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世間一切 都是註定

成功失敗,皆有宿命

婆婆目不識丁,但她曾說過的兩句話,如今想來,我深以為然。

當年,生活略微安定,先生便開始創業,我當時正懷着二胎,先生的父母也跟我們生活在一起。

成功是偶然,失敗才是創業的宿命。毫不例外,先生的創業難以為繼。

生活一下子陷入困頓。為了不讓老人擔心,我們不得不學會在老人面前說謊。

也許是父母連心,也許是我們演技拙劣。

有一天,婆婆問我:“公司是不是辦不下了?”

望着婆婆關切的眼神,我不忍再騙她:“已經關了,還欠了不少錢。”

婆婆說:“關了就關了,再去找一份工作。”

我苦笑:“正在找,還沒着落。”

我也跟婆婆商量:“要不暫時不要肚子里的孩子吧?壓力太大了。”

婆婆平靜地說:

我沒讀什麼書,也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俗話說得好,是你的孩子,就會自帶食糧。還有工作,哪有草窩裡餓死一條蛇的?

當時,我只是把她的話當做尋常的安慰。

經年之後,我才明白它的深意:

蛇有蛇道,人有人路,世間一切,都是註定,每一個生命,都有自己的軌跡與精彩。

婆婆的話,很快得到了應驗。雖然先生創業失敗,但他的創新技術得到了本地最高研究所的認可。

他順利地進入了研究所,加上有公司運作的經驗,在研究所的那些年,每年的KPI考核都很亮眼,他很快擁有了自己的團隊。

幾年後,先生又開始創業,辭掉工作,賣掉車子,還差點賣掉房子。

寧靜的生活再一次被打破,只是這一次,我不再慌張。

不甘平庸是先生的宿命,捨命陪伴就是我的註定,在選擇他成為我的另一半時,所有的一切,就早已安排。

花開一季,要有花開的絢麗;葉落一秋,要有葉落的飄逸。

世間一切,既是註定,何不許以最篤定的致意?

一切遇見,皆是命定

大家都說,婚姻好不好,看面相就知道了。

我的一個好朋友,一定是被愛神青睞的女人,雖然已近中年,眼眸依然清澈乾淨,臉上總是掛着溫柔的笑容,看不到油膩世故的浸淫。

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巧手排定。

她曾經跟我說起他們的故事。

當年她畢業時,被分配到一個遠離家鄉、偏遠閉塞的鄉村中學教書,整個學校只有她一個女老師。黑夜裡的恐懼和孤獨,常常讓她無所適從。

一年後,我看到她,她告訴我,她戀愛了。她的男朋友,現在當然是她的先生了,在北京某著名大學讀研究生,在90年代初,在我們那個小地方,研究生確實是鳳毛麟角。

我很驚訝,窮鄉僻壤的她與北京的研究生,這是怎樣的緣分,才能走到一起。

她微笑着說,其實故事很平常,他也在那所鄉村中學教書,後來通過自學考試,考取了北京的研究生。

我見過她的先生,那時的他是一個貧寒青澀,勤奮上進的青年。

經過歲月的打磨,現在的他,是一位敦厚儒雅,潔身自好的謙謙君子。

她說,後來幸福的生活,讓她切實感受到《殺鵪鶉的少女》那句話的禪意:

當你老了,回顧一生,就會發覺:何時工作、選定對象而戀愛、什麼時候結婚,其實都是命運的巨變。

只是當時站在三岔路口,眼見風雲千檣,你作出抉擇的那一日,在日記上,相當沉悶和平凡,當時還以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她時常感慨,當時她是哭着去學校報到,以為那是她最糟糕的一天,現在才明白,猶如嬰兒降臨的號角,那時的哭,是她對新生活歡喜迎接的涕零。

原來命運早已不動聲色地做好了安排:在那裡,有一場遇見。

因為相信所有的一切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所以愈加珍惜命運的厚愛,愈加對命運的垂青恭順謙卑。

因緣際會,皆有安排

有了孩子後,我特別留意收聽育兒節目。

一次電台的訪談,讓我記憶深刻,訪談的對象是一位自閉症孩子的媽媽。

她說,一開始,她與每一個接收到悲傷信息的媽媽一樣,堅決否認,自己的孩子怎麼會是自閉症?一定是哪裡弄錯了。

但殘酷的事實讓她不得不承認,於是她變得憤怒:“為什麼是我的孩子?我究竟做錯了什麼?”

無端的憤怒之後,她又懷着最後一絲希望問醫生:“能治好嗎?我願傾其所有,我只希望TA是一個普通正常的孩子。”

普通、正常,在她的孩子身上,也是一種奢望,她絕望得無以復加。

正如電影《肖申克的救贖》里的一句經典台詞所說:

霉運到處漂浮,總要有人承受的。

最後她選擇接受一切。

現在終於走出來了的她感慨地說:

自閉症的孩子是遺落在地球上的星星,他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裏,那是一個純凈,沒有心機的伊甸園。

而命運之所以選擇她,把一個特殊的孩子送到她身邊,是因為相信她有能力溫暖這顆孤獨的星星,能給他一片愛的天空。

復旦大學的陳果老師也說過:

“不能改變命運時,恭順地領受命運,是一種高貴的、順從的、大氣的姿態。”

養育這個特殊的孩子,讓她找到一條靈魂救贖之道。

既是註定,那就坦然接受。

她終於和自己、和人世間達成了和解。

世間萬物,看似紛繁陸離,其實無非兩種:翻手的蒼涼,覆手的繁華。一種堅強了內心,一種驚艷了歲月。

人生這齣劇本,事先不知道腳本,也沒有劇透,不管演得好與壞,都無法重來,所以每一天必須用心,必須努力。

向死而生的人生旅途中,世間的一切,看似偶然,其實必然。

月盈月虧,雲起雲落,興衰更迭,早有安排,所以不必強求。

既是註定,那麼得之坦然,失之泰然。

人生就是一場得失兼容的路過,就讓我們在命運的進退之間,不急不徐地從容,不慌不忙地堅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十點讀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