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蔣介石身邊最大中共特務的下場

為中共坐擁天下立下了大功的郭汝瑰,在1949年中共執政後的日子卻只能用「凄風苦雨」來形容。生性多疑的毛在1955年實行軍銜制時並未授予其軍銜,也沒有恢復其黨籍,只是任命他為川南行署副局長級別的「交通廳長」,後在鎮反中,誣陷他是國民黨潛伏下來的特務組長,廳長的職務也被罷免。而此後的肅反、反右、文革等運動,郭汝瑰一次也沒落下,勞動改造、文革批鬥、抄家遊街等是家常便飯。

肅反、反右、文革等運動,郭汝瑰一次也沒落下,勞動改造、文革批鬥、抄家遊街等是家常便飯。(網絡圖片)

抗日戰爭結束後,中共率先挑起了內戰。三年戰爭,中共奪取了江山,國民黨敗走台灣。國民黨落敗,絕非是中共軍隊有多麼了不起,而是除了有其自身的原因外,更在於國民黨內部那些“重量級”的中共間諜的內應。此文要說的就是將軍事情報源源不斷送給中共的國民黨中將郭汝瑰,據說毛所言的“胸中百萬雄兵”,郭一人就佔去五十萬。想一想,當兩個對手鏖戰之際,一方早已知曉另一方的作戰計劃,勝負不是早已定矣?

郭汝瑰是四川人,畢業於黃埔軍校。1928年5月,郭汝瑰在四川秘密加入中共,後去日本留學。歸國後,因不滿中共不抗戰而追隨國民黨抗日。1937年,郭汝瑰作為42旅代旅長,參加了淞滬大會戰,因作戰勇敢,深受蔣介石賞識,被視作“軍界精英”。其後,郭汝瑰兼任九戰區軍官訓練團校官大隊的大隊長,後又調到國防研究院任委員,專門培養“全能將校”;不久,中央訓練團團長蔣介石又任命他為訓練團副大隊長。

抗戰勝利後,郭汝瑰已榮升為國民黨中將,不僅是掌管全國各軍師編製、裝備的軍務署署長,兼國防研究院副院長;而且以軍政部代表的身份,隨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前往芷江和南京,參加了接受侵華日軍投降的儀式。

素以“挖心戰”為能事的中共當然也“相中”了這樣一個風雲人物,更何況他曾參加過中共。於是派人經常在他耳邊吹風,說國民黨政府太腐敗,馬列主義才是救國的唯一良方,由此讓郭汝瑰對共產大同世界再次開始憧憬起來。

最終,郭汝瑰選擇了背叛對自己信賴有加的蔣介石,而成為中共潛伏在國民黨內的高級間諜。他除了多次與董必武見面,還秘密接受中共黨員任廉儒的單線聯繫與指揮。也有人稱,郭汝瑰其實一直都是中共的秘密黨員。

深受蔣介石器重和信任的郭汝瑰在內戰期間還被提升至直接參与指揮作戰的國民黨國防部的作戰廳長,並定期到蔣介石官邸彙報戰況、聽取指令,有時還要隨蔣介石到各戰區視察。換言之,國民黨所有的作戰計劃、部署和行動,郭汝瑰都瞭若指掌。而大量生死攸關的情報,均被已成為了中共間諜的郭及時送到了毛的手中,其中包括:重點進攻山東計劃、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國軍在大別山的調度計劃、解圍兗州計劃、解圍長春計劃、解圍雙堆集計劃、國軍江防計劃、武漢、陝甘、西南等地區的兵力配備序列等等。

郭汝瑰除泄露軍情外,還擬訂讓國軍吃虧的作戰命令,發佈了很多假情報,並向蔣介石隱瞞中共軍隊動向,使其作出錯誤判斷。如1947年3月,在郭汝瑰協同顧祝同指揮中原和山東等地的作戰時,他一直對蔣中正隱瞞“劉鄧大軍”要向南躍進的戰略意圖,最後導致蔣介石作出“集中兵力追殲”的錯誤決策,而放“劉鄧大軍”突出黃泛區直抵沙河。

當年在徐蚌會戰中被中共俘虜的國軍將領杜聿明曾懷疑過郭汝瑰,併當面指斥郭汝瑰:“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諜,發的命令都是把我們往共軍包圍圈裡趕!”

此外,郭汝瑰還有意在國軍內部製造混亂,動搖軍心。1947年3月19日,四百名國軍退役將校因“整編”而被迫“自謀生路”從而發生的“哭陵事件”,就是他所制定方案一手造成的。

有了郭汝瑰這樣一個甘心為中共效力之人,結果如何不難想像,就是國民黨處處被圍、被打,直至將蔣介石趕到了台灣。

到了台灣後的蔣介石痛心疾首:“沒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諜!”想必蔣介石依舊想不明白,為何自己如此信任之人會做出如此悖逆之事。台灣亦有報紙寫道:“一諜卧底弄乾坤,兩軍勝負已先分。”

為中共坐擁天下立下了大功的郭汝瑰,在1949年中共執政後的日子卻只能用“凄風苦雨”來形容。生性多疑的毛在1955年實行軍銜制時並未授予其軍銜,也沒有恢復其黨籍,只是任命他為川南行署副局長級別的“交通廳長”,後在鎮反中,誣陷他是國民黨潛伏下來的特務組長,廳長的職務也被罷免。而此後的肅反、反右、文革等運動,郭汝瑰一次也沒落下,勞動改造、文革批鬥、抄家遊街等是家常便飯。

不知在這樣生不如死的日子中,郭汝瑰是否會意識自己曾經的背叛是如何的令人不恥,是如何對不起對自己無比信賴的蔣介石;也許才會意識到毛澤東根本無法與蔣介石相提並論,真實的GCD與自己心目中的GCD真是天壤之別。

據說,那些國共內戰中被俘的國民黨將領,於1959年大赦後大多數選擇了前往台灣。許多人在後來寫《國民黨將領淮海戰役親歷記》時,仍然流露對郭汝瑰恨之入骨的感情。

1978年,71歲的郭汝瑰終於從中共那裡討得了一個說法:他不是國民黨特務,並同意其加入中共。而終於有些清醒的他在晚年時編寫了兩本600餘萬字的巨著《中國軍事史》和《中國抗日戰爭正面作戰戰記》,內中披露了這樣的歷史事實: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間,中華民國政府軍發動大型會戰22次,重要戰鬥1,117次,小型戰鬥28,931次。陸軍陣亡、負傷、失蹤3,211,419人。空軍陣亡4,321人,毀機2,468架。國民黨是抗日的,蔣介石先生是抗日的。其中的潛台詞是什麼還用說嗎?

1997年郭汝瑰因車禍去世。他的子女後來如此評價父親:“他在軍事上是一個大學生,但在政治上卻是一名小學生。”也許,從做人上而言,郭汝瑰也少了“誠”和“忠”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