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歷史驚人的相似?!沒有慈禧 哪有什麼義和團運動

義和團實際上只是一個迷信色彩很重的民間幫會組織,與其說是愛國,不如說是仇外,準確說是仇西洋文明,所謂民心是可以被利用的,義和團原來叫義和拳,宣稱刀槍不入忠君愛國,因而深得慈禧賞識,有了太后支持,義和團奉旨殺洋人、毀教堂,僅在庚子之亂前就殺死教民兩萬多,進入北京後,不僅斬殺外國使節、姦淫中國婦女、搶劫財物,屠戮當地平民十多萬,甚至在京的安徽提督由於提醒義和團不要挑起國家爭端,就被拉下馬來,立即處死。

戰後被立枷處死的義和團拳民

義和團雖然已經過去一百多年,但我們這個民族並沒有深刻反思過義和團運動,許多人的思維仍然停留在百年前的黑暗時代,我們的教科書依舊把“義和團事件”譽為“偉大的反帝愛國運動”,因而導致長期以來國人對西方世界不分青紅皂白的敵視。

義和團實際上只是一個迷信色彩很重的民間幫會組織,與其說是愛國,不如說是仇外,準確說是仇西洋文明,所謂民心是可以被利用的,義和團原來叫義和拳,宣稱刀槍不入忠君愛國,因而深得慈禧賞識,有了太后支持,義和團奉旨殺洋人、毀教堂,僅在庚子之亂前就殺死教民兩萬多,進入北京後,不僅斬殺外國使節、姦淫中國婦女、搶劫財物,屠戮當地平民十多萬,甚至在京的安徽提督由於提醒義和團不要挑起國家爭端,就被拉下馬來,立即處死。

沒有慈禧的賞識庇護縱容,就不會有義和團的瘋狂!正是由於義和團的野蠻,才導致列強對中國的聯合進攻。當慈禧太后對外宣戰圍攻東交民巷使館區時,那裡只有不到400名衛兵,既沒重武器也無堅固的防衛工事,可用克虜伯重炮武裝起來的十多萬“團勇”和正規軍用了五十多天的時間也無法攻破。

西什庫教堂只有區區四十多桿步槍,在“清軍圍困萬千重”的險境下一樣堅守五十多天直到援軍前來解圍。西方倉促組建起來的八國聯軍戰鬥力有限,可義和團與之接仗卻一觸即潰,像山崩一樣敗下陣來,遠沒有當初屠殺自己人時的“英勇無畏”,臨危之際沒有幾個人想到要“為國赴死”,而是從事逃跑比賽,邊逃邊對自家人實施燒殺搶掠。

義和團式的“自殘愛國”代價是高昂的:北中國成了屍山血海,山河破碎民不聊生,東北三省則落入了北極熊張開的血盆大口。隨後與列強簽訂的“庚子事變議定書”,中國賠款四億五千萬兩,平均每個中國人攤上一兩。

如果不是被義和團罵為“大漢奸賣國賊”的兩廣總督李鴻章,湖廣總督張之洞,兩江總督劉坤一和山東巡撫袁世凱事先“不從亂命”事後與列強曲意周旋,挑動列強內鬥以夷制夷;不是美國適時提出門戶開放政策,堅持中國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中國將被列強徹底瓜分。

現在,如果我們願意回過頭去省視一下百年前那個同樣發生着劇變的年代,無疑會對當代有所啟示,並且發現歷史總是有着驚人的相似。五十年前發生的一場革命運動,豈不是也是由皇上鼓動操縱起來的,當權者如果一昧地縱容這種義和團式的“自殘愛國”,必然會導致一個國家失去理性,最終演變成一場新的全民浩劫。

百年前的中國,能夠進入內陸地區的只有來自西方的傳教士,而義和團仇恨的一個重要目標就是教會和教民。教會在中國吸納教民引起了一些暴民的強烈不滿,這裡面固然有傳教士良莠不齊的原因,但真正的原因還是暴民基因和排洋仇外在作崇。

回顧當時發生的“教案”,絕大多數並非利益衝突,而是思想文化衝突。中國君主文化與西方宗教文化的對立,是造成後來仇洋情緒泛濫的根源。除此之外,當時人們的無知和愚昧也是造成這種敵視情緒的重要因素。

比如通過自己的想像虛構一些現在看來極其荒謬的“洋鬼子罪行”。如《反洋教書文揭帖選》中說,“(洋)銀必取中國人睛配藥點之,而西洋人睛罔效,故彼國人死,無取睛事,獨中國人入教則有之。……(洋人)能咒水飛符,攝生人魂與奸宿,曰神合。又能取婦女發爪置席底,令其自至。取男童女童生辰粘樹上,咒之,攝其魂為耳報神,……甚或割女子子宮、小兒腎子,及以術取小兒腦髓心肝!”

《庚子記事》中說,“(教堂)牆壁,具用人皮粘貼,人血塗抹,又有無數婦人赤身露體,手持穢物站於牆頭,又以孕婦剖腹釘於樓上,故團民請神上體,行至樓前,被邪穢所沖,神即下法,不能前進,是以難以焚燒。又兼教堂有老鬼子在內,專用邪術傷人,固難取勝,反多受傷。”在當時廣為流傳的義和團揭帖中記載了眾多類似這樣的控訴洋教的文字,令當時的人們深信不疑。

義和團運動起源於山東和直隸,以“練拳”為名組織起來,以攻打教堂,反洋教為訴求。1898年10月下旬,山東冠縣梨園屯拳民起義,使義和團運動迅速興起,從山東發展到直隸,並於1900年夏進入北京天津。如果說這種極端情緒只在民間,那還不至於惹出什麼大麻煩。但這股力量被背後的政治勢力所利用,就迅速催生成更為可怕的政治運動。

光緒24年(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慈禧通過政變重新實行訓政。但慈禧對於屢屢反抗自己意願的光緒皇帝仍然非常不滿,打算另立新君,不料各國公使都喜歡光緒的開明,聯合起來反對,慈禧只得作罷。

光緒25年12月24日,慈禧召集群臣,宣布封端郡王載漪之子為皇子,再次試圖廢光緒,兩天後,上海電報局總辦經元善等1,200餘人發電報反對廢立,稱“各國有調兵干預之說。”慈禧一心要廢光緒,但又被洋人打得怕了,就在此時,端郡王向其推薦了義和團,說他們刀槍不入,不畏洋槍洋炮。

義和團原本在山東聲勢最大,原因就是山東巡撫毓賢縱容當地義和團攻擊教會,直到後來他們闖禍殺死洋人,惹得外國公使問罪,清廷才罷了毓賢的官,將其召回京城,改派袁世凱去當山東巡撫。袁到了山東後毫不留情,當地拳民紛紛逃往直隸京津一帶。毓賢到了京城,到處向王公大臣們吹噓義和團刀槍不入。

當時京城頑固派勢力的代表端郡王、庄親王和大學士徐桐如獲至寶,鼓動慈禧利用義和團來對付洋人。光緒26年(1900年)5月,慈禧派軍機大臣趙舒翹等前往涿州、良鄉宣撫義和團。該月20日深夜,有人送了一份洋人的照會給榮祿,要求慈禧立刻歸政於光緒。23日,清廷召開會議,決定對西方國家宣戰。後來慈禧才發現原來那份照會是假的,是端郡王為了讓自己兒子當皇帝所使的激將法,但為時已晚。

次日德國公使克林德在北京崇文門大街被殺。清軍及義和團圍攻東交民巷使館及西什庫教堂。25日,清廷正式下詔與各國宣戰。6月起,義和團大規模進京,其強盜本性才真正暴露出來。搶教民之財物是常事,坐地賣所搶之物亦有之。在義和團的邏輯中,凡是信了教的中國人全都該殺。

7月15日開始,義和團進攻聚集在宋家河的3千多名教民;3天後陳澤霖又帶2,500名新軍加入;到20日,義和團用炸藥包炸毀圍牆攻入,殺死了所有做最後抵抗的修女,然後對困在教堂中的1,000名男女老少施以焚燒,只有50人從窗口逃出;加上被陳澤霖帶回北京的、被義和團賣為奴隸的、夜間逃出的,只有5百人倖存。

義和團把傳教士稱為“毛子”,教民稱為“二毛子”,“通洋學”、“諳洋語”、“用洋貨”……者依次被稱為“三毛子”、“四毛子”……直到“十毛子”,統統在嚴厲打擊之列。義和團經常隨便找一家大戶人家,指其“裡通外國”,然後沖入家中濫殺無辜瘋狂搶劫。

義和團仇視一切與洋人有關的東西,有用洋物者“必殺無赦”,甚至有“一家有一枚火柴,而八口同戮者”。由於義和團是“奉旨造反”,其威勢無人能匹,他們甚至膽大到衝進紫禁城去捉拿光緒這個“頭號賣國賊”,結果被慈禧罵了出去。其他大小官員,外國使節,更是不放在他們眼中。

本來洋務大臣李鴻章也是義和團的目標,不過李鴻章倒是有先見之明,提前討了個兩廣總督的差事避難去了,直到後來慈禧逃出京城,下旨讓李鴻章全權負責收拾殘局才返京。

義和團的衰亡可以說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他們“刀槍不入”的神話在一支臨時拼湊起來的約20,000人的“八國聯軍”面前徹底破滅了。可笑的是,八國聯軍已經打來了,義和團卻還仍然熱衷於燒教堂、殺教民。6月12日,慈禧調兩廣總督李鴻章為直隸總督,辦理對外交涉。18日,八國聯軍陷天津。20日,八國聯軍侵入北京。21日,慈禧與光緒帝出北京西奔逃走……這場運動最終以簽訂辛丑條約告終,4億5千萬中國人每人為義和團陪一兩銀子,同時俄國趁機佔領了東北。

鄒容在其著作《革命軍》中說“有野蠻之革命,有文明之革命”;“野蠻之革命有破壞,無建設,橫暴恣睢,知足以造成恐怖之時代,如庚子之義和團”。蔡元培在1916年說:“滿洲政府,自慈禧太后下,因仇視新法之故,而仇視外人,遂有‘義和團’之役,可謂頑固矣。”

李大釗在《東西文明根本之異點》中說:“時至近日,吾人所當努力者,惟在如何吸取西洋文明之長,以濟吾東洋文明之窮。斷不許以義和團的思想,欲以吾陳死寂滅之氣象腐化世界。”

歷史已經反覆證明,愛國主義護衛下的暴民在真正的國難當頭是不敢也不會與外敵抗爭的,其邪惡的劣根性會順勢改變自己的風向,真正走向敵人刺刀的恰恰是那些平日里溫和理性的人。當年的義和團一見到真正的外國軍隊馬上作鳥獸散,而針對無辜的外國教民及其自己的同胞則是殘忍無比。

五四時期被革命者稱之為賣國賊的曹汝霖堅決不當漢奸,相反的是那位叱咤風雲的愛國主義抗日青年梅思平,恰恰出任了日偽政府的組織部長和內政部長。

一百多年過去了,中國雖然成了世界強國,人人都在享受現代文明帶來的各種好處,可悲的是,慈禧還在,梅思平並未走遠,義和團還很活躍,這種邪惡的幽靈始終在這塊土地上伺機而動,善良的人們今天應該保持高度的警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