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巨變即將發生:中南海內鬥你死我活 利益集團存亡戰膠着

——中共高官曝北京內部氣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日前,有哈佛學者引述中共高官透露,“中國模式”的經濟改革走到今天,引發中南海內部各利益集團的大分裂,內鬥激烈,呈現你死我活的氣氛,並預言中國將發生巨變。知名經濟學家何清漣表示,所謂“中國模式”就是中共共產權力與資本主義的聯姻,製造了中共不同的利益集團和附屬於這些利益集團的粉紅利益集團,瓜分並掠奪了中國的財富,其生死的背後有殘酷的政治較量。“中國模式”讓80%左右的中國人處於社會底層。

北京的氣氛是“你死我活”

BBC中文網在10月29日報道,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簡稱肯尼迪學院)的威廉·奧弗霍爾特(William Overholt)博士,在香港中文大學出席研討會時透露,一個高層中共官員訪問哈佛時告訴他,“北京的氣氛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奧弗霍爾特在1990年代初曾成功預言中共的“經濟崛起”。

奧弗霍爾特透露的“北京氣氛”,與中共經濟改革的“中國模式”有關。

奧弗霍爾特認為,中共經濟改革遭遇困局,因為這使中共各個利益集團受損,包括金融、軍隊、能源等等集團的利益均會受損。

利益集團阻礙改革,習近平上台後的反腐運動成為打擊利益集團的手段。但副作用是官員變得畏首畏腳,由於害怕被政敵指控腐敗,官員只好不作為,“像課堂上不願回答問題的學生一樣縮在最後一排”。

他說,“這個過程的鬥爭是非常激烈的,一個位居高層的中國官員來哈佛訪問時告訴我,‘北京的氣氛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奧弗霍爾特沒有透露那位中共高層官員的身份。但據公開資料,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一度是中共高官的培訓基地,有中共“海外黨校”之稱。習近平的經濟智囊、中共副總理劉鶴也曾在該學院獲得MPA(公共管理碩士)學位。今年以來,劉鶴因為中美貿易談判多次赴美。

劉鶴日前在黨媒專訪中論及經濟改革,也提到改革困境和官員的“不作為”、“不敢擔當”,與奧弗霍爾特所談內容大同小異。

“巨變即將發生”

奧弗霍爾特稱,無論如何,經濟改革後的政治變化都是不可避免的,政治改革一定得發生。

奧弗霍爾特認為,這是個風險高、難度大的過程;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複雜的一次轉型,沒有可供模仿的對象。

奧弗霍爾特表示,目前已無法像90年代一樣,對中國未來經濟走勢進行預測,唯一可以預測的是巨變即將發生。

不過,他在書中提供了觀察中國的標尺,列出了15對矛盾的改革政策——比如,一方面稱讓市場來對資源進行配置,另一方面卻推出以中國製造2025為主的巨量產業補貼;再比如,一方面提出國有企業的市場化改革,另一方面則在國企內部加強黨的領導;以及,一方面進行強力的社會管控,目的是保持穩定,另一方面卻造成中產階級對於不穩定的風險焦慮,他們於是努力進行資產轉移等等。

何清漣:中國模式就是共產黨政權與資本主義聯姻

知名經濟學家何清漣2017年8月10日撰文表示,習近平將結束江胡時期創立的“中國模式”。對於中國模式,過去習慣定義為“專制制度+市場經濟”,國外研究者為了讓中共能夠接受,說成是“威權政治+市場經濟”,但其實是共產黨政權與資本主義聯姻。

自從2015年股災以來,中共當局發現,中國的資本市場幾乎成了資本大鱷上下其手的逐利天堂,不少企業通過國內星羅棋布的金融平台圈錢,再通過在海外投資的方式轉往海外,外匯儲備3萬億美元的底線幾乎要被擊穿。直到此時,當局才算是領教到一個相對獨立於政府的經濟利益集團的厲害。

粉紅財團生死背後的較量

2018年3月12日,何清漣寫道,有段舊事無論如何都想提一下。1998年6月,受中紀委邀請,何清漣去北京參加一個討論防腐反腐對策的內部會議,何清漣在會上毫不客氣地指出:中國的反腐敗,缺的是高層自律。江綿恆經商的各種傳說流傳不息,如果江澤民總書記不能約束自己的子女,就會起示範作用,上行下效,從高層到基層官員,人人都想“從國家這裡挖一塊”。這種情況,危害國家是顯而易見之事,自身的財富也始終見不得陽光,最後難有好結局。

何清漣表示,20年過去了,利用權力搶錢的中國權貴與富豪越來越惶惶不安,擔心自己步吳小暉後塵。中國有句老話,“奪人錢財,有如殺人父母”,這些“粉紅財團”的生與死,背後卻是習近平與紅色權貴及江胡時代老權貴之間的激烈鬥爭。這種鬥爭正在繼續,並將貫串習近平的第二個任期。

何清漣表示,中國模式讓中國在最短的時間內,創造了數量超越美國的億萬富翁群體,與此同時則讓80%左右的中國人處於社會底層。但到了十九大前夕,北京在政爭硝煙瀰漫之際,明確宣示了抑富政策,宣告中共政權與資本家聯姻的黃金時代將正式結束。

粉紅色財團,在江澤民與胡錦濤兩代領導人執政的20年中,通過中共家國一體的利益輸送機制獲得大發展。習近平2012年10月接任中共總書記之後,從2013年開始反腐,清除了170名部級及副部級官員及附從商人,但並未觸動這些粉紅色財團。但這些粉紅色財團因為恐懼,開始向外轉移資產。

北京權力鬥爭陷於膠着

另外,習近平上台後,通過反腐掃蕩一度掌控政局二十年的江澤民派系,同時削平各個政治山頭,並用鐵腕手段清掃中共權貴掌控的各領域利益地盤,過程中的權力和利益之爭也讓中共繼續分化,不只是江派貪官反習,包括紅二代內部也開始分裂。

其中,隨着鄧小平家族的女婿吳小暉入獄,和鄧朴方“生死之交”樊立勤在北大貼大字報批評習近平,鄧習兩家的矛盾已經公開化。日前又傳出鄧朴方演講稿,力挺遭習當局壓制的鄧小平理論,不點名地提醒北京當局“認清自己的份量”,再次引起外界關注。

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中共內部批評習當局過早拋棄“韜光養晦”的聲音開始抬頭。因此傳出的逼習近平下台的所謂“政變”流言不斷,顯示中共內部又開始激烈的權斗。

日前,習近平“南巡”無講話,定調經濟政策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一再延期。自由亞洲引述分析稱,這說明中共高層就如何應對貿易戰仍然沒有“統一認識”,其背後原因可能是北京的權力鬥爭已陷於膠着。

粉紅財團的主力都有誰?

何清漣寫道,中國的金融領域進入門檻極高,需要審批的金融牌照主要包括銀行、保險、信託、券商、金融租賃、期貨、基金、基金子公司、基金銷售、第三方支付牌照、小額貸款、典當12種。

根據中國數家財經媒體報道,自2002年金融業混業經營放開後,經過十餘年的發展,中信系、平安系和光大系先後完成了全金融牌照的置辦,但民營資本獲得全牌照的就只有版圖龐大的明天系。牌照之爭就是背景之爭,已經集齊或即將集齊金融全牌照的企業共有四類:第一類是以央企為代表的全牌照金融控股集團(以下簡稱金控);第二類是以地方國資委整合地方資源成立的金控;第三類是民營企業建立的金控集團;第四類是互聯網巨頭涉足金融領域形成的小金控。

前兩類當然是國字號的紅色財團,後兩類則是粉紅色財團。由於中國信息不透明,他們背後有什麼人,國內媒體不敢報道。但西方媒體卻從各種管道得到信息(中國高層權力鬥爭的手段之一是向外媒曝料),明天系、阿里系、安邦系、萬達集團等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