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太陽雨:600億 大多進了他們自己的口袋

之所以能在國際上如此瀟洒地大手筆揮霍,表現地像個大財主,完全仰仗於咱自身制度的優越性。共產主義實行公有制,舉國財富盡數收歸集體,然後掌管這個「集體」的人,就富得流油。而且眾所周知,共產黨人是沒有祖國的,所以送錢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心理障礙。

600億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中國人對錢都比較敏感,而且還是美金,這要是全給劉強東,估計可以免於強J控訴30000次;給了王健林,也可以幫他重回首富寶座;給馬雲,估計可以讓他放棄阿里巴巴;給霸座男孫赫,他完全可以包下高鐵百輩子不用讓座;給了滴滴司機,至少可以放過六千萬女乘客;給龍哥,可以訂做365套鋼鐵戰衣,每天不重樣;要是買美國大豆,可以讓他們的船在太平洋繞上三個世紀;要是給黑人兄弟,那是真的給了。

黑人畢竟是他們的兄弟,我們只是同胞,待遇完全不一樣。不過還是先奉勸各位不要過度氣惱,因為畢竟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生氣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而且,你們還必須明白一點,即便這些錢不給黑人兄弟,同樣也不會花在你們身上。

說起解決問題,胡星斗教授曾提議的《對外援助法》這幾天又火了起來。我看後也感觸頗深,尤其是那一串串觸目驚心的數字,不禁令人扼腕,所以今天也想談談這方面的感想,以及S幣背後的一些事情。

首先,胡教授用事實表明中國對外慷慨S幣早已是傳統,從1950年到1978年間,中國對越南援助了203億,對阿爾巴尼亞援助100多億。要知道這近三十年間,中國的人均GDP始終在200美元以內,是個不折不扣的超級窮國。

而之所以能在國際上如此瀟洒地大手筆揮霍,表現地像個大財主,完全仰仗於咱自身制度的優越性。共產主義實行公有制,舉國財富盡數收歸集體,然後掌管這個“集體”的人,就富得流油。而且眾所周知,共產黨人是沒有祖國的,所以送錢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心理障礙。

另外,從1958年開始,中國經歷了三年大饑荒,期間被餓死的人,據多方考證,均至少在兩千萬人以上,不少地方甚至出現駭人聽聞的人吃人慘劇。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之下,中共政府依然向阿爾巴尼亞捐贈了幾十萬噸的糧食。照樣沒有心理障礙,簡直讓人懷疑人心是不是都是肉做的。

改革開放前的對外援助我認為政治因素較大,而改開之後就變得複雜地多了。文中胡教授對中國政府的援助對象做出過總結,其中很多都是長期獨裁統治,政治腐敗,並且政局危機四伏的國家。

比如津巴布韋,穆加貝當了三十年的總統,最後居然還想把位子傳給妻子。而國家則被治理的一團糟,一張貨幣能印出一佰億面額。還有現在的委內瑞拉,以及邊上的朝鮮等,都是國際上為數少有的奇葩國家,流氓政權。因此,中共政府在國際上的援助,甚至是貸款或投資,基本都毫無回報,按胡星斗的說法,就是打水漂。

就中國政府的“理財觀”,我認為敗家只是假象。其實中共的智囊團並不傻,只是他們在做決策的時候,考慮的只是少部分掌權者的利益,而並非全體國民的利益。所以若站在國家的立場去看待他們的經濟政策,就會顯得非常不可思議。

比如中共當年對越南的援助,以及現在對委內瑞拉和朝鮮的援助,相當於輸出革命,因為這三個國家都屬於社會主義陣營。雖然中國自己現在走資了,但仍然保持着一半的社會主義“血統”,它首先要考慮意識形態陣營的鞏固和發展。如果這幾個國家被演變為民主國家,那麼很容易會被孤立。所以500億美元砸在委內瑞拉,就當自己忘了,每年持續不斷援助朝鮮,哪怕看臉色都要繼續給。

這些仍然屬於政治目的,另外經濟方面的利益也是有的。如果按照中國現在的社會形態來看,還處於資本主義初級階段,相當於一個半世紀前西方國家對外瘋狂殖民的時期,都是重商主義在主導經濟。可以說中國現在對非洲做的部分事情,與那時候西方國家在非洲乾的事情相似,輸出低級工業成品,換取大量資源和廉價原材料。

不過非洲人並不傻,所以得提供一些無償援助。個人認為,為非洲留學生提供中國教育資源和獎學金,可能也是交易方式之一。因此中國老百姓非但沒得到什麼好處,還多了一大波黑人兄弟。畢竟整個利益交換過程都與老百姓無關,都是權力和資本在運作。

唯一有關的,是他們花的錢是國有的,名義上是全民共有財富,然後以國家的名義進行投資援助,如果你很愛國應該不會覺得有問題。所以這概念玩得很溜,若是剝去國家這個概念,不就是一群人利用集體資金去投資做了筆生意,然後落入自己的口袋嘛。

至於對非洲的貸款項目和投資等,大多都是基建項目,而出資,承建和材料供應都是中方,也就相當於幫助央企、國企輸出產能。對非洲人來說也不虧,免費獲得一個項目,無論是公路還是醫院或機場,反正貸款到期後也不用還,中共政府會予以免除。

這些還都不是重點,由於央企、國企大多自我審計,缺乏監督,裡頭的腐敗不堪入目。權貴們也很樂意在海外創造項目,可以變相將國有資本轉移到海外,然後以虧損為名,暗度陳倉,轉化為私人資產。據《第一財經日報》,中國2萬家企業在海外投資,90%以上都是虧損的。

而憂國憂民的胡星斗教授為此提出了《對外援助法》,稱應該對海外援助(投資、合作)項目實行決策人終身責任制,這不是擋人財路嗎?所以提了好些年,一直沒下文,因此我從來不提什麼意見,因為我從不對他們抱任何期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