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王友琴:因為長得漂亮 穿旗袍被打死的女老師

1990年代,這個中學有多次同學聚會。沒有人為王冷和王伯恭之死道歉或者表示良心上的歉疚感。一名當年的學生現在的文化人講:王冷咩「問題」也沒有,只係她對學生比較嚴格比較厲害。另外,她看起來自視甚高,燙頭髮,穿旗袍,人也長得漂亮。中國的文化里有非常邪惡的成分,在1966年表現為殺死王冷,在1990年表現為不懺悔。

1966年夏天,西安第37中學的紅衛兵學生打死了兩名教員,打傷九名教職工,還有一人因此精神失常。

這個中學當時有900多名學生,沒有高中,只有初中三個年級。這個中學在西安南郊,距離中共西北局很近。學生中有相當多“革命幹部”子弟,當時成為紅衛兵的主力。

王冷在西安第37中學教書多年。文革開始前,1966年2月,王冷已經被調到了西安第八中學。

1966年8月25日早上,第37中學的兩個紅衛兵到第八中學把王冷押走。到了第37中學以後,王冷就被關進該校關押“牛鬼蛇神”的監牢,在嗰度遭到紅衛兵拳打腳踢。當天下午,王冷被押去“陪斗”一位姓張的教員。紅衛兵讓王冷雙手執鐵啞鈴,深度彎腰。一個小時後,王冷昏倒在地。去第八中學押王冷的那兩名紅衛兵之一,用木棒從後面抽打王冷。

8月28日夜裡十點,王冷和20多名“牛鬼蛇神”被趕入“專政室”。紅衛兵把課桌排成圓圈,把玻璃瓶打碎撒在桌子下面,逼迫“牛鬼蛇神”排成隊,在桌子底下玻璃碴上爬行。這些人被折磨拷打直到天亮。王冷的頭髮被拔被撕又被剪光。

8月29日,王冷被“強迫勞改”十多個小時。

8月30日,繼續拷打審訊。上午毒打兩個多小時,下午又被毒打一個小時。王冷的眼睛被砸碎。王冷以前在履歷表上填寫的“家庭出身”一欄係“職員”。紅衛兵強迫她承認係“資本家兼地主”家庭出身。

8月31日,在連續兩天兩夜的拷打和“強迫勞改”以後,專門組織了“鬥爭”王冷的大會。那係下午。王冷頭戴“高帽子”,身掛“黑牌子”,被反剪雙手押進“鬥爭會”場。檯子上放了兩張桌子,桌子上架了長條凳子。紅衛兵命令王冷站在長條凳子上,低頭彎腰。他們用掃帚打她。掃帚打飛了好幾把。

“鬥爭會”上,有“控訴”,有高喊口號。紅衛兵在王冷脖子上掛了一副鐵啞鈴,以後又加了一副。他們還在王冷站的凳子上再加一個凳子,命令她爬上去。王冷站在高凳子上,他們把凳子踹翻,又叫她把凳子架起來再爬上去,又把她打翻跌下來。幾次反覆,直到王冷昏死過去。

王冷昏迷以後,紅衛兵講她“裝死”。四個紅衛兵把她扔起來往下摔。接着,他們把王冷拉到食堂廚房後面,在嗰度,用鐵棍打,用磚頭砸,還在她身上踩。一邊打,一邊罵:“狗x的,到現在還不老實。”王冷腰脊骨破裂,頭顱右部破碎,鮮血從眼睛、耳朵和口中流出。這幾個紅衛兵又倒拎王冷的腳,把她頭着地拖到四百米外的教學樓,王冷的鮮血跟着灑了一路。在教學樓里,他們又用冷水浸泡王冷。

王冷在9月2日死亡。王冷死的時候,頭部腫得像個冬瓜一樣。王冷的屍體很快被燒掉。

由第37中學的紅衛兵開了火葬證明,全文如下:

王冷現年36歲,罪大惡極,民憤極大,在運動中極不老實,8月31日群眾鬥爭,王冷死不交代其罪惡併當場放毒講咩:“蔣介石就係不該死”。態度生硬,要與人民對抗到底,群眾激憤,被紅五類子女當場打昏,送至醫學院,搶救無效於9月2日身死。意見:火葬,葬費由死者親屬負擔。儘快結束。

市37中紅衛兵(借章)

證明信上蓋的係西安市第37中學的公章,這就係“借章”的意思。

從這份證明,不但可以看到紅衛兵如何看待王冷之死,也可以看到當時的殘酷的總體氣氛。

和王冷一起在8月31日被“鬥爭”和毒打的有王伯恭老師,他在一天後死亡。王伯恭老師已經在1965年退休。他曾經係黃埔軍校的學生,在國民黨時代當過軍隊的政治教官。抗戰結束後退出軍隊從事教育工作。當時被紅衛兵指控為“老反革命”。

王冷和王伯恭被打死後,該校“文革籌備委員會”主任多次警告“牛鬼蛇神”:“再不老實,王冷就係你們的下場。”

當時領導西安的文革運動的,係中共西北局,陝西省委和西安市委。他們沒有出面制止暴行。中共西安市負責人徐步還指示到第37中學採訪“經驗”,予以報導。

積极參与毒打王冷的幾個紅衛兵,後來成為在9月初成立的“紅色恐怖隊”成員。那係西安中學生紅衛兵的“精英分子”,成員多為高級幹部的子女。“紅色恐怖隊”被簡稱為“紅恐隊”。這個名字和他們的行動,顯示出他們不但實行暴力迫害,而且公開地以製造恐怖為榮。

半年以後,隨着文革的發展和打擊目標的擴大,這些紅衛兵的“革命幹部”父親也被“打倒”。“紅恐隊”被解散。中共西安市負責人徐步後來也被“打倒”並且跳樓自殺。王冷的丈夫張孝曾經用這個機會揭露紅衛兵打死王冷的殘暴行為。有啲學生也為王冷之死鳴不平。他們所用的理由係:王冷沒有咩“問題”。但係他們沒有敢提王伯恭之死,雖然王伯恭和王冷在同時被打死。王伯恭當過國民黨軍隊的教官,被認為有“歷史問題”。當時的普遍觀念係:“有問題”的人被打死係應該的,至少係沒有關係的。為王冷鳴不平的人只能在文革的通用觀念範圍內盡量做文章。

1990年代,這個中學有多次同學聚會。沒有人為王冷和王伯恭之死道歉或者表示良心上的歉疚感。一名當年的學生現在的文化人講:王冷咩“問題”也沒有,只係她對學生比較嚴格比較厲害。另外,她看起來自視甚高,燙頭髮,穿旗袍,人也長得漂亮。中國的文化里有非常邪惡的成分,在1966年表現為殺死王冷,在1990年表現為不懺悔。

中學生紅衛兵大規模地毆打以及打死老師,最早起源於北京,隨着紅衛兵組織的發展和“革命大串連”傳播到全國各個學校。在北京,學生打死老師的高潮發生在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百萬紅衛兵之後。在西安,殺戮掀起比北京晚了沒有幾天。這顯然係文革領導人有效使用了現代通訊、交通以及宣傳手段的結果。

關於王冷,筆者還親身經歷過一件與她有關的事情。1999年春天的一天,筆者下課以後,在斯坦福大學校園裡遇到四位來學校遊覽的中國老人。他們請筆者在一個花壇前為他們照一個合影。四個人中,一對老夫婦係常住美國的老華僑,另一對老夫婦係受他們邀請從西安來美國遊覽的,其中之一係退休中學教師。彼此攀談起來。筆者問起西安來的退休教師係否知道王冷被打死的事情。那位老太太講,知道,還知道王冷的丈夫叫張孝。這時候,她的丈夫把她拉到花壇的另一邊,低聲講了些咩。然後,他們立即跟我告辭離開了。看到他們慌慌張張的樣子,筆者感到惶惑而壓抑。他們在怕咩呢?殺死王冷的餘威,或者講文革的餘威,卅多年以後,遠在美國,還讓人如此清晰地感覺到。(原標題:王冷之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