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遠征軍唯一走出野人山女英雄成「特務」

劉桂英是遠征軍唯一走出野人山的女英雄

1942年,中國遠征軍第一次遠征失敗,數萬名遠征軍穿越原始莽荒的“野人山”回國,因為疾病流行,缺醫少食,再加上瘴氣瀰漫,這短短數百里的叢林之路,竟變成了吞噬至少一萬五千名遠征軍將士的死亡之路,由此也寫下世界軍事史上最悲慘的—幕。

而當僅存的這寥寥無幾的官兵奇蹟般走出“野人山”的時候,迎接他們的人們此時無比驚訝地發現,這其中竟然還有一位女性,在所有生還者的名單當中,他們第一次在性別那一欄里填下了一個女字。這位奇蹟般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叫劉桂英。

這位唯一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女英雄,卻在“反右”開始以後,因為有隨遠征軍出國打仗的“歷史問題”,被當作“黑五類”、“國民黨女特務”揪了出來。1962年,她被遣送到農村進行勞動改造而遭受長達30年的迫害。

抗日戰爭爆發後劉桂英加入國民革命軍

1920年,劉桂英出生在長沙郊區一個貧寒的農民家庭里。她3歲那年,長沙久旱無雨,因為家裡的農田顆粒無收,家人實在養不起她了,只好忍痛把她送給長沙一戶姓劉的人家當養女。在她10歲那年,養父和養母相繼病逝了,養父的好朋友韓叔叔把她送到長沙貧女院安身。

1937年,在貧女院裏面學習了7年的劉桂英以第一名的好成績考入長沙市湘雅醫院護士助理班學習護理知識。抗日戰爭爆發後,劉桂英和幾名熱血青年一起報名,被編入國民革命軍第五軍新二十二師野戰醫院,成為了一名護士。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此後一個月,馬尼拉、吉隆坡、新加坡、香港相繼失陷,七萬美菲守軍無條件投降,13萬英聯邦軍隊向三萬日軍掛出了白旗,日軍勢如破竹,兵鋒直指緬甸。

應英國邀請,為保衛西南大後方,保衛當時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國際交通線——滇緬公路,1942年1月,中國國民政府命令國民革命軍第五、第六、第六十六軍及第二百師十萬精銳,組成“中國遠征軍”。

1942年3月,十萬中國遠征軍進入緬甸浴血奮戰,轉戰1500餘公里,使日軍遭到太平洋戰爭以來少有的沉重打擊。然而由於英軍屢次臨陣脫逃,5月1日,日軍進佔曼德勒,中英聯軍全面潰敗。1942年5月9日,日軍攻克密支那,切斷了遠征軍回國的所有通道,三十八師師長孫立人聽從史迪威將軍的勸告,率部向印度退卻。而中國遠征軍的副司令官杜聿明,因為英美方面要求中國軍隊以難民身份撤入印度,而斷然拒絕了戰區參謀長史迪威的這個命令,他電請蔣介石同意之後,選擇繞道密支那北部的“野人山”輾轉回國。

“野人山”位於中印緬臨界地帶,是一條長達400公里的狹長河谷,這裡山嶺縱橫、河流密布,傳說有“野人”出沒,當地人給這個地方起了個名字叫胡康河谷。所謂胡康,在緬語當中就是“魔鬼出沒的地方”。

劉桂英是唯一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

進到“野人山”,劉桂英看到這個原始森林無邊無際,像海一樣看不到邊,四周的山峰高得插到雲上,像個天柱一樣,那些低矮的山丘就像海浪一樣,身邊的古樹,枝葉搭起來了,根本連陽光都透不過,黑洞洞的,灰濛濛的,空氣特別悶。

進入“野人山”不久,遠征軍將士即迎來了熱帶原始叢林肆虐無常、危機四伏的雨季,將士們的衣服就沒幹過。不時發生的山洪沖走不少人,甚至有時整個班被沖走。大家很快就迷失了方向,和外界的聯繫也隨即中斷。數周后,部隊全面斷糧,從杜聿明到士兵都只能靠樹皮草根維繫生命。越來越多的遠征軍將士掉隊、倒下,部隊所有的建制已不復存在,三三兩兩的士兵各自結伴而行。不到1米5、身材瘦小的劉桂英,和護士班的四個女戰友走在了一起。

一天,女護士小孫在尋找食物時,突然被毒蛇咬傷,經過姐妹及時搶救,雖然脫離了危險,但身體已極度虛弱,跟在隊伍後面走。突然,劉桂英聽到小孫一點嘶啞的救命聲,回頭一看,竟然狼把她叼跑了,有人開槍嚇走了狼,可小孫的食管已經被咬斷了,無法救活了。活潑好動的女護士王平,也倒了下去,再也沒有醒來。

每天大批將士因飢餓、疾病或食物中毒死亡,蟻蝗吸血侵蝕,大雨沖刷下,數小時內就變為白骨,遠征軍回家的路,白骨累累,前後相繼。在最絕望的時候,劉桂英也才真正知道什麼叫希望,那甚至不是用什麼信念、理想可解釋得了的東西,那恐怕就是一種很本能的求生欲,那是無論如何要活下去的一口氣,那也是潛藏在這個弱小女子心裹,連她自己也沒有發現,可是在這個時候卻突然爆發出來的一種力量,一種神奇的生命的勇氣。她曾大聲呼喚戰友,給他們鼓勁,讓大家堅定生的信念和勇氣。

也不知走了多少日子,一天,劉桂英和掉隊的幾個遠征軍士兵艱難地爬上了一座陡峭的山峰。大家看見一些紅的、綠的、黃的棚子,一片廣闊,藍藍的天,陽光也特別的燦爛,就這樣,劉桂英和最後走出“野人山”的一批戰友被送抵中國遠征軍位於印度朗姆茄的基地。劉桂英是唯一活看走出“野人山”的女兵。

“反右”運動中被當作“國民黨女特務”慘遭迫害

整個朗姆茄基地只有劉桂英—個中國女兵,大家都很照顧她。新二十二師的師長廖耀湘和他的夫人黃伯容熱情地請她到家裡做客。著名畫家葉淺予先生專程從重慶趕過來為她畫像,並且送給她一張作為紀念。劉桂英一直珍藏着那幅畫像,奉為至愛。幾個月以後,她和男朋友在朗姆茄基地舉行了婚禮。1943年,她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1945年1月,中國遠征軍對盤踞在“野人山”的日本第十八師團進行反擊戰鬥,取得了勝利。隨後,劉桂英夫婦抱着女兒回到了闊別3年的祖國,在安徽懷寧安家。

後來,劉桂英在當地一所小學謀得了一個教師的職位,她的生活才逐漸安定下來。

1958年,“反右”運動中,因為有隨遠征軍出國打仗的“歷史問題”,劉桂英被當作“黑五類”、“國民黨女特務”揪了出來。1962年,她被遣送到農村進行勞動改造。一個接一個的磨難,再一次把劉桂英推向了絕境。

劉桂英說:我想我那個時候不如一隻狗,狗主人打了它,還“汪汪”地叫兩聲。你不能作聲,低着頭,批鬥得最厲害的時候就想到“野人山”,他們死了,死得好,不然他們也要受這個苦。我現在生不如死,在“野人山”的時候你都沒有想到過要死,但是在批鬥的時候想到過。

1988年,劉桂英二女兒申霞無意間看到遠征軍第一軍軍長孫立人在北京受到表彰的消息,她馬上告訴一直生活在懷寧石牌鎮的媽媽。於是,劉桂英就寫信和中國美協的葉淺予先生聯繫。在葉先生幫助下,1990年,蒙辱受難30多年的劉桂英才獲得平反,恢復了教師身份,按照退休教師的待遇領取退休金。

作為遠征軍抗日的“活檔案”和“活化石”的劉桂英老人,前幾年,她和遠在美國的廖耀湘夫人取得了聯繫,她倆經常通信,談談遠征軍的往事。

8年抗戰10年教書30年下放劉桂英一生歷盡坎坷

數萬為國遠征的將士長眠他鄉,在中共竊取政權後,活着回來的女英雄在她的餘生卻遭遇貧苦困頓和批鬥漫罵攻擊。

中國遠征軍的將士付出了難以想像的巨大犧牲,遭遇失敗,敗退“野人山”,1000多傷兵帶不走,傷兵員說:“師長給我們留一點汽油吧!”結果全部自焚殉國,爬過“野人山”也是付出了沉重慘烈的代價,山洪野獸飢餓疾病奪走多少中華兒女,永遠長眠“野人山”。

我們已經很難再詳細的知道他們當年的戰爭故事,但是我們要做的是把這些事情傳播歌頌下去,讓後代子孫知道要紀念他們,不要讓一些人混淆了視聽竊奪了英雄的稱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