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陳破空:安倍訪中一系列劇情 致北京尷尬無數 其中一個最尷尬

令中共當局最尷尬的,恐怕還是國內民意。在北京,當看到日本國旗(太陽旗)掛滿長安街並在天安門飄揚時,部分中國民眾表示不滿:政府才說日本對侵略中國沒有反省、釣魚島還沒有歸還,為何突然又高規格歡迎日本首相?當聽到日本是中國最大援助國、對中國實行了長達40年經濟援助的新聞時,許多中國民眾大吃一驚:「我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10月25日至2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受邀正式訪問中國。中共官媒的調子,照例把中日關係緩解宣傳為安倍的需要,說成是日方更迫切需要改善日中關係。《環球時報》甚至把安倍打紅色領帶解讀為“花了心思”。在黨媒筆下,曾被中共描繪為“極端反中”的安倍,似乎一夜之間,變成了“親中親共”。

事實上,當下恰恰是北京更迫切需要改善中日關係。今年初,中共副主席王岐山在一個內部會議上發話:“此刻應該靠近日本和印度。”為外交定調。接着,中共官員紛紛出動,到日本傳達修好中日關係的信息。四月份,印度總理莫迪受邀到中國訪問,受到習近平高規格接待。

王岐山所說的“此刻”,乃是中美貿易戰降臨,中美進入全面對抗。中共認為,此刻需要拉攏日本,離間美日同盟;而之所以拉攏印度,乃是要破解美國的“印太戰略”(印度-太平洋聯盟)。

王岐山和中共高層的謀劃,基於功利主義,但多少有些一廂情願。實際上,北京之所以妥協讓步,改弦易轍,對安倍優禮相待,恰恰在於三個無法撼動:無法撼動日本對釣魚島(尖閣諸島)的實際控制;無法撼動安倍的政治地位(安倍已經打破多項政壇紀錄,包括是繼吉田茂之後第二位連任四屆首相的政治家);無法撼動牢固的美日同盟。

安倍訪中前後呈現的一系列劇情,足以讓中方尷尬。

關於訪問中國的日期,中日雙方原先商定為10月23日,那是《中日友好條約》生效40周年紀念日,然而,隨後,日方以安倍需要留在東京出席明治維新150周年紀念儀式為由,把出訪中國的日期推後兩天。其實,作為一國首腦,同日,既出席本國活動,也踏上出訪行程,完全可以安排得過來。顯然,日方有意錯開所謂友好條約紀念日,以顯示當下日中關係的真實溫度:不冷不熱,互存戒心。

安倍臨行前透露,將終止長達四十年的對中援助,即ODA(日本政府開發援助),包括對中國的低息貸款、無息貸款和無償援助。選擇這個時間點宣布,對日中關係寓意重大:一方面表明,日本幫助中國實現現代化,目標已經達成。正如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於2008年訪問日本時承認:“沒有ODA,就沒有中國的現代化”。另一方面表明,日中國力和關係都發生了根本變化,沒有理由讓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去經援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如今的日中關係,本質上是競爭關係。

東京起飛前,安倍發推特:“羽田機場晴空萬里。”安倍到達北京後,日本駐中國大使館發佈相片,顯示當日東京晴空萬里,北京霧霾瀰漫。實際上,當日的北京,空氣達到中度污染,部分地區達到重度污染。環境對比,折射中日兩國的發展軌跡。

安倍回到日本後,第二天,就熱情迎接印度總理莫迪的到訪,不能不說,這是一個有心的安排。說得淺一點,是在中印兩個亞洲大國間尋求平衡;說得深一點,是宣示:由日本首先倡導而後獲得印度、美國和澳大利亞響應的“印太聯盟”,決不會因為中共的暗中拉扯而改變。

令中共當局最尷尬的,恐怕還是國內民意。在北京,當看到日本國旗(太陽旗)掛滿長安街並在天安門飄揚時,部分中國民眾表示不滿:政府才說日本對侵略中國沒有反省、釣魚島還沒有歸還,為何突然又高規格歡迎日本首相?當聽到日本是中國最大援助國、對中國實行了長達40年經濟援助的新聞時,許多中國民眾大吃一驚:“我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其實,中國民眾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事情還很多:包括北京首都機場、北京第一條地鐵線、上海浦東機場、京秦鐵路、重慶城市鐵路、大連港口、青島港口、深圳港口,武漢、西安、蘭州等地機場,等等,共計三百多個大型項目,都是日本援助的結果。

更有許多中國民眾所不知道的歷史真相:毛澤東婉拒日本首相田中角榮的當面道歉,反而感謝日本侵華,毛說:沒有日本侵華,就沒有共產黨(從國民黨)奪權的勝利,更不會有今天的會談。二戰期間,中共假抗日、不抗日,暗中與日軍勾結,共同打擊浴血抗戰的中國軍隊(國軍)。中共《人民日報》曾多次發表社論,聲明:“琉球群島包括尖閣諸島”;“這些島嶼在過去任何國際協定中均未曾被規定脫離日本”;所謂“中國絕不放棄對琉球的主權”的說法,是美國的捏造,是對中日兩國“惡毒的挑撥”,“目的在於打擊沖繩人民要求把沖繩歸還日本的強烈情緒。”……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