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這一茬「小」韭菜已經不學奧數了

(網絡圖片)

多年來,本中年婦女過日子一直秉持着16字人生箴言:

“喜歡就買,不行就分,重啟試試,多喝熱水”。

集佛系與沒關係與一體的我,常年感覺自己就如一朵盛放的黑色大麗花,以表面的囂張和瀟洒掩蓋內心的謹慎和猥瑣,以便能繼續笑着活落去。

尤其係在有了孩子之後,這種清高的自我渲染更係攀上巔峰,一直支撐着我在一大群隨波逐流和雞血成災的媽媽當中,顯得尤為鶴立雞群(特別奇葩),特立獨行(像個傻子)。

近年來我逐漸發覺趨勢不妙,有一股無形的力量,以霸道總裁壁咚瑪麗蘇之勢,粗暴地剝開了我如花般嬌艷的表皮,露出了慘烈的原色,對,那係韭菜的顏色。

我既不炒股票,也不玩區塊鏈,遠離資本市場和騙子,心想總沒有機會被人割了吧。曾經真嘅以為人生就這樣了,平靜的心拒絕再有浪潮,邊個曾想宿命難逃,逃過韭菜命運的我,卻無法阻擋下一代遭遇韭菜附身,這些年神不知鬼不覺,割韭菜的已經從娃娃下手,孩子們被割了一茬又一茬還生生不息,堪稱係韭菜中的戰鬥菜,可以講係遠超我們這代人了。

一時間我感覺既緊張又刺激,這一波小韭菜可係我們生的,這感覺太好了,有一種渾身上下都充滿着價值的優越感,一股融入前沿主流社會階層的喜悅湧上心頭。

有句話講得好,這屆家長普遍心裏沒數,總覺得自己孩子太聰明,學得好係應該的,學不好係因為還沒開竅。按照這個邏輯,這一批精英都開竅之後,中國整個一代人可以少奮鬥15年。可惜,這只是家長的錯覺而已,不論任何年代,永遠有一批孩子係智商不夠、能力欠缺、學習方法差、學習興趣淺薄、不願意讀書也不喜歡鑽研的。但係割韭菜的人可不會告訴你這個事實,他們會努力讓你認為自己的孩子明明係塊玉,不琢不成器,快送來我呢度琢吧。琢不出來你自己承認係孩子問題,橫掂韭菜割完了,你快騰出地方來給下一茬韭菜吧。

讓我們回顧一下,這一茬小韭菜們都經歷了咩。

首先,在差不多快1歲的時候,他們被送進了啲打着“贏在起跑線上”旗號,宣稱早期開發智力的早教機構。

如果一個嬰兒在8個月的時候不會爬行,或者在1歲的時候不會講嘢,就會被啲割韭菜的機構睇中咗,你的孩子就會被認為“如果不早期干預,會影響以後的智力發育”。

小韭菜們付了昂貴的(大約1、2萬左右)早教開發智力課程套餐,把啥都不懂的寶寶們丟進一個五顏六色的大棚,過獨木橋,鑽山洞,套圈圈,再搭個廉價的海洋球池子。

這種看起來也算係專業,只不過這種專業“只係因為家裡地方不夠大”。家長們翹首以盼,期待這娃待會出來就會爬了,就能開口背唐詩了,成神童了。結果很多孩子出來時的表情都彷彿如釋重負,終於見到親人的孩子在心裏默念一百多遍MMP,想着這坑爹的鬼地方把我折騰慘了,你看我唔係照樣不會爬,也不會講嘢么,只會哭。

一點沒關係,這茬小韭菜原樣離開,總會有下一批小韭菜進來的。現在不都二胎了嗎,韭菜已呈幾何倍增長。

韭菜們3歲左右,係一波收割峰值。

這個階段,中國話都沒一個發音正確的小韭菜們,會受到英語早教班的垂青。他們的口號係“讓英語成為孩子的第二母語,越早學越容易”。

弄倆老外,美國的太貴,英國的太難伺候,那就弄點俄羅斯的,以色列的,印度的,南非的,歐洲國家吃低保的也行。他們只要別在上課時把舌頭都捋不直的小孩弄哭就算完成任務,每節課花五分鐘教一兩個詞,跳40分鐘尬舞,裝傻賣萌唱歌10分鐘就結束歡樂的時光。

孩子出門後會對着老師講goodbye了,家長就感覺萌萌噠,我娃簡直係把英語當母語了呢。大半年後他能脫口而出的依然還係只有一個goodbye。但這又如何?韭菜嗎,學那麼多幹嘛。

韭菜無才便係德。

到現在為止我還沒見過哪個從3歲開始學英語的小孩,能夠如母語般自如地使用英文,當初信誓旦旦的招募韭菜誓言都成了泡影,家長又不好意思承認係自己娃不行,只能端莊地離開,換下一茬小韭菜上場。

這些還算係割着玩的,給小韭菜們一個適應期練練腰板,真正需要他們英勇上陣的地方還在後面,特別係在幼升小和小升初,這兩個決定韭菜係否能成才的關鍵節點,搞好了將來就係蘆薈,係柳枝,搞不好就會成為韭菜盒子,韭菜餡餅,連進個地鐵都被人嫌棄。

如果要評選中國最佳小韭菜收割機,非奧數莫屬。

一般從學齡兒童開始,直到中學結束,奧數一直都係韭菜們的緊箍咒。這東西平時看起來一點都沒有咩用,除了在念經的時候你頭會疼。

通常,一個區級第一梯隊的小學,在校學生80%都在學奧數,其餘20%係準備出國的。只要係打算在體制內正兒八經升學,不學奧數就好像在臉上貼着一個招牌:我媽太懶,所以我也好不到哪去。

如果你看過我的文章《一個學而思倒落去,一萬個學而思站起來》,就會明白這屆家長對這種奧數機構的迷戀和依賴,明知係個坑,還硬往裡跳。割韭菜機構的理念就係:我不管你係咪一個真正適合學奧數的苗子,只要到我的鐮刀之下都係好韭菜就行。

就拿學而思來講,一茬又一茬的學員把它奉為神靈之所在,以為能藉助這個天梯迅速走進理想國,多年來學而思霸佔着很多不明覺厲又不可言講的“途徑”,有着常人所不能企及的“渠道”,把割完的韭菜千分之一搞出點名堂算係為自己打廣告了,其他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的小韭菜,只能靠命。

不過小韭菜們的命運真不怎麼好,上面一聲令下,奧數的各種杯賽競賽全滅了,奧數的含金量就縮水一大半。小韭菜們,特別係高不成低不就的嗰啲韭菜一時間找不着北。

割韭菜界流行一種新型手法,叫做“大數據殺熟”。

放在奧數上,就係他們會花更多的精力並給出更多的優惠給潛在小韭菜/新韭菜/猶豫不決的韭菜,卻不會用心對待老韭菜/已經被割了好耐的韭菜,因為你騎虎難下,學都學了咁多年了,不能隨便放棄。

絕大部分學奧數的小韭菜都非常務實,唔係為了擇校,難道還為了更高更快更強的奧林匹克精神啊。

在風雲迭起、形勢易變的今天,割韭菜的日子不好過,一部分韭菜已經歡呼雀躍起來,終於認清自己“唔係那塊料”的韭菜們,總算有了合情合理又理直氣壯的底氣告別奧數了。

這一茬小韭菜,從小經歷了太多,也算係久經考驗的韭菜了。如今這一茬韭菜差不多已經看破人生,知道自己將會在咩地方再次遭遇咩樣的攔腰截斷和肆意狂割,於是他們開始理智起來。不過不必着急,割韭菜的機構們鳥槍換炮還能繼續包裝一下,順應時代潮流,人民需要咩,他們就創造咩,畢竟這個時代不缺有創造力的鐮刀,缺的係快速瘋長的韭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