死後,江青和王海容當庭廣眾打架的事情。毛的棺材停放在人民大會堂時,江青送了一個花圈擺在棺材旁,王海容對江青在花圈上寫的悼辭(江青自稱是毛的”學生”)不滿,當場痛罵江青,兩個人竟打起來,王狂抓江青的頭髮,一抓卻把整個假髮抓下來,江青露出了一個大光頭。

唐聞生和王海容曾多次想阻止汪向同赴美與冀朝鑄會合,但在一九七七年七月,唐、王垮台。冀氏曾在幹校看到一部大卡車司機數度要開車撞擊唐聞生。唐看到冀在旁邊,即表示要和他談談,冀說沒什麼好談的,此後冀就一直避免和唐見面。唐復出後,曾在英文《中國日報》當副總編輯,後轉任鐵道部外事局長,數年前曾訪問她的出生地紐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