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強勢背後的驚人虛弱 唯有一點是不變量

本次人大會議上習近平修憲成功,並去除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而且還將通過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儼然已成為政治強人,意欲帶領中共走向強盛。時事評論員文昭表示,習近平的一人之強恰恰體現出的是整個中共體制的衰弱。歷史學者章立凡表示,一黨專政從未變,是不變量。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程曉農認為,如果習近平能穩住權威,很可能帶領中國重回統治成本低廉的獨裁時代。當局的經濟資源快要耗盡時,便轉向個人集權領導模式。

美國主要報紙《華盛頓郵報》3月13日星期二發表三位專家的解惑性文章,標題是,“習近平這就變成了中國的強人了嗎?不見得”。

寫出這文章的三位專家分別是,艾麗卡·弗蘭茲,密西根州立大學政治科學副教授;安德利亞·肯德爾-泰勒,國家安全委員會俄羅斯和歐亞部副情報官;約瑟夫·萊特,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政治科學副教授。三位專家的文章說:

“眼下正在中國持續發展的並不是典型的強人政體。習近平依然是在中共相當制度化的體制內運作。高層官員在有忠心的情況下通過中共的機構獲得升遷,能力依然是獲得提拔的一個重要標準。研究顯示,在一個像習近平這樣的領導人是通過現有的政黨崛起(而不是他自己另起爐灶)的情況下,那個政黨就對一個領導人試圖控制其系統有更強的抵抗力。

“在2012年,中共試圖尋求一個強有力的、有決斷力的領導人以便使中國國內的人再度對中共政權產生敬畏。中共作為一個黨派,尤其是中共內部默認習近平大力抓權的人以為,必須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來克服公眾越來越強烈的不滿,尤其是對胡錦濤在位10年所積聚的貪污腐敗的不滿。中共選擇了習近平,得到了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但其強勢如今使它後悔莫及。”

文昭:修憲習近平真的贏了?習強人背後藏着一大虛弱

時事評論員文昭13日在自媒體表示,習近平的一人之強、體現出的是整個體制的衰弱。中共依靠皮鞭和鐵拳來降伏社會,導致中國社會怕事懦弱之風盛行,然而在統治集團內部也是同樣,對下級聲色俱厲、對上級只敢阿諛奉迎,軟骨病盛行。這個體制整體的衰弱程度,已經無法自發凝聚起任何有效的抵抗。

習近平反腐五年,政治局委員這一級的只拿掉了: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薄熙來和孫政才。在任的政治局委員拿下的只有孫政才一個。中央政治局裡“中槍落馬”的比例也不過20%。十八屆中央委員會裡到2017年上半年被查的也僅僅有29人,中央委員14人、候補委員15人,佔總人數的比例10%都不到。僅僅這種程度的整治,就馴服了體制,剩下的人就膽戰心驚、俯首貼耳了。

斯大林的大清洗,1917年十月革命期間的六位政治局成員里,除了斯大林一人獨霸,剩下的五人里四人被處死;還有一個其實也算被處死,就是托洛茨基,他被開除黨籍以後流亡墨西哥,後來被蘇聯間諜所刺殺,也相當於被處決了。除了斯大林本人之外,其餘幾位全體“陣亡“。

從十月革命後到1924年列寧去世之前被選入政治局的七人里,四人被處死、一人自殺,倖存的只有兩人,莫洛托夫和加里寧,陣亡率達到71%。1934年參加蘇共十七大的1966名代表里1108人被捕,這些人基本上都被處死或死於獄中,“陣亡率”達到56%。

章立凡:一黨專政從未變,是不變量

歷史學者章立凡3月13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新時代的說法從十九大時就開始使用起來了。現在當然是一個節點。其實,一黨專政從來沒有變,是不變量。無論集體領導或者個人領導,獨裁都是不變量。黨魁沒有力量時是集體領導;黨魁可以高度集權時就是個人獨裁。毛之後沒有那樣的強人,所以形成各個山頭大佬開家族會議的模式,就像黑手黨。

本次有趣的是,一黨專政性質也在修憲中體現了,而不光是改主席任期。修改的憲法說,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後面加上中共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這個定語回到了1975年的文革憲法。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哪個國家用憲法來規定一個政黨的執政地位。

章立凡強調,這點中共做到了,可說是為個人獨裁奠定了基礎;否則的話不可能實現個人獨裁。毛的獨裁就是建立在一黨專政的體制之下。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