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1959廬山大戲第二折:李銳「少不更事」得罪柯慶施 致大難臨頭

李銳只知道圖一時的痛快,卻將自己與這位「柯老」之間的關係置於勢不兩立、水火不相容的狀態之中。而那位權位遠比李銳高,卻受氣受辱的柯老又豈肯善罷甘休呢?懷恨在心、伺機報復是必然的。到了7月26日,李銳在作了第一次檢討後,在會議大形勢的鼓舞並驅使下,同組的毛左開始對他圍攻。

李銳

二、少不更事的李銳

李銳老先生是我很敬仰的“兩頭真”老人,“少不更事”的評價不是我說的,而是李銳自己說的,是李銳對在“廬山會議”上的自我表現的自我評價。

田家英的“三句話”是在廬山會議的前期私下裡對李銳一個人說的。

正因為是知心朋友之間私下裡的聊天,所以田家英才能一抒心中之塊壘。家英的話無論從內容到情緒上都充滿了從幻想到幻滅的矛盾糾葛,充滿了從失望到絕望的鬱悶與沉重。田李二人對毛有太多的共識,家英的話就像刀子一般刻在李銳的心間。於是李銳同志在得意之時或是感慨之時就不由自主地將此話告訴了他的另一位好朋友周小舟。

李銳是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告訴周小舟的呢?李銳的《廬山會議實錄》一書並沒有交待明確,但書中卻講了兩則小故事:

第一則故事就發生在這次會議上。

7月20日,李銳在第一小組發言時曾尖銳地指出“鋼鐵翻番”和“1959年高指標”同華東計劃會議有關。矛頭直指華東會議的主持者柯慶施。

於是小組會上就有柯的馬仔揭發李銳在火車上說過:“1958年大躍進出了軌,翻了車。”也就是指證李銳攻擊大躍進。

“大躍進”是禁區,只能歌頌不能懷疑。李銳當然不能承認也不敢承認,於是就追問揭發者:“你是聽誰說的?”因為此人當時並不在火車上。

揭發者說是柯老。

李銳說:這就更奇怪了,柯老也不在火車上。

揭發人被追問得無奈,就將此話收回了。

本來此事至此也可告一段落,但李銳接着就對這位揭發者厲聲喝道:“我同你今後只能談風花雪月。”

揭發人啞口無言、鎩羽而歸。

李銳在這樣的對話中表面上取得完勝,實際上卻留下後患。傳到那位當年被毛澤東都尊稱為“柯老”的耳朵里,“柯老”會作何想法呢?

另一則故事則發生在1958年3月成都會議時。

當時柯慶施認為李銳為他寫的一篇文章沒有用心寫,因而對李銳不滿意,李銳因此不高興。

有一天中午吃飯時,柯慶施就斟了一杯葡萄酒,走過來要跟李銳乾杯。

李銳不僅拒絕乾杯,而且還大聲說:“柯老,你是看見過列寧的人,何必跟我們後生小子過不去。”

李銳轉回餐桌不予理會,弄得位高權重的“柯老”下不了台。

當時滿餐廳的幾桌人都聽見了這句話,都見到了這個場面。

李銳只知道圖一時的痛快,卻將自己與這位“柯老”之間的關係置於勢不兩立、水火不相容的狀態之中。

而那位權位遠比李銳高,卻受氣受辱的柯老又豈肯善罷甘休呢?懷恨在心、伺機報復是必然的。

到了7月26日,李銳在作了第一次檢討後,在會議大形勢的鼓舞並驅使下,同組的毛左開始對他圍攻。此時的李銳卻還沒有意識到大難已經臨頭,仍然堅持“真理與正義”不買賬。小組會後就有一分“舌戰群儒”大義凜然的得意,也可能為了給志同道合者鼓氣,李銳就將這兩件事告訴了周小舟和周惠,兩個姓周的傻小子聽了也頗為高興。[注7]

人性中就有這樣的弱點,喜歡談“過五關、斬六將”,“走麥城”的事就不願提了。李銳那時年輕,也有這樣的毛病。甭看李銳當時42歲了,已經年過不惑,但其政治上還是相當幼稚的,而且又自恃有毛澤東的寵愛與信任。

李銳在書中承認自己當時是“少不更事”。

豈止喔!純屬“傻小子,睡涼坑,全憑火力壯!”

可以想像當年的李銳得意之時,有什麼話不敢對他人說的呢?

筆者估計田家英的“三句話”也就是李銳在這樣得意的時候說給了周小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