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謝燕益:與統治者比成本 比誰先死掉!蝴蝶振翅可以引發海嘯

————論公民不合作運動

凡是有利於他們的盡量避免,凡是不利於他們的盡量促成,從不跟他們玩到習慣自己玩,畢竟專制統治既得利益集團完全是寄生階層,他們被私慾、貪婪與人性的軟弱所劫持,缺乏堅強意志及精神力量。假如一個社會的經濟總量減少20%的時候民間尚可保持基本生存,而專制統治集團由於其不斷攀升的財政需求難以維繫將會發生垮塌或者裂變的話,不合作運動就是要達到這樣的目的,一隻蝴蝶煽動翅膀或可引發海嘯!

公民抵抗運動分為消極行為與積極行為,不合作運動就是消極行為,消極行為又蘊含著積極因素。人人都可以根據自己的承受能力採取可承擔的方式。在專制體制下,所有人都是受害者,無論勞工、企業主、農民、教師、警察、法官、草根、精英,無論你富有還是貧窮,不管是由於教育、求職、創業、醫療、養老、住房、稅收、投資、疫苗還是食品、消費、安全、福利、獎懲、退伍、失業、司法、救助等等原因,包括所有體制內官僚乃至專制既得利益最高統治者,社會信用體系崩塌之時,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

理論上,公民不合作運動或者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可以讓任何政權破產,但是它也需要一定的社會條件,第一是政權的合法性即民意民心,第二是經濟狀況。假如一個政權處於上升期,並且它實施的政策還能讓更多人受惠,另一部分人也還有希望,那麼不合作運動就不會有足夠的民意基礎。假如一個政權的合法性儘管遭到了某些質疑但它的經濟狀況運行良好還有上行的空間,財政收入也足以維繫專制統治現狀,那麼不合作運動的成本就比較高,不容易取得成功。假如一個政權民心盡失、民怨沸騰,並且經濟下行甚至處於崩潰的邊緣,生利者寡,食利者眾,財政捉襟見肘,那麼無疑公民不合作運動則恰逢其時。

一、不合作運動的經濟基礎

專制體制大大增加了民生的成本並導致風險無處不在。我們不可能一方面反對專制體制另一方面又要依賴這個生存體系。要改變現狀,不成為維繫它的一個因子,加快解構它的進程,並試圖構建一個新的體系就要走出一條不同的道路。不僅在政治理念上,還要在具體行動上、經濟上、社會合作尤其是利益機制上形成這樣一個局面:專制極權的維繫成本越來越高而民間力量成長的成本不斷降低!那麼,首先從公民不與統治者合作、盡量較少與統治者合作開始。這就需要第一、民間最大限度的回歸自然經濟、消費最小化,改變我們的生活習慣。我們一方面因為商品的昂貴,其質量、安全無法保障可以盡量減少消費、避免消費,促使市場及企業降價以降低民間生存成本,另一方面迫使市場及企業無法為專制統治持續造血,避免供養寄生集團。比如,在一定時期內,看看到底什麼是我們的必需品,我們好好想一想,我們是否生活在比較中?其實維持基本生活的成本是很低的,去除一切攀比、浮華、虛榮的因素。我們能租房為何要買房?我們能坐公交為何要買車?既然通貨膨脹如此嚴重、社會信用體系完全失效我們為何還要參加社保等等?我們不要試圖依靠政府或者他人為我們提供保障,我們需要自己尋找出路,順勢而為,心念造物!在經濟危機的時候切忌投資,做發財夢是十分危險的。長痛不如短痛,要想不被奴役不當豬狗就得忍耐一時!

二、降低成本推動構建公民共同體

英國古典經濟學家亞當斯密早就指出:“貿易創造財富”。說得更直白一點,交換帶給人們價值,現代社會為此提供了充分的條件。公民首先從回歸自然經濟開始,站在這個基點上逐步走向公民之間的交換與合作,培養新的生活方式,看看身邊的人,傳播不合作理念,其實也是不合作志願者之間開始合作的契機。交換創造價值,民間通過各種形式相互交換降低生存成本,利用互聯網線上線下幾乎是不可遏制的。思想、信息、服務、便利以及舊物資的共享交換,以各種簡便靈活的方式。進而言之,一個社會的改變乃至一個事業的成功,不僅需要信念還需要形成利益機制、組織聯合與自治。形成各種不同的共同體對抗專制強權將民間沙粒化、原子化的政策。形成一個個自助、互助機制,運用比如現代的保險理念、基金理念等思維模式,大家把各自一部分雞蛋哪怕是極少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有錢出錢、沒錢出力共度難關。能夠讓為了共同事業付出的人無後顧之憂,盡量做到權責相對應。由於大家形成的互助權利義務關係,就會大大降低各自的邊際成本,提高大家整體的邊際效益。隨着規模的不斷擴大,這個邊際成本越來越低,邊際效益越來越高,使得所有成員都能夠受益。正義感在社會中會更有力量,由此帶動整個社會向自生的利益機制、自助互助公益聯盟邁進。

當一個社會中有百分之一的不合作者,他們的思想理念、生活方式不可能不輻射影響到其親人、朋友、社交圈子,那麼,隨着經濟形勢的不斷惡化、專制統治進一步腐朽墮落殘酷盤剝,被統治階層尤其是底層的資源會越來越稀薄,從開始的理念認同到形成現實的生活需要、生活方式,不合作的群體由此開始壯大起來,這勢必在經濟上大大降低民間的成本而使專制權力的供血不斷減少。

與統治者比成本,比誰先死掉!經濟上降低民間成本,增大統治者的成本。凡是有利於他們的盡量避免,凡是不利於他們的盡量促成,從不跟他們玩到習慣自己玩,畢竟專制統治既得利益集團完全是寄生階層,他們被私慾、貪婪與人性的軟弱所劫持,缺乏堅強意志及精神力量。假如一個社會的經濟總量減少20%的時候民間尚可保持基本生存,而專制統治集團由於其不斷攀升的財政需求難以維繫將會發生垮塌或者裂變的話,不合作運動就是要達到這樣的目的,一隻蝴蝶煽動翅膀或可引發海嘯!完成現代轉型本質上是兩種意志的較量即自由公民意志與奴役特權意志、和平民主意志與暴力專制意志,二者的較量在各個層面、各個領域展開不是一次、二次而是千百次、無數次。不合作運動不僅是經濟上的比拼,也是社會信用、經濟上的恢復與重建、公民社會建構最終形成公民共同體的過程。從長遠來看,公民不合作運動符合無論草根精英、體制內外各方的利益,確立這個信念,直到專制極權撐不過為止。我們都知道,一些不合作運動,最後不僅在經濟上而且發展到工人罷工、學生罷課、商人罷市、司機罷運、和平集會、遊行示威、無代表不納稅、反洗腦、反愚民,揭露、曝光罪惡等各個方面,這些義舉都成為驅動人心變革的力量。

三、不合作運動的法權內核

沒有公民的合作,任何政權一天都不可能存在。非暴力作為一個原則,道義和真理是最有力的武器,消解專制統治的資源,把民間的資源力量整合起來。無論左派、右派,改良派、革命派,激進派還是保守派,無論草根精英、階層族群,不合作運動成為最大公約數。不合作運動不僅僅是一場經濟戰,它更是一種強大的意志,不斷喚起公民意識、主體意識。在不斷確認及爭取自然權利的過程中推助整個社會覺醒。另一方面,不合作運動將時時彰顯專制統治不合法這一事實。儘管專制統治者往往以國家之名、法律的名義發號施令,實際上他們的行為不是法律的意志、國家的意志。由於他們的貪婪與恐懼,越來越多的以虛假的人民利益、公共秩序、國家安全之名侵犯人權,任意增加公民義務、限制個人自由的內容充斥在法律及行政命令當中。公民的一切自由、隱私均至於公權力的侵奪之下。他們以法律和命令的形式默許乃至直接授權警察、軍隊、官僚、情報系統作惡犯罪,採取更極端的方式壓制殘害公民。此時意識形態成為隱性的法律,法律成為公開的意識形態對全民洗腦。當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完全被專制既得利益集團所劫持綁架,立法、司法、行政都必然走向反動的立場,不可避免淪為維護專制統治、特權既得利益的手段,這就導致整個法律體系、法統效力的日益喪失。

專制既得利益集團僭越凌駕人民主權往往以人民之名,他們導演的無論任何立法、司法、行政根本不是國家的意志、法律的意志、人民的意志而是個別人的意志。人們需要將個別人的意志與國家意志、法律的意志加以區分並時常闡明這個道理。個別人、個別集團的意志不僅不能代表國家、代表法律而且可能因其違法性是反國家、反社會、反人類、反文明的。這種僭越之舉無論從日益形式化的國內憲法還是從聯合國憲章、世界人權宣言、一系列國際公約以及自然法、基本的道義要求上都可以找到根據,各種社會事件的發生都是揭發與闡明的機會。

當不義公開進行,抵抗就成為義務!每一次面對倒行逆施,面對強權、罪惡發生時,我們自知未必能改變這一結果,但是我們需要以各種方式正告那些作惡者,他們的行為是錯誤的,他們貫徹的並非國家意志、法律的意志而是個別人、個別利益集團的非法意志,作惡的後果不僅損害族群同胞也將奴役自身,大家都是奴隸!作為一個公民不僅不應當遵守執行個別人、既得利益集團的意志而且還有義務抵抗、揭露它。長期受到違法意志驅使的警察、法官、執法者自然也越來越缺乏道德感,他們需要進一步了解自身的角色及歷史後果。作惡從來都是具體的,永遠只有個體作惡者沒有國家作惡者。被分離出來的個體作惡者需要獨立面對歷史責任,誰也無法保障作惡者的當下和未來!爭取絕大多數的不作惡者或不主動作惡者。不合作運動以充分的理據及道義力量努力促成一種格局,讓譖越國家意志、法律意志的篡奪行為、犯罪行為不斷揭示出來,讓那些邪惡不法分子日益陷入孤立的境地。

願意加入到不合作運動中來的體制內朋友,就像自己能做到的那樣消極怠工,用自己的方式抵製作惡、抵制對人民的盤剝壓迫,從不作惡、不主動作惡開始,以法律之名,用合法對抗非法,槍口抬高兩寸,消解非法命令,進而以自己的方式記錄保存種種罪惡的證據!

一方面專制統治者對內奴役壓迫人民肆意暴虐不擇手段,另一方面專制統治者意圖向外展現一種和平、良善、寬容、守法的形象。不合作運動需要在國際上充分揭露各種謊言、假象以及權宜之計,讓他們的信用破產。對於專制統治者來說,聯合國憲章、人權公約、貿易規則、國際法等等不過是其維繫既得利益的擋箭牌。人類的自由、尊嚴、文明作為一個整體的不可分割性在專制集團的不斷滲透、擴張中正在遭受空前的蠶食。文明世界對於維護人權、遏制專制極權需要形成一套有效的國際機制,不深入了解極權社會的內幕與真相,就不可能產生有效的防禦瓦解機制,充分意識到不合作運動在摧毀獨裁勢力構建民主社會中的重要作用。

四、建立規則與契約精神

組織決定力量,力量決定結果!毋庸諱言,過去二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裏,民間社會始終無法解決的問題就是組織問題!始終走不出這個歷史的三峽之地。一方面是專制統治的高壓政策,另一方面是由於組織成本過高的問題。降低社會組織成本的關鍵就在於建立規則與契約精神。大家把各自一部分雞蛋哪怕是極少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形成自治互助的權利義務關係,大家誠信守約,這就是契約精神。不與統治者合作,民間要講規則、講契約。從講議事規則到講組織規則、合作規則形成利益機制。大家願意拿出一些雞蛋放進一個籃子里,風險共擔利益共享,降低各自的成本和共同成本,擺脫官方沙粒化、原子化的陰謀。擺脫狹隘的專制文化意識,己欲利則利人,開放、合作、分享與競爭正是成功的關鍵。在四十年市場化及信息化的社會條件下,民間社會產生一個個講誠信、守規則的公民共同體是完全現實的。自治互助的公民共同體不斷累積社會信用成為一種資源,在面對更複雜的挑戰時,公民共同體自然就有了話語權,按照規則、民間的方式解決問題。跨地區、跨行業、跨領域、跨族群、跨階層的合作,通過規則不斷降低成本,逐漸形成一個普世價值的社會體系,這就是民間建構新的法權體系的雛形。

不合作運動的對手從來不是一個國家、一個政權、一個黨派而是極少數的不法分子、邪惡分子。他們往往隱藏在權力體系之內,濫用手中權力劫持綁架國家、社會。他們的所作所為,完全是非法的。他們推行的政策法律和各種陰謀無不充斥着反文明、反人類的強權意志。毋庸諱言,不合作運動面對頑固的既得利益專制保守力量充滿了種種艱險與挑戰,但是不合作志願者們千萬不要低估當今世界海內外普遍的覺醒力量乃至體制內部的法治力量、正義力量,各個方面正在積聚起巨大的變革能量!

五、愛你的敵人--不合作運動的宗旨!

抗爭得權利,實踐出自由!在追求人權事業的道路上沒有失敗者只有勇敢者!隨着不合作理念被廣泛傳播於各個群體、各個階層,先進的公民們勇擔人道使命,匯聚成一股不可阻擋的時代洪流!通過千百次合法意志與違法意志的較量推動社會變革,打破舊的法權體系形成新的法權體系直至終結崇拜強權的歷史。舊官僚體系的腐朽墮落已無法因應歷史巨變,政權的倒塌、社會失序與動蕩不可避免會隨時發生。不合作運動不只是揭露與抵抗,更需要站在彼此的立場,站在自我救贖與族群救贖的立場上,以博大慈悲的胸懷,向專制統治既得利益集團、軍警、官僚等暴力機器傳遞自由、平等、愛的聲音!我們彼此承認人的有限性、人性的弱點。不合作運動還需要通過一次一次堅決果敢的行動讓專制統治者知曉,一個覺醒的生命個體勝過任何世俗的組織、集團、政權乃至國家機器,建立起向善的普世價值信仰的生命個體是不可戰勝的,他們可以被肉體消滅,但卻永遠不可戰勝。對於當今的世界尤其中國來說,這是一個人性覺醒神性復歸的時代,在這個時代里,千千萬萬覺醒的生命正在擔負起人道使命,他們已不可能像他們的先輩那樣長期被奴役壓迫蜷縮在專制鐵蹄之下!不合作運動需要向專制統治者傳遞“愛你的敵人!”的聲音,專制統治者需要知曉,民間的力量並非要取彼而代之不,這場中華民族融入文明進程的現代轉型是無法改變的,是主動因應歷史巨變站在正義的一邊承載自己的歷史使命,與普天下中華兒女站在一道通過信仰、文化、制度的建構共同克服人性的弱點結束專制歷史奔向自由之途還是負隅頑抗被歷史淘汰需要做出抉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