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程坦:圍繞大法官提名較量民主黨人犯下致命歷史錯誤

美國當地時間10月3號晚上,FBI完成了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的補充調查報告。這份補充調查報告一份被提交給了白宮,另外一份被送到美國參議院。按美國參議院慣例,從周四一早開始,參議員們就可以在專門的保密室輪流閱讀這份報告。

受國內媒體的誤導,許多中國人認為這份FBI的補充調查報告或證明卡瓦諾涉嫌不法,其實在上周參議院的聽證會之後,這份FBI的補充調查報告只是完成最後一項法律程序,民主黨試圖阻擋特朗普這項提名的努力,最快本周五就會受到徹底失敗——如無意外,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很快就會通過參議院全體會議的最後審查。

在我之前的三篇相關文章中,重點介紹了美國三權分立制度的基本常識,以及美國聯邦大法官在美國政治中舉足輕重的作用。這項大法官提名之所以引起美國億萬民眾的高度關注,主要有以下兩個原因:

第一,美國法官是終身制,除非其本人辭職,可以一直干到被上帝召喚為止,而特朗普提名的卡瓦諾不但年僅53歲,可以再幹上幾十年,而且其在美國社會一向爭議巨大的墮胎、持槍權和非法移民問題上,一向持有鮮明、堅定的保守立場,即與民主黨的政治立場不同,而與共和黨的價值觀相同。可以講,這樣一名著名的保守派大法官一旦任命,對美國未來政治走向的影響,甚至超過只有最多連任兩屆的美國總統。

第二,民主黨為了阻止特朗普這項提名,可以講無所不用其極,民主黨先是在參議院一再拖延這項提名的表決,之後民主党參議員又抓住媒體爆料出的卡瓦諾"性侵醜聞"大做文章,明知卡瓦諾先後經歷過6次FBI的任職背景調查,個人品德操守無懈可擊,所有的指控都缺少必要的證據,但為了阻止特朗普這項提名,不惜聲稱掌握了卡瓦諾性侵的"可靠證據",又是舉行聽證會,又要求FBI進行補充調查。

上周參議院的公開聽證會,長達8個多小時,上億美國民眾拋開手頭工作,全程觀看地電視實況轉播。可惜,"受害人"對於卡瓦諾36年前(17歲)時的性侵指控,還是沒有提出任何證據,只是聲稱當年未成年的卡瓦諾意圖在同學聚會時對她性侵。卡瓦諾則予以堅決否認,"受害人"所稱的目擊證人和其他同學,則強烈否認"受害人"所做指控,相反,65名卡瓦諾高中、大學同學和後來的共事的女性,一致證明卡瓦諾為人正直,從未聽聞其有過性侵醜聞。

凡是看過電視轉播的人,只要不懷偏見,都會認為"受害人"在說謊。有意思的是,事後民意調查顯示,認為"受害人"對卡瓦諾性侵的指控屬於說謊的美國人高達70%,而無法表達意見和相信"受害人"沒有說謊的僅各佔超過10%。這說明,即使是民主黨的鐵杆支持者,以及那些對卡瓦諾的政治立場極為反感的美國自由派人士,也多數認為對卡瓦諾的指控是故意說謊。

需要說明的是,除了同意出席參議院聽證會的"受害人"福特,還有3名女性向媒體爆料遭卡瓦諾性侵,這3人都是福特高中和大學的校友。這幾位指控被卡瓦諾"性侵"的女性,有如下共同特點:第一,都是典型的自由派人士,或民主黨的鐵杆支持者;第二,對卡瓦諾的指控全部發生在30多年前,而且除了她們自己的說法,沒有任何其他的旁證,或者她們聲稱的在場目擊者全都否認發生過這樣的事;第三,幾位"受害者"都被她們的親友揭露出有公開說謊的習慣或違法事實。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幾名站出來指控卡瓦諾"性侵"的"受害者"受到了民主黨的指使,但民主党參議員們抓住此事大做文章,而特朗普和共和黨人明知道民主黨人在胡攪蠻纏,但迫於美國社會近年來高漲的反性侵浪潮,卻不敢利用共和黨在參議院的多數席位強行通過這個提名表決。

在美國主流媒體推波助瀾的巨大壓力下,特朗普和共和黨人冒着這項大法官提名可能被民主黨人拖黃的風險,不但答應了民主黨人召開聽證會的要求,而且被迫承諾就"性侵"指控讓FBI進行補充調查。

只是讓民主黨人萬萬沒有想到,即使是對卡瓦諾的指控最為堅定、有力的"受害人"福特,在長達8個多小時的輪番質證中,最後也不得不承認只是她自己"感覺"到卡瓦諾有性侵自己的意圖。最令美國民眾失望的是,福特的律師原先聲稱福特通過了測謊調查,但遭受輿論普遍質疑之後,無論是福特的律師還是曾經替福特背書的民主党參議員,至今卻拿不出這份測謊報告。

眾所周知,美國法律規定,在國會聽證會和法庭上故意說謊是重罪。不過,要將福特以說謊定罪幾乎沒有任何可能,因為即使沒有任何證據支持福特的指控,但法律上要認定福特故意說謊同樣沒有證據。正因為法律上無法將福特以說謊定罪,被愚弄的美國民眾,特別是中間選民,極可能將不滿發泄到民主黨人身上。

民主黨人為了阻止卡瓦諾的大法官提名,不惜與一名說謊者合作造謠抹黑一名正直法官的行為,觸及了絕大多數美國人難以容忍的底線,犯下致命的歷史錯誤。這很可能會讓民主黨人在11月份進行的美國中期選舉中付出慘重的代價——喪失因"鐘擺效應"本可能獲得的國會兩院多數席位。

美國圍繞卡瓦諾大法官掀起的鬧劇,那些對特朗普恨之入骨的美國極端自由派人士、所謂主流媒體與部分民主黨人,現在不管特朗普說什麼、做什麼,都一律加以抵制,甚至不惜造謠抹黑。不過,我相信在美國這個信息來源自由和價值多元的社會,大多數人還是能分辨基本的是非對錯。這正是美國與中國的最大不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銳見銳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