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從毒奶粉到假疫苗:不作惡到底有多難?

 

 

“大部分家長現在的標準動作應該是先翻孩子的疫苗本,再翻香港澳門的疫苗攻略,最後翻移民廣告。”

不但狂犬病疫苗造假,百白破疫苗質量也是不合格的!這兩天,上市公司長生生物25萬支假疫苗已銷往山東的消息令人瞠目結舌!

想想看,20多萬家庭啊,帶着3個月到6歲的孩子去接種百口咳、白喉和破傷風的疫苗現在得知打進孩子身體里的疫苗是假的,這讓人情何以堪,情何以堪?!於是有朋友在朋友圈發出上述感慨。

而昨天一篇《疫苗之王》的網文刷爆朋友圈,其中關於長生生物前世今的內容更是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十年後再回首,他們手中已經掌握了中國疫苗的半壁江山——最大的乙肝疫苗企業、最大的流感疫苗企業、第二大水痘疫苗企業、第二大狂犬病疫苗企業⋯⋯他們生產的疫苗,每天都源源不斷,注入你和你孩子的身體中。”

他們賺了那麼多錢,為什麼還要喪心病狂?有人發出這樣的疑問。這句話其實說反了,應該是:正是因為他們的喪心病狂,才賺了那麼多錢。菩薩畏因,眾生畏果。而在壞人眼中,無所謂因果,他們的價值觀和我們是平行宇宙,但他們不斷發射武器來摧毀我們的星球。

谷歌公司的價值觀與底線“Do not be evil(不作惡)”相比,“不作惡”從來都是長生生物們的天花板。

全世界非常多的國家,美國、日本、德國、澳大利亞、印度等等也都曾發生疫苗事件。但是一次疫苗事件,可能是一個行業、一項制度變革或立法的契機。

以日本為例,乙肝疫苗案,受害者們聯合起來將當時的政府部門和科研機構告上法庭,並在2011年迫使日本厚生省同意補償超過40萬人乙肝感染者,個人最多可獲3600萬日元(逾280萬元人民幣),總賠償金合計高達3.2萬億日元(逾2500億人民幣),這一史上最大的賠償案也促使了日本疫苗管理新規的出台。

時間再拉長一些,1955年美國卡特製藥廠也發生了嚴重的疫苗事件。

由於脊髓灰質炎疫苗使得病毒滅活不徹底,導致12萬名接種兒童中的4萬人染病,上百人癱瘓,5人死亡。

事件最後,負責疫苗監管的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一大批官員丟了烏紗帽,並推動美國建立起了嚴格的疫苗監管體系,

其中重要一條類似日本,

就是讓違觀企業與機構付出極為高昂和沉重的代價。

非常遺憾的是,對於這次中國的長生生物公司,因疫苗事件收到的吉林葯監局的處罰決定是這樣的:

①沒收庫存的“吸附無細胞百白破聯合疫苗”186支;

②沒收違法所得85.88萬元;

③處違法生產藥品貨值金額三倍罰款258.4萬元。

上述罰沒款總計344.29萬元。

多麼強烈的對比和反差。

長生生物的疫苗事件之外,還記得2016年山東(對,也是山東)警方披露的“5.7億非法疫苗案”嗎,未經冷藏的疫苗產品至少已經流入全國24個省份,前後時間的跨度有5年,涉案的上下線人員有300餘人,涉案金額高達5.7億元。

當時全國嘩然,家長恐慌。

兩年之後的今天,假疫苗事件又來了,25萬支,受到的處罰是344萬元!

2008年的毒奶粉(三聚氰胺)事件的陰影還沒有從人們的腦海中抹去,如今的假疫苗推倒了又一副多米諾骨牌。

這兩類事件的共同點都是,行業及龍頭企業昧着良心賺錢,爛透了——他們的產品一個是喝到了孩子的胃裡,一個是打進了孩子的血液里;

而他們的不同點是,假疫苗的性質比毒奶粉要更加惡劣,因為疫苗屬於公共健康領域。

它意味着從生產企業到政府有關部門再到監管機構等,一個龐雜的管理系統癱瘓了,一群貌似“力量越大,責任越大”的怪獸在裝睡。

蘇軾的詞《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是這樣寫的: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感受一下,這是蘇軾來悼念亡妻的。但用來形容從毒奶粉到假疫苗的十年整,我們失去且永遠沒有再撿回來的信仰,似乎也是貼切的。

不做惡到底有多難?沒有人能給出明確的答案。你沒法預計一個裝睡的人什麼時候醒來,你也沒法評估一個壞人的良心何時能夠回來。

假疫苗事件還在發酵中,我希望這次事件能夠成為中國疫苗管理變革的一次契機。

無論如何,不要再拿兒童的健康和生命當牟利工具或政商棋子了;我同樣希望中國人不要再健忘,遺忘也時是一種無奈,但持久沉默就是幫凶的代名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公眾號毒舌科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