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人到中年 才知道餘生並不長

上周,看到一位老同事曬朋友圈:

“願在天國的您一切安好,感謝多年的指導......”

我很詫異,想必是我應該認識的人,便問:“是我們的老同事嗎?我認識嗎?”

他說:“是劉姐啊!你的老搭檔啊,你不知道嗎?”

我一時語塞,竟懷疑自己身處夢境......

沒多久,另一個同事的電話,證實了這個噩耗。

劉姐因為胃癌去世,從檢查出問題到離開,僅僅半年......

新聞中經常會爆料癌症年輕化的事件,看到後,心中雖略有磕絆,但很快便煙消雲散。

可當身邊的人突然離去時,才感覺如此蒼涼與唏噓。

劉姐是我工作上的老搭檔,我們朝夕相處兩年,共同做項目,共同出差,共同挨領導的罵......

從事發至今,我還一直無法釋懷,心中充滿着悲憤和疑惑。

悲憤的是,劉姐是一個公認的好人,老天為什麼偏偏奪走她的性命?

她如此賢德,從不為難任何人,總是為別人考慮,總是以陽光的姿態示人。

當年我做產品經理,業務線虧損,天天被領導罵,想死的心都有。

唯有她不斷地鼓勵我,說年輕人受點苦是好事,一定要忍住,好日子很快會來。

這話猶言在耳,說這話的人卻已經不在了......

我還很疑惑,劉姐雖然50出頭,但是保養得很好,看起來像30歲的人,心態平和,家庭美滿,女兒優秀,沒有不良嗜好,還經常鍛煉跑馬拉松......

這樣的境界和習慣,竟也逃脫不了病魔的狂風驟雨,那麼還有什麼是我們可以掌控的?

難道命運的曲終人散,只是老天隨意打出的一個響指?

抑或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原因?

作家梁曉聲曾在一篇文章中說道:“人過60,就到了送別的季節......”

我想他指的是他們那個年代,在我們這個年代,剛過40,就開始要頻頻送別。

我身邊的中年人,被查出癌症的越來越多,不是聽說,而是真正認識的大概就有十幾位,有同學、朋友和親人。

其中的5位已不在人世。

去年,大新的離去,對我是一個巨大打擊。

大新是我大學最要好的同學,我們都暗戀班花,所以也互為對手。

他笑我是文弱書生,我罵他是類人猿,因為他渾身長滿毛,尤其是鬍子,一天要刮兩次,不然就像硬刺般生長出來。

畢業後,我來深圳,他留在家鄉做金融,長期的喝酒應酬,使身體漸漸不支。

前年年底,他老婆給我發微信,問我認不認識監獄的人,因為有些死刑犯會捐獻器官,她需要活體肝臟。

我立即打電話過去,才知道是大新被查出肝癌晚期,最後的辦法就是肝移植。

我幫不了忙,只能撥通了大新的電話,希望能安慰他一下。

電話是打通了,傳來的卻是大新的哭聲,是的,曾經荷爾蒙泛濫的大新,像個女人一樣,在電話那頭哭個不停,無論我怎麼勸,沒有一句回應,只是哭,大約持續了30分鐘,才掛斷了電話。

去年過年,在大新離世前,我和一位女同學一起去醫院看他。

那時的他幾乎不能說話,曾經濃密的頭髮已不復存在,針一樣的鬍子,也變得灰白和服帖,趴在乾癟的嘴唇上。

當我和女同學離開,走到醫院的院子里時,那女同學突然渾身顫抖,蹲在地上哭了起來,我去扶她,她滿眼淚水地對我說:“他以前真的挺帥......”

當一個人悄然離去,你會發現,消失的不僅僅是肉體,還有他在人們意識中的完整性。

因為再也沒有一個軀殼去承載人格的所有信息,而是散亂地存放在大家的記憶中。

就像那位女同學,對大新的回憶,僅用一個“帥”字便可擔當;

也如眾男同學,對大新的記憶永遠停留在他的豪爽;

而對於我,深深刻畫在記憶中的,卻是針一樣的鬍子,以及電話中的哭泣......

然而這一切,再也無法拼湊出一個完整的大新。

前年,大我4歲的二姐,被查出腦癌和血管瘤,去北京一家著名的腦科醫院做手術。

漂亮的她,被剃光了頭髮,頭上還被紅筆畫了一個大大的圓圈,她告訴我,那就是要做手術的地方。

她手術那天,在手術室外,我見到了眾多患者,無論男女老少,穿着同樣的病號服,頭都被剃得光光的,每個腦袋上,都有一個圈圈做記號。

我突然想起來小時候騎的單車,車胎漏氣後,修理師傅會檢查出漏氣點,然後用粉筆畫上一個圈......

這種聯想有點滑稽,但是一點也不搞笑,反而有種凄涼和無奈。

看到患者排着隊,一個個被推入手術室,又被推出來,就像被推上流水線進行返修的貨品。

有的能修好,再將就幾年,有的沒轍,只能當成次品遺棄。

是的,當時我就是這種感覺,無論你在外面叱咤風雲,還是人微言輕,在這地方,人的屬性都會被剝奪得一乾二淨,等待你的就是一場毫無來由的末日審判。

無論你是文藝青年,還是油膩大叔,只要到這地方,小說中的大團圓,電影中的小浪漫也再也與你無關,所有這些美好,只不過是夢幻泡影,你現在所看到的,才是實像。

寫這三件事,並非純粹地情感抒發,也不想給你添堵。

而是想由衷地規勸和提醒,癌症、死亡這些看起來很遠的東西,其實就在身邊窺視着我們。

根據抗癌協會公布的統計數據,我國癌症發病年齡提前了15-20年,原來50-80歲才容易患上的癌症,已經提早到了35-55歲。

“閻府路上無老少”正在成為現實。

至於什麼原因,不能細說,只能發自內心給你些建議。

盡量在家吃飯吧,安全係數會提高很多;

少吃刺激性的食品,什麼火鍋、麻辣燙,越是色香味俱全的東西越要防着點;

能吃蒸的東西,不吃煮的東西,能吃煮的東西,不吃炒的東西,能吃炒的東西,不吃燉的東西,能吃燉的東西,不吃煎的東西,能吃煎的東西,不吃炸的東西,總之,想盡一切辦法減少對油的攝入量;

不要喝任何飲料,哪怕廣告做得再天花亂墜,也不要相信。你要問我奶茶是不是飲料,我只能說,呵呵,那不是飲料,那是超級飲料;

不要喝酒,不要喝酒,不要喝酒,重要的事說三遍;

35歲後,每年去做一次胃鏡和腸鏡,裏面有息肉什麼的就鉗掉,防止惡化。

你可能會覺得我說得有點嚴重,要知道在這個看不到真相的時代里,你要格外小心。

當下每一次微小的放縱,都將成為壓垮身體的砝碼。

最重要的一個建議就是:無論你再年輕,都不要覺得餘生很長,恰恰相反,人生很短,短到還未高潮迭起,差不多就要帷幕降下。

當你二十來歲,向前望去,風雲千檣,百路通幽,往往會給你一種錯覺,讓你認為人生有無限種可能。

但是,當你走完人生的一半旅途,回頭望去,那就是一瞬間的事,有太多未曾觸及的念想,有太多擦肩而過的遺憾。

更無奈的是,在這個時代的鋼絲上行走,你無法預知跌落的時間,所以,你要時不我待地減少自己的遺憾。

劉姐的寶貝女兒,在加拿大留學,她一直想去陪女兒一陣子,但是工作太忙,想等到退休,差不多女兒大四,就能好好相守......

大新一直沒要孩子,因為他覺得自己經濟實力不夠,想等到有足夠的錢,再生個閨女,把她打扮成公主,讓她過最好的生活......

二姐看完我在大洋路上的照片,一直想去自駕,可是總有做不完的事,一拖再拖,現在血管瘤如同一個定時炸彈,長途自駕沒了可能......

餘生真的不夠長,千萬不要等,只要有能力去做,就不要放過,要把遺憾降到最低。

大膽地去站到你女神面前吧,向她表白,管她冷面相對,最少你試過了;

把你的孩子擁到懷裡吧,儘管他學習很差,你也要告訴他,永遠愛他,希望他永遠開心......別以為這樣的機會很多;

跟你的父母微信視頻,雖然很肉麻,但告訴他們,你想他們,感謝他們對你的付出......這樣的話,現在不說,將來你也不會說了;

現在就穿上你最心儀的衣服出門吧,不要再等什麼特別的日子了,你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特別的日子;

是的,你要把今天當成最好的日子,當成最珍貴的恩賜,不要留有遺憾,成為希望中的自己。

就像一句台詞所說:

你該盡情地跳舞,好像沒有人看一樣。

你該盡情地愛人,好像從來不會受傷害一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良大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