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大校長號召立「鴻鵠(hao)志」 刷屏了

講真,你們不要責怪領導了,鴻鵠這種鳥呢,確實也是有點麻煩的鳥。

我們最早知道鴻鵠志這個梗,是從中學課本里,陳勝種田的時候說了一句豪言壯語:將來要是有了錢,別忘了兄弟啊!小夥伴說,哎呀你就是一種田的,怎麼稱得上富貴?

陳勝兄弟嘆了一口氣——“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就是說,燕子麻雀哪裡知道鴻鵠的志向呢!

那麼,問題來了,鴻鵠到底是啥鳥?為啥鴻鵠的志向就一定比燕子麻雀高呢?陳勝同學,你說這句話的時候,到底有沒有考慮過燕子麻雀的心態?有沒有考慮過一千年之後會讀這個詞的領導的心態?

在分析鴻鵠是啥之前,我們可以無聊地先揣測一下,在陳勝同學的原句里,鴻鵠到底是一種鳥,還是兩種鳥。何出此言呢?“燕雀”指的是燕子和麻雀,講的是兩種鳥。鴻鵠這個詞拆開,我們會發現,“鴻”乃大雁,所謂“鴻雁來賓”是也。

“鵠”就有點複雜了,因為這是一個多音字(你們不要怪領導啦,這是一個多音字啊!),它有三個讀音,分別借指三個不同的東西——

▲《漢語大字典》

也就是說,“鵠”有可能是天鵝也有可能是鶴。

從陳勝的原句來看,這裡的“鵠”應該是天鵝而不是仙鶴——因為仙鶴飛不高。

陳勝為什麼要用大雁和天鵝來對比的燕子麻雀呢?這主要是因為在古人的觀點李,大雁和天鵝飛得比燕子麻雀要高。就像南朝人丘遲《與陳伯之書》說的那樣:“慕鴻鵠以高翔”。所以,大雁和天鵝的志向,燕子麻雀是不知道的。

有一年,《百家講壇》曾經播出的《英雄項羽》,嘉賓老師把鴻鵠解釋成了“蒼鷹”,我記得還引起了一陣小小的爭議。因為蒼鷹是一種猛禽,雖然也飛得高而快,且會捕食動物,但它並不是天然高貴的鳥,而是需要經過馴養,可供驅使的工具,陳勝這樣“放蕩不羈愛自由”的人,怎麼會願意比作蒼鷹呢?

好了,鴻鵠,來自司馬遷的報道,意思就是大雁和天鵝。

到了《說文解字》,問題來了:鴻,鵲也。鴻鵠、黃鵠也,從鳥告聲。

怎麼感覺,鴻鵠變成了一隻黃色的喜鵲?

這當然是誤解。原來,在古時發音中,鴻與黃的發音,鵠與鶴的發音很容易混淆,“鴻鵠”也常被誤讀成黃鵠或者黃鶴等。比如,我們最熟悉的黃鶴樓,指的是黃色的鶴嗎?當然不是——文獻記載,黃鶴樓因建址於湖北武昌蛇山黃鵠磯上,故名黃鶴樓。而根據考證,黃鶴樓最早當應是鴻鵠樓,昔人所乘的也不是黃色的鶴,而是一隻白鳳凰。

這不是我說的哦,這是東漢蔡衡同學說的。《永樂大典》里引用了蔡衡同學的話:

太史令蔡衡曰:凡像鳳者有五色,多赤者鳳,多青者鸞,多黃者鵷鶵,多紫者鸑鷟,多白者鴻鵠!

(來來來,幸好是鴻鵠,前面幾個鳳凰,你來念念?看看你認識幾個!)

你看,到了東漢,鴻鵠就是白鳳凰了。

沒過幾百年,到了三國,又出幺蛾子了。來自吳國的陸礬老師在他的生物學教材《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里這樣解釋:

鴻鵠,羽毛光澤純白,似鶴而大,長頸,肉美如雁。

字面意思,就是比仙鶴大,味道和大雁差不多的……一種鳥?感覺又比較像天鵝了。

那麼我不禁要問,如果鴻鵠是天鵝,那麼天鵝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叫做“天鵝”的呢?

從我有限的考據(趕熱點很累的)來看,李商隱同學的詩句“拔弦警火鳳,交扇拂天鵝”很可能是較早提到天鵝的。

在這之後,“天鵝”派和“鴻鵠”派漸漸分別開來,如果要給他們一個標籤,我只能說,喜歡用“鴻鵠”的代表有:

鴻鵠一再高舉——【宋】辛棄疾《水調歌頭·我志在寥闊》

鴻鵠萬里游——【唐】王昌齡《留別岑參兄弟》

鴻鵠誰言也倦飛——【宋】蘇轍《再和十首》

莫論鴻鵠志安知——【明】吳寬《春溪聚禽圖》

▲殷偕《海青擊鵠圖》

喜歡用“天鵝”的,看看代表吧:

追逐天鵝入雲中——【清】乾隆《海東青行》

別賜天鵝與野麕——【宋】汪元量《湖州歌九十八首》

側將雲鬢打天鵝——【明】徐渭《邊詞十三首(並客燕時到馬水口及宣府之作)》

順便說一句,我曾經在新書《潘金蓮的餃子》(買書請戳左下方“閱讀原文”)里寫過一篇潘金蓮為西門慶點的茶,茶的名字叫:“芝麻鹽筍栗絲瓜仁核桃仁夾春不老海青拿天鵝木樨玫瑰潑鹵六安雀舌芽茶”,這裡的海青拿天鵝,也是個千古之謎,具體請戳乾娘,買碗茶,多擱馬鈴薯

李時珍同學一言以蔽之,做了個總結:

鴻鵠通稱天鵝,羽毛白澤,其翔極高而善步,一舉千里,展翅凌雲。

——《本草綱目·禽》

所以,下次領導讀不出來,也許可以試着偷偷替換成“樹立天鵝的志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頭條A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