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比科幻更魔幻:中國展現數字獨裁未來世界

在美國人和歐洲人爭論互聯網和社交媒體會不會破壞民主的時候,很多中國人面臨的一大問題卻是高科技會不會強化專制統治。

中國政府正利用科技監控民眾。一項發展人工智能的國家計劃特彆強調,人工智能技術對有效維護社會穩定將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政府正在部署具有人臉識別功能的監控攝像頭和使用大數據的警務平台,並對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進行監控。

在政府手中權力不受約束的情況下,對於一些中國人來說,他們的活動、習慣和想法似乎會被政府追蹤。

數字專政真的權力無邊嗎?

這是作者王力雄在他的反烏托邦小說《大典》中試圖回答的問題。這本書去年12月由台灣大塊文化(Locus Publishing)出版,書中描寫了2021年的中國,所呈現的似乎正是目前的景象。書中的 中共領導人希望在任期到期後繼續掌權,利用反腐行動清除對手,而且監控無處不在。

最後,這位領導人被精通技術的情報主管用形似蜜蜂的迷你無人機暗殺。王力雄稱,這個結尾是要凸顯數字專政權力的弱點。

他表示,這樣的政權有個阿克琉斯之踵,那就是需要得到技術人才的協助,但這些人完全可以操控技術服務於自己的利益,而且和政府一樣,他們這麼做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過去一周發生的事讓《大典》尤其貼近中國的現實。中共提出了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修憲建議,已經大權在握的習近平將再少一道制度制衡。

這本書聚焦一些中國人,尤其是像王力雄這樣的自由派知識分子,試圖捕捉他們在看待技術和中國專制政治體制時情緒上的轉變。不到10年前,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彷彿是促進言論自由並形成更開放包容政治秩序的強大工具。但時至今日,技術悲觀主義盛行。

警方多次造訪王力雄的住所,試圖阻止他出版小說《大典》。該書在中國大陸被禁,只在台灣和香港的幾家獨立書店有售。

在研究中國政府科技戰略的專家們看來,《大典》的很多內容似曾相識,無論是內鬥加劇,還是人工智能、大數據和監控系統降低政治壓迫資金成本的方式。

反烏托邦小說《大典》的作者王力雄近期攝於北京。

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客座研究員Elsa B. Kania稱,對於中國共產黨能否利用新技術促進發展,同時盡量減少其破壞性影響,人工智能革命是一場重大考驗。

目前,政府與阿里巴巴集團(Alibaba Group, BABA)和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0700.HK,簡稱﹕騰訊)等大型科技公司之間的關係暗流涌動。政府希望這些擁有資金、人才和數據的公司能夠引領本國的人工智能革命。

Kania稱,隨着這些科技公司能力的增強,它們或許會被視為對政府權威的挑戰。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級研究員Samm Sacks稱,這些公司同時也在尋求全球擴張,因此不希望被視為中國政府的工具。

Kania表示,使用人工智能的結果可能無法預測,因此並不是沒有風險的。

去年8月份,騰訊不得不關閉QQ上兩個AI驅動的聊天機械人。當被問到是否熱愛中國共產黨時,一個機械人回答不愛。而另一個聊天機械人則說,它的“中國夢”是去美國。中國夢是習近平提出的一個口號。

其次還有官僚機構之間的競爭,Sacks說,這是阻礙中國實現數碼雄心的一個因素,但卻不受重視。她說,目前不同政府部門各自掌握一部分數據,但又不想共享這些信息。

筆者告訴Sacks,王力雄書中精通技術的情報主管是國家安全部部長,他可以接觸到國內幾乎所有的數據。她回應稱,中國官僚機構中尚不存在這樣的人物。

不過技術依然可以賦予個人對抗強大政府的力量。王力雄援引了郭文貴的例子,這位大亨在一輪腐敗調查之前逃往美國。

去年很長一段時間,郭文貴都在他位於曼哈頓的頂層公寓中利用Twitter爆料針對中國高官的腐敗指控,引發中國輿論一片嘩然。

為了控制上述事件的破壞性影響,中國政府派出國家安全部官員試圖誘其回國。審查機構和警方則竭力在社交媒體上封鎖郭文貴的名字及其指控內容。

王力雄表示,郭文貴利用社交媒體這項最基本的現代技術對中國共產黨的聲譽造成了嚴重破壞;而在過去,這需要大量成本高昂的宣傳活動才能取得類似效果。

在《大典》中,政府通過在鞋子里安裝結合射頻識別標籤和納米芯片來監控民眾的行蹤。

筆者對王力雄表示,這些技術的複雜程度似乎還不如新疆已經在使用的技術。在新疆,政府已經部署了面部識別相機、智能手機讀取器、DNA收集和數據處理警務系統,以平息一些穆斯林武裝分子不時發起的反政府暴力行動。

王力雄回應說,現實總是完勝小說,在中國尤其如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