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老愚:作惡的蝴蝶效應

我有時想,何時才能有司馬南一類風雲人物的本領就好了——罵美國為黨國工作,移民美國為自己生活。那時,也不用魯莽青年陣前叫罵,自己就悄悄滾回美國——赴美定居了。

天氣預報又玩了一回行為藝術,期盼很久的雪還是不願落在北京的大地上。失望之餘打開公號留言,一個用參考消息報做頭像的跳出來咒罵道:

“滾回你的美國!”

“傻比,你胡說!”

“不許抹黑中國!”

……

幾乎在每一篇文章下面都留有污跡,這使我無法獲知其生氣的理由——各種敏感的大都被及時封殺了,殘留的無非是些憤青或文青的餘緒,也不至於令其惱羞成怒。或許,只能用奉旨罵人來解釋了。

他們教給這些輿論打手的邏輯是:說我們中國不好的,就是美分。

七八年前,我曾被某某網打入“西奴”隊列,他們把照片里的老愚吊起來,並用硃筆在上面打了個粗獷無比的叉,似乎不如此不足以泄其革命義憤。

美國的政治文明一直是我仰慕的對象,因為他捍衛公義,鼓舞受強權欺壓的人民奮起抗爭,我視新大陸為人類的燈塔和福地。奇怪的是,操控政權和輿論的那幫人,一撥撥把自己的家人送往彼岸,讓其享受人家的制度文明和科技文明,卻鼓動一茬茬蒙昧青年充當打手,通過辱罵施加壓力,迫使神智清醒的知識人閉嘴。他們知道只有生活在普世文明制度下,才有尊嚴和安全感,但作為以保存政權為要務的現實主義者,他們更明白一個道理:褒獎美國文明或任何文明,都是在讓中國難堪,因而必須格殺勿論。故而,在中國一直存在一幅滑稽的情形:出於即興的政治需要,官方隨時可以高唱讚美曲,民間若有人附和藉機引薦美式制度文明,則會被悉數撲殺。

我的社會觀察並非是兩種社會制度的橫向比較,那不是我所擅長的。我是以自己的感受為本,以常識作基準來評論現實。在我看來,中國的問題就是這麼簡單:若順從常識和理性,就可以理解;若悖逆之,則荒謬無解。

直言是一種生物本能,我並非是以說真話的姿態來博取功名。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都明白,說真話可不是一樁好生意,其風險與日俱增,且難以防備。

說實話,我對這種潑糞式的懲罰,經歷過由不適應到淡然處之的心理階段,如今已是見怪不怪了。對污辱他人人格的無賴之徒,一個政治不正確的國民真的沒有什麼辦法。

本想勸勸這些迷途的羔羊,轉念一想,人家未必迷途,也許正是識時務之俊傑也。勸不好,甚至會勸出幺蛾子來。

貴陽牙科醫生陳紹陟先生自稱,一般有人在電梯里吸煙,他都會勸告,“表情也不太好看”。這位出版過詩集《生命的痛處》的詩人,好像並沒有碰到硬茬,否則就也不會這麼輕鬆地在朋友圈夫子自道了。前些天,我因為勸年輕的優步司機不要在車內抽煙,寒風凜冽中被趕下車,凍出了重感冒,至今還未有處理結果。

勸人守規矩甚至會惹出官司。去年五月,鄭州楊醫生在小區電梯內勸阻一吸煙老漢,對方不吃勸,爭執中突發心臟病猝死。其家屬一紙狀書將他告上法庭,索賠四十萬人民幣,當地法院一審判決勸阻者補償原告一萬五千元。這件事告訴世人,有些人什麼事情都可以光明正大地做出來。

事實上,公共道德對許多人已無任何約束力。比如不能隨地大小便,不能隨地吐痰,不能在人行道騎共享單車,不能動輒辱罵他人,等等。懲善揚惡的政治制度,毫無例外地導致道德大潰敗。在此情況下,貌似嚴苛、威嚴的法規條例,只能成為一紙具文。政府各級機構可以密集制定各種規章制度,實則無濟於事,難挽狂瀾於既倒。當踐踏規則、蹂躪人性成為新時代風氣,法律已壽終正寢。老漢電梯抽煙,侵犯他人健康權,本該認錯道歉,立即掐滅噴毒的煙頭;不聽勸阻,在與人爭執中心臟病發作猝死,楊醫生無任何過錯,還積极參与搶救,家屬不表謝意已屬失禮,竟厚着臉皮向人家索賠人命費?光天化日之下若對公義有敬畏之心,標榜公正執法的人民法院怎能如此判決?

也許跟輿論壓力有關,前幾天,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推翻一審判決,宣判:勸煙者無責。一個是非如此分明的事情,楊醫生竟然要等半年之久,才獲得應有的公正裁決。常識和公義,在一審法院那裡一文不值,他們遵循的是現實主義的裁決法則:公正且放一邊;弱者為大,死人為大,以滿足其各種意願為工作目標;死者即使有錯,也應由去過錯方給予補償。熟知中國當代新聞史的讀者,這些年已經目睹了無數起此類判例,最荒唐的當為——小偷被追摔死,見義勇為者要承擔刑事責任。各地法院的諸多判例,給人一個強烈的印象:在這個國家做好人風險巨大,無賴惡棍卻如魚得水,一有糾紛,司法機構好像非常願意當作惡者的靠山。鄭州一案若無二審判決,註定會成為中國法制史上一樁大丑聞。

在這樣怪誕的法治環境下,行公義者該如何自處呢?良善之人面對凌辱和侵害,又當如何應對呢?一個必然的結論是:散沙一盤的國人,在每一個作惡者面前都將屈服,人性愈加自私、冷漠、無情;無辜的人將付出越來越多生命的代價。這就是每日發生的事情。

奉旨罵人是另一種惡,比踐踏公序良俗更暴虐,也更無恥。

我有時想,何時才能有司馬南一類風雲人物的本領就好了——罵美國為黨國工作,移民美國為自己生活。那時,也不用魯莽青年陣前叫罵,自己就悄悄滾回美國——赴美定居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FT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