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陶傑:一看而知出了大事

——出少句聲當幫忙

不論十九大還是兩會,是數年一度還是每年三月,人民大會堂坐在台上的一席人,活脫脫就是一座榮國府。除了寶黛釵,還有賈環、趙姨娘、王夫人。從前毛澤東有個秘書叫做田家英,被指與劉少奇私通,就是金釧的角色。今年北大忽有鄧朴方的老同學貼大字報,加上一百〇幾歲的李銳亂說話,證明如焦大般的明白人物是從來不缺。

大陸新華社忽然短暫轉刊一篇“華國鋒認錯”,指當年華國鋒遭到中紀委調查其推行個人崇拜。加上中央台新聞出現黑影,其他重大擦鞋紀錄片匆忙下架。一看而知出了大事情。

香港特首林鄭剛用英文說過,其最敬仰和崇拜的一位現世的偉人,還很自信地說:“你可以說我在擦鞋”,但她覺得這位人物的“一言一行越來越有魅力。”

Well,that sounds interesting.

這一切紅樓夢裡早有索隱的預示。圍繞權力之爭,上有賈母,中有王夫人、趙姨娘;旁有賈環、賈璉,即在首席丫鬟這條線上,即有“晴為黛影,襲為釵副”之說:賈寶玉身邊的襲人,對寶玉非常忠誠,似無寶釵一樣的機心,但為何二百年來有小薛寶釵論,會不會有人懷疑是王夫人在賈寶玉身邊布下起居生活的暗探?

不論十九大還是兩會,是數年一度還是每年三月,人民大會堂坐在台上的一席人,活脫脫就是一座榮國府。除了寶黛釵,還有賈環、趙姨娘、王夫人。從前毛澤東有個秘書叫做田家英,被指與劉少奇私通,就是金釧的角色。今年北大忽有鄧朴方的老同學貼大字報,加上一百〇幾歲的李銳亂說話,證明如焦大般的明白人物是從來不缺。

當然,今日的滿堂人物,沒有曹雪芹筆下之精緻。沒有辦法,這座廟堂是暴力打來的江山,硬坐上去,人家書里的背景賣相良佳,因為講明是鐘鳴鼎食、翰墨詩書,真的是貴族。然而中國的人性行為,遇到了權力,必跨越朝代和階級,不論是明朝朱元璋還是列寧史太林替你開國,總是一樣的,這就叫民族DNA。

香港特區的高官,無論“七一”、“十一”的場合,升旗禮一字形排開,聽奏國歌時一張張嘴巴很努力地跟從節拍如錦鯉池游仰對拋下來的餅餌般開合,都只最多是侍書、入畫、司棋、茗煙那一個婢僕層次,連紫鵑和鴛鴦也不是。偶有個董伯伯等老來做了封為鳳藻宮賢德妃的元春,據說這就叫“德高望重”呢,Oh Really?

因此偶爾聽得特區政府的高官在不適當的時機忍不住擦鞋搭嘴,不知道大陸的人民看到了怎樣想。連北京的計程車司機,進出三環路什剎海南池子,政治觸覺都強過一名港區人大政協。不信?你去叫一輛計程車,在塞車時與這位大叔聊聊大事:說到特朗普,他眉飛色舞如在做鳳凰台;一說到咦,為什麼北京街道上那些肖像都摘下來了?他大叔乾咳一聲,就不說話。

香港人有一句俗話倒有政治智慧,叫做“出少句聲當幫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