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葉知秋:達爾文活在今天 一定會為進化論製造的魔鬼後悔

——進化論真的存在嗎?

即使基因解碼了,進化論根本不成立了。中共還在用它給人民洗腦。為什麼呢?因為進化論是謬論,是錯的,它演化出來的無神論、階級鬥爭論,當然也是謬論,也是錯的,而且是害人不淺的。這樣一來,共產主義的根,就整個都爛掉了。所以,中共就死抱着不放。這已經完全不講科學了。

迄今為止,並沒有足夠的證據表明人和猿之間的過渡物種的存在

先說結論:百分之百是不存在的。達爾文的進化論只是160年前的一種假說。

自從基因解碼後,新的科學證據就讓進化論徹底破產了。我們舉基因學的三點來說明:

(一)、相同的物種,基因都是相同的

遍布世界各地的人,白人,黑人,黃種人,基因都是相同的,遍布世界的各種猴子、各種狗、基因也是相同的。如果按照進化論,就得世界各地的猴子都隨機自然演化,都剛好演化成人,都從猴子的基因改變成人的基因,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猴子不會變成人,猴子也不會變成狗,物種是固定的。

(二)、基因都是非常穩定的存在着

基因的穩定性是物種保持自身的穩定性所必須的。所以,基因就非常的穩定,非常不容易發生突變。

一個基因是幾百到幾千個堿基排列而成的。DNA四種不同的堿基( T A C G)按照一定的規則排列,不同的排列順序形成了非常複雜精密的遺傳密碼,不同物種有不同的遺傳密碼。

任何物種,從出現以後,不管經過了幾千年,幾萬年,甚至更久,基因都是固定不變的。

大家知道,我們人體約有2,900,000,000對堿基,排成了約27,000個基因,構成了幾十億個細胞,再形成組織器官、系統,非常的精密,非常的複雜。他們卻非常協調的在運轉,按照遺傳密碼,從出生,成長,生育後代……等等,一路運轉下來,而且不會出現差錯,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有個科學家說:“即使是一個單細胞,其結構也極為複雜,猶如一個小型的大都市一樣。何況構成人體的無數細胞的極其複雜的組合方式,當然絕不可能是偶然發生的。”

大家想一下,得層次多高的高級生命才有能力做這種安排呢?他的智慧要比人類高多少倍呢?千倍、萬倍、億倍、萬億倍?簡直是無法想像的。只有層次很高很高的神才能做到吧。我們人類自以為科學很發達,可是現在連一個單細胞生物都做不出來呢!

(三)、基因突變是病態現象

按照現在的科學知識,進化論要能成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基因會產生突變。但是,科學家發現,基因產生突變的幾率非常低,大約在萬分之一到十億分之一之間。

有些科學家專門研究基因突變的情況。他們故意製造了大量的基因突變體,發現突變的結果都是各種缺陷、生病、畸形或者死亡。發現基因突變不會使物種變得更高級,只會使物種滅亡。所以,實際上突變很不容易產生,也不會有什麼進化了。

基因解碼後,我們再看看達爾文的進化論,簡直就像辦家家酒一樣。

比如,達爾文說:“反對我的進化論的最大理由,就是沒有化石的證據。”“自然界好像故意隱藏證據,不讓我們發現過渡性的中間型。”比如,達爾文認為人是猿進化的,過程中會有過渡性的猿人,這個猿人可以從化石中找到。可是,從基因學來看,根本就不可能有猿人這種生物存在,物種是固定的。所以,自然界沒有故意隱藏證據,是根本就沒有。不但沒有猿人,所有進化論猜測的各種中間型,都不存在,都找不到化石,也就不存在進化的可能了。

比如,達爾文很怕眼睛。他說:“眼睛有調節焦距,允許不同採光量和糾正球面象差和色差的無與倫比的設計。”“我承認,認為眼睛是通過自然選擇形成的假說似乎是荒謬可笑的。”“每次想到眼睛,我都會感到震撼。”因為眼睛精巧奇妙的結構,讓達爾文覺得自然演化論很可能是站不住腳的。如果他用今天的基因學來看眼睛,那個“超級無與倫比的設計”可能就把他嚇壞了,再也不敢提進化論了。

當然,我們不會怪他。他畢竟是一百多年前的人。那時,顯微鏡只能放大三百倍。而我們今天的電子顯微鏡可以放大80,000倍。時代不同了。說句笑話,如果達爾文活在今天,他可能會努力研究基因學,當然也不會提進化論了。

本來進化論只是個假說,而且漏洞很多。為什麼後來好像變成科學真理來了呢?達爾文一生都只說是個假說呀!

主要是因為希特拉和馬克思,這倆個邪惡的人,惡意利用了進化論。

希特拉說:“高級種族奴役低級種族……是我們在自然界看到的公理。”他利用進化論“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思想來灌輸他的種族主義。從而在二戰時,殺害了6,000,000的猶太人。他用社會達爾文主義來為他的納粹主義辯護。

信奉撒旦教的馬克思更加邪惡。他看到進化論後如獲至寶。馬克思說:“我們現在以進化論的概念來看宇宙,再也沒有空間容納一位統治者或者創造者了。”就是可以不信上帝了,可以搞無神論了。他又把“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搞成了“弱肉強食,優勝劣汰”加入階級鬥爭論。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帶着暴力、謊言、仇恨去搞共產革命了。

所以,在共產國家,進化論就變成了“絕對的真理”。就完全沒有科學性了,就完全是政治性了。比如,中共奪取政權後,就用進化論給全國人民洗腦,真正的目的是灌輸背祖反神的無神論和違背人性的階級鬥爭論。

即使基因解碼了,進化論根本不成立了。中共還在用它給人民洗腦。為什麼呢?因為進化論是謬論,是錯的,它演化出來的無神論、階級鬥爭論,當然也是謬論,也是錯的,而且是害人不淺的。這樣一來,共產主義的根,就整個都爛掉了。所以,中共就死抱着不放。這已經完全不講科學了。

大家都看到了,100多年來,共產紅潮所到之處,都是戰亂、饑荒、屠殺和恐怖,都是血腥的暴政。而受害最嚴重的是中國。被中共殘害死了80,000,000人民,而且生存環境被嚴重污染,自然生態被嚴重破壞。而中共權貴的貪腐程度世界第一,造成的貧富差距世界第一。傳統文化道德都被破壞了,黑心食品到處橫行,而且,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還干出活摘器官賣錢的魔鬼行徑。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這都是邪惡的共產主義造成的。

如果達爾文活在今天,看到他的進化論被希特拉、馬克思這樣惡意利用,給人類造成這麼大的浩劫,他一定非常痛心疾首的,看到共產黨還在中國、北韓禍害人民,很可能他會成為一位非常堅決反共的人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