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文如其人 毛澤東和蔣介石的第一首詩看其人生抱負(圖)

毛澤東與蔣介石

人說文如其人,毛澤東和蔣介石各自傳世的第一首詩其實就向世界展示了二者的人生抱負。

蔣介石的詩作不多,傳世的第一首是他1909年在日本士官預備學校讀書時寫的這首《述志》,那一年他22歲。詩中寫道:

騰騰殺氣滿全球,

力不如人萬事休!

光我神州完我責,

東來志豈在封侯!

在這首詩中,蔣介石寫到了當時諸強爭霸的險惡國際形勢;寫到了當時中國急需解決的問題在於“力不如人”;那麼隨後他談到了人生抱負,就是“光我神州完我責”。“東來志豈在封侯”則表明了他留學日本的目的不是為了個人前途,也就是說他志向在於國家富強而不是個人得志。

時隔一年,1910年毛澤東是17歲。他第一次離家來到50多里外的湘鄉縣東山小學求學,在那裡他寫了這首《詠蛙》,這首詩被很多人認為是他傳世的第一首詩。詩中寫道:

獨坐池塘如虎踞,

綠楊樹下養精神。

春來我不先開口,

哪個蟲兒敢作聲?

這首詩得到了中共方面文人的一致稱頌。他們評價少年毛澤東通過描述青蛙的霸氣,抒發了自己的抱負和理想,這個評價是對的。但也有很多御用文人進而說這首詩里,毛澤東聯繫人民的痛苦,民族的危急,祖國的前途,寫出了自己立志救國救民的革命抱負。這就完全屬於無中生有了,因為毛的這首詩里的確沒有寫到這個。相反,這個評價倒是完全可以用在蔣介石的第一首詩上。

以這樣的角度來詠蛙,的確是立意新穎,前無古人。毛澤東也確實是在用描寫青蛙來表達自己的人生抱負。但是毛澤東在這裡述說了一種怎樣的人生追求呢?對此很少人深入去想,其實這首詩裏面的後兩句已經作出了非常明確的表達。

“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用白話來解釋就是說,只有我來講話的份,其它的人就都給我閉嘴吧。對於那些不肯閉嘴的人來說呢,結局將是快速消失在青蛙的大嘴裏。

仔細想想,毛澤東的人生軌跡真的可以用這條線串起來。建政前在黨內,建政後在全國,毛澤東的一生可以說是讓其他人“閉嘴”的一生。毛在遵義會議後取得中共最高地位,隨後在延安立足不久就開始了延安整風,開始大規模的讓黨內人閉嘴。49年建政後不久,就從反右開始把閉嘴運動推廣向全體國人。發展到最後文革到達頂峰,全國人除了喊毛澤東萬歲外,再也發不出一點個人的聲音。

回頭看看這一切不都是寫在這首《詠蛙》里了嗎?當年毛鼓勵右派自由發表言論,然後再打壓。毛把這個大陰謀得意的稱之為“陽謀”。現在來看,的確是“陽謀”,因為毛在40多年前,自己17歲時寫的詩里就警告了世界。

“毛澤東思想”靠什麼發展?靠的就是讓別人閉嘴。有意思的是,最近我們看到北航教授韓德強在以反日遊行示威為機會宣揚毛時,面對質疑,不是辯論交流,而是不顧倫理,連扇了一位老人兩個耳光。為什麼,就是要讓別人閉嘴。這樣可恥的事,反而得到了毛左們的支持。

從另一個角度上說,世界上的人有兩種。一種是把國家,社會,他人擺在自己之前的人。蔣的第一首詩表明了他立志想做這種人。另一種是把自己擺在他人之前的人,而毛的第一首詩則極其生動鮮明的表明了這將是他的追求。蔣的一生東征,北伐,抗日,反共,退守台灣,讓歷經危難的中華民國政府延續發展到現在,沒有一種信念是做不來的。毛的一生,在黨內鬥,在黨外斗,不管是多年共事的同志,還是素不相識的百姓,多少人命和他人的痛苦都不會讓其皺一皺眉頭,這些也要靠這種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生觀才能達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