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貧困縣負債率336% 地方債居然這麼用!許家印為何「誠惶誠恐」?

前幾天在網上看到一則新聞,官媒人民日報報道有8個貧困縣被約談,其中湖南汝縣因為大舉借債,2017年底負債率高達336%,而被作為典型案例通報。

336%的負債還能活得好好的,恐怕也就只有跟着姓趙才能辦到了,否則只要稍微引發擠兌,立馬就能破產,到時縣委縣政府真的要淪為賣樓還債的地步了。

而且這樣的負債率說明根本沒拿錢干正事,投出去基本沒法形成資產才會成這樣。

果不其然,這般借債居然是用於搞形象政績工程,僅僅被叫停的就有663個,已經完成的還不知道有多少。

像這種事情是個人都知道是肥差,這時就會真正體現什麼叫“官商合作”。

一般來說,就是通過招投標的時候放水,讓指定公司拿下項目,這種公司一般就是他們親朋好友把持的,如果資質不夠,就會給當地國企,國企再轉包給他的親朋好友,拿下工程後,肯定是報最高的價做最差的質量,只要不當場爆炸就行,中間全是利潤。

而且這樣還有個好處,因為質量是最差的,所以動不動就要再修補,永遠不缺錢,“良性”循環。很多地方國企本質就是當個白手套,幫助當地官員把錢洗進自己口袋,其他什麼也不要干,這也是為什麼你會感覺似乎上上下下全是一幫吃乾飯的。

但17年底的事情拿到現在說,而且是在壓縮政府開支,限制政府債發行了大半年,央行又突然釋放2650億MLF用於給地方政府舉債的時候,基本可以肯定是中央對地方政府的一個警告,債是一定要的,但要節制點,吃相不能太難看,小心日後拉清單。

不過人民網的原文並沒有被大量傳播,可能是標題太官方,流傳最多的是新京報文章,所以很多人並未看到原文,有個地方特別好玩,廣西和貴州都有被約談的,但他們的理由卻是——

前面說的是亂花錢,這個是給了錢不懂花,也被通報批評,可見我天朝趙家執意要再次上演印鈔大戲,印得慢了也是一種罪,搞不好就成了“拖中國發展的後腿”,跟前文《世上最難的不是證明東哥清白,而是在天津當官》里,天津通報撤職天軌交董事長一樣,是“思維觀念僵化落後”。

我知道,很多人心裏“基建=房價漲”,很多人真的有來問我文章到底是不是想讓大家買房。但我不是什麼房地產專家,不過最近一些現象你們可以參考一下。

今年1月,朗詩綠色地產更名為朗詩綠色,去掉了地產兩個字。

3月,時代地產改名為時代中國。

7月,龍湖地產改名為龍湖控股。

8月,萬達地產更名為萬達商管。

9月4日,萬科房地產更名為萬科發展。

9月13日,保利地產正式更名為保利發展。

據稱,目前前十的地產商中只有中海的名字里依然保有地產。最值得玩味的是保利,作為央企,現在也加入到了“去地產”大軍中,要知道保利可是某位元帥家的,而且是在後來各種鬥爭中毫髮無損活得最自在的那位。

而另一位被稱為“最有政治覺悟”的老闆上周也說出了一番讓人驚愕的話。

這話說的是誠惶誠恐,不知道是遭遇了什麼要這麼急於表態,不過也沒準是因為被冰冰牽連了點什麼,誰知道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三十三談經說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