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軍隊女演員文革遭虐殺 六四槍響老幹部退黨

金鐘按:我在本刊二○○九年十月號《春城往事》中曾提到這件慘案,但不知其詳。感謝王雲龍導演不辭辛勞,終於將這野獸般的暴行公諸於世。「還中國以真實,還卜琴父以美麗!」文革魔影迄今未散,中國還有多少林昭、張志新、卜琴父的冤魂在哭泣?

昆明軍區話劇團等演藝團體,共300多人,一個上午近60人被打成“反革命”迫害。(Youtube視頻截圖)

繼《尋找林昭》、《我的母親王佩英》後,再有攝影師以記錄片展現一名剛烈女子,在文革中因批評中共暴政而遭虐殺的慘案,受害人名叫卜琴父,十八歲就加入“解放軍”,她不為外界熟悉,但中共對她的案情諱莫如深,至今仍拒絕公開真相,只說她“因公死亡”。

導演王雲龍花了近十年時間走訪眾多知情人士,遇到不少拒絕迴避,甚至質疑,一度心灰意冷,但曾與卜琴父一起工作的著名作家白樺接受他訪問時喊出:“還中國以真實,還卜琴父以美麗”,使王雲龍深受鼓舞,決心為歷史留下見證,這宗被中共掩埋四十多年的血腥荒謬事件終能漸見天日。

昆明軍區女演員公開反對文革

被稱為“軍中林昭”的卜琴父。(Youtube視頻截圖)

卜琴父原名卜莘雲,湖南醴陵人,一九三一年生於農村,父親早逝,有一姐一弟。據其弟稱,卜性格剛烈,有正義感,少時已有小鋼炮之稱,日軍入村時曾擋在敵人軍刀前捨身救母,使日軍感動得下不了手。十八歲時曾在國民黨文工團的演劇隊工作過兩個月,後轉投中共賀龍的部隊,輾轉成為昆明軍區文工團的話劇團演員,丈夫是原籍廣東的馬漢昌,為昆明軍區歌舞團的首席大提琴手。導演王雲龍於一九五九年以十六歲之齡報考昆明軍區文工團當學員時,遇上時任文工團教員的卜琴父。卜的親切熱誠,及經常激勵學生奮發向上,令王雲龍留下深刻印象。

卜琴父在演技歌唱各方面都表現出色,唯因身形嬌小,無法在劇中擔任主要角色,但她依然敬業樂業,認真做好每個角色,又樂於助人,多次被文工團評為“三好團員”,曾與她共事的人都對她贊口不絕。現年八十歲的白樺在五十年代曾在昆明軍區和總政治部創作室任創作員,他形容卜琴父為人單純正直,正因如此,才不知避險而犯險惹禍。

文革爆發後,卜琴父於一九六六年九月被捕,不久送入精神病院,昆明軍區直屬軍事法院在六八年以反革命罪,判處卜琴父有期徒刑十五年,開除軍籍,投入當地監獄。據悉因卜對文革十分反感,公然寫大字報指責中央政策失誤,反對打倒國家主席劉少奇、反對改組北京市委,為吳、楊獻珍和周揚鳴不平,又指姚文元是自動跳出來的反面教員,她還到話劇團專門張貼大字報的大禮堂,動手撕毀“革命群眾”的“革命大字報”,甚至揚言要把大字報房燒毀。

同期因反革命被關進精神病院的昆明軍區文工團女團員還有當時團中的名演員鍾耀美和趙彥,二人飽受折磨,最終熬過文革的黑暗歲月。現時她們已年近九十,雖然往事不堪回首,仍勇敢地面對王雲龍的鏡頭,痛陳當時精神病院和監獄內的種種不人道慘況,包括脫光女犯人的衣服來羞辱她們、吊在樹上毒打、強迫犯人吞下令人神志不清的藥物、只供應報紙給女犯人當衛生巾使用。

臨刑前反抗批鬥,被割舌慘殺

可是,卜琴父無法像她們一樣,還能親述自己在精神病院的可怕經歷。雲南省公檢法軍管會於一九七零年五月,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卜琴父死刑,終年三十九歲。

雲南省革命委員會和軍管會當年的聯合公報指:卜琴父,反動地主家庭出身,國民黨演劇隊隊員……猖狂反對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惡毒攻擊偉大的毛澤東思想……在獄中大唱國民黨反動軍歌,氣焰特別囂張,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曾在大街遠處目睹卜琴父被押往刑場的王雲龍記得,當時卜的口中塞着滴着血的毛巾,他頓感震撼萬分。近年他多番追查,找到宣判大會上的工作人員,才知道卜琴父當年被拉進宣判會場時,最初還不清楚大難臨頭。當她知道自己快被槍決,就叫嚷起來,很快便有人衝上去捂住她的嘴,她拚命掙扎,有人指示士兵用手中的槍刺直捅她的嘴巴,絞斷她的舌頭,頓時,鮮血直冒,慘不忍睹,但卜仍在叫喊,有人就找來鐵絲勒住她的嘴,又有人找來一條白毛巾塞進她嘴裏,斷絕了她的聲音。那條毛巾很快就被鮮血浸透,她的頭則被死死地按在地上,宣判大會才得以順利進行。

直到一九八零年五月,卜琴父才得到平反,昆明軍區軍事法院宣告她無罪,恢復軍籍。可是她的遺屬僅收到一張“因公死亡”通知書。卜的獨子馬渝那年正在四川音樂學院念書,他表示:“話劇團的人把關於撫恤金的文件拿給我,我一看寫着‘因公死亡’,沒有寫‘烈士’,也沒有‘烈士證明書’,我就不簽字。”

之後,卜的遺屬,包括在她被捕不久便跟她離婚的丈夫馬漢昌,多次向文工團申訴,指卜琴父的事迹較張志新的表現還站得高,應該追封烈士,並宣傳其事迹,可是被昆明軍區政治部拒絕。一直想為母親討回公道的馬渝無奈地說:“軍區黨委一級、政治部黨委一級都沒有人幫着說話。張志新後台硬,有人說話才受到重視。母親明明是被槍決的,怎麼現在連怎樣死的都沒交待!實在太黑了!”

蘇策、高音譴責文革六四的鎮壓

一九八七年因大裁軍而轉業到電視台工作的王雲龍,一直對卜琴父的慘死難以釋懷,進而深刻反思整個國家社會的命運。他和妻同心協力,克服不少困難才完成的記錄片《還卜琴父以美麗》,除了披露了鮮為人知的卜琴父慘案,還令筆者大感意外的是,結尾時訪問的兩位老人竟從文革暢談到六四事件。

曾被劃為右派,在文革中又被投入監獄八年的知名紅軍作家蘇策表示,歷史是繞不過去的,但現階段還不是適當時候設立一個文革紀念館,因為共產黨仍在一黨專制,即使有個這樣的紀念館,肯定內容都是由共產黨操控。另外文革要設紀念館就會引發其他問題,那中共建政以來歷次害人無數的政治運動,以至六四事件,又要不要也設紀念館呢?六四是鄧小平下令開槍的,共產黨會否承認這個責任?

另一位老人是曾與卜琴父同事的文工團小提琴手兼政治指導員高音,他帶點激動地說:六四槍聲一響,自己才徹底醒悟過來,這個黨已經不是我年輕時候所追求的黨,它不再值得我尊重,所以六四之後,就決定退黨!

這是大陸記錄片罕見地直接展現有關六四事件的言論,而且蘇策、高音二人還是體制內的退休幹部。王雲龍曾詢問高音要否刪掉退黨的言論,高音卻說讓越多人知道越好,自己已活得差不多了!

更特別的是,此片去年十月參加在南京大學舉行的民間活動第八屆中國獨立影像展,獲評為十佳記錄片之一,今年四月又在廣州的獨立影像活動放映了兩場。可說是大陸民間記錄片的一次大膽動作。

(二○○九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開放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