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林輝:那個辱毛就是大逆不道的年代

——文革荒誕事 誤損毛像引出大禍端

幾則發生在文革期間的荒誕事,讓人在感到心酸的同時,更深深地認識到中共的恐怖,事實上,從1949年起,「不是人的中共」就攜帶戾氣,橫行在中國大陸,不僅無惡不作,而且殺人如麻。試想想,能害死這麼多民眾的組織,其行為連禽獸也未必比得上,這該是怎樣的魔教?!

十八大前民眾撕毛像(大紀元)

中共黨魁毛澤東於1966年發動且持續了十年的文革,不僅害死了包括精英在內的幾百萬中國人,打斷了知識分子的脊樑,讓中國人噤若寒蟬,而且經濟大倒退,民不聊生。也是在此期間,發生了眾多讓今人難以想像的荒誕事,即人們僅僅因為某些無心之舉,就可以被投入監獄,被判刑,甚至死於獄中。

繩子系毛像脖子被關

2012年10月,《南方周末》曾刊登了知名河南編輯馬雲龍寫的文章《文革婦女誤用圖釘釘毛澤東照片被判刑》。文章講述了他在文革期間被關看守所時聽聞的幾個故事。

其中一個是監號里的老犯人韓栓緊講的姓王的農民所謂“反革命”的故事。王姓農民家在許昌東面扶溝縣(或太康縣),在拉煤路過許昌時被抓進來的,當時拉煤要靠人力,用牲口的極少。

彼時作為產煤地的禹縣(現在的禹州市),還是著名的鈞瓷之鄉,那裡有很多瓷窯,盛產瓷器。文革爆發後,為配合政治的需要,禹縣生產了大量的瓷製毛像。話說這個王姓農民在禹縣的煤礦裝滿一架子車煤後,就去瓷器店買了一個瓷製毛像。毛像放在哪裡合適呢?思量再三,他在車頂的煤堆上拍了塊平地,把瓷像面朝前,穩穩地放在了中央的最高處。一路上,他也是小心謹慎,生怕顛壞了毛像。

可天黑前經過一個村鎮時,他被一群學生攔住了,讓他看把毛像弄成了什麼樣子。王姓農民停下車仔細關瞧,也嚇了一跳——一路上風颳得太大,車上的煤塵飛揚起來,把毛像弄得灰頭土臉。他趕快用毛巾清理乾淨,這才得到了學生們的原諒。

接下來的路程該把毛像放在哪裡呢?他想出了個辦法:用繩子掛在車把上,看到髒了,隨時能擦,而繩子只能拴在毛像的脖子上。結果在許昌他又被攔了下來,還挨了一頓揍:“你這個反革命,要弔死毛××啊!”他隨即被關進了看守所。三個多月後被帶走,可能是移交給他家鄉的公安局去處理了。

誤用圖釘釘毛照片被關

還有一個故事是親自聽禹縣的一個姑娘講的,她的綽號是“一枝花”。剛到看守所,這個姑娘夜以繼日地喊“冤枉!”“我不是反革命!”“有人陷害我!”,聲音時高時低,一刻不停,一直喊了一個多星期,直到嗓子啞了,喊聲才漸漸消歇。此外,她還宣布絕食,將發的菜湯和饃從窗口扔出來。這樣的剛烈在以往是相當少見的。

一個多月後,馬雲龍藉由曬蜂窩煤的機會接近了關押女子的地方。這時他才發現這個姑娘也就二十歲上下。二人趁哨兵走開時,進行了斷斷續續地悄聲交談。原來姑娘在村中曾是個中共團書記、生產隊婦女隊長。有一天,她幫助鄰家的大嫂抱孩子。孩子又哭又鬧,怎麼也勸不住。她就想了個辦法:抓來一把彩色圖釘,用手指一捻,讓它在桌上像陀螺一樣旋轉,以此轉移小孩的注意力。果然,效果不錯,孩子不哭了,只是專註地盯着那些彩色小圖釘在不停地旋轉。

然而,她沒有注意到,桌上鋪着一張報紙,而報紙上印着一幅毛的照片。她更沒有注意到,有個圖釘是在毛的眼睛上旋轉。她沒有注意到的事,旁邊有人注意到了。當她玩完了抱着孩子走了後,有人把報紙和圖釘撿起來當作“物證”,去報案了。幾天後,她被捕了。罪名嚇人:她要用圖釘釘瞎毛的眼睛。

在被關押半年以後,她忽然被帶走了,再也沒回來。不知道是判刑了,還是無罪釋放了,或者是轉押到她的老家禹縣去了。反正馬雲龍從此再也沒有聽到她的音訊。

在毛鼻子上鑽洞的舞台美工師

在馬雲龍被關期間,毛死去。1976年9月18日,中共舉行全國哀悼會。當天深夜,他在剛剛被調的單人小牢房中想了很多,無法入睡。凌晨兩點多,一個人被投了進來。顯然是剛剛被捕的,因為沒帶被褥。

這個人叫李偉森,是許昌豫劇團的舞台美工師。他向馬雲龍哭訴了自己被捕的原因。原來當日早晨上班時他接受了一個緊急任務:立即替劇團製作一個大花圈,中午以前送到地委禮堂的毛追悼會會場。下午那裡將和北京天安門廣場同步舉行大會。

他馬上行動起來,而且獨出心裁,將花圈中間的“奠”字換成了毛像。花圈做好了,單位領導審查了,沒發現什麼問題,就派人送進了地委禮堂。但被地委秘書長發現不合規格,就下令現場修改花圈。

李偉森匆忙趕到會場,在聽了一頓罵後,趕緊動手修改。由於時間緊,無法重新製作一個“奠”字。他靈機一動,用一張宣紙把毛像覆蓋起來,然後,匆忙製作了一朵特大的紙花,綴在花圈的中央。雖然地委秘書長並不十分滿意,但由於時間緊迫,也只得如此了。李偉森也鬆了一口氣。

可下午剛回到家,李偉森就被警察抓了起來,而且立馬審訊。原來他在綴上大紙花的時候,花的鐵絲穿透了宣紙下的毛像,正好在毛的鼻子上鑽了個大洞!這毫無疑問就是“反革命”。

從此,李偉森和馬雲龍在一起被關了一年零四個月。1978年初他獲得“免予刑事處分”的“寬大處理”,被釋放回家。到1979年,才最終獲得“平反”。

說“共產黨不是人”的奶奶死在獄中

文革時在中國大陸一個極為普通的家庭里還發生過這樣一件悲慘之事。一天,奶奶領着5歲的孫女玩耍,聰明伶俐且好奇心極強的孫女總是纏着奶奶問這問那,而奶奶也總是耐心地回答著孫女提出的每一個問題。

孫女問完天上問地下,問完老虎問大象,然後又指著牆上張貼的毛澤東的畫像和兩邊的對聯問道:“奶奶,這邊的對聯上寫着什麼字?”奶奶說:“這邊的對聯上寫着‘毛××萬歲!’”孫女又問:“那邊呢?”奶奶說:“那邊寫着‘共產黨萬歲!’”孫女繼續問道:“上邊呢?”“上邊寫着‘社會主義好!’”“中間是誰的像?”“中間是毛××他老人家的像!”“奶奶,為什麼只有毛××的像而沒有共產黨的像呢?”奶奶答道:“因為毛××是個人,所以就有像,共產黨不是人就沒有像!”。

很顯然,奶奶的意思是:共產黨是一個組織,沒有具體的形象,所以就沒有畫像。但如果壞心眼的人聽到奶奶的“共產黨不是人”的話肯定會另做文章。大凡中國人都知道,說“××不是人”是一句從古至今都相當嚴厲的咒罵之語。因為“不是人”即是禽獸,就是說,這個人壞到頭了,一點德行也沒有,只能與禽獸為伍。

俗話說的好“隔牆有耳”,奶奶還真就倒楣在這最後一句話上了。奶奶的這句話被在門外乘涼的鄰居們聽到後,立即報告給了公安機關。第二天奶奶就被公安機關傳訊,此時的奶奶是百口莫辯,因為她的確說過“共產黨不是人”這句話。最終,奶奶被判刑,並死在獄中。

結語

上述列舉的幾則發生在文革期間的荒誕事,讓人在感到心酸的同時,更深深地認識到中共的恐怖,事實上,從1949年起,“不是人的中共”就攜帶戾氣,橫行在中國大陸,不僅無惡不作,而且殺人如麻。試想想,能害死這麼多民眾的組織,其行為連禽獸也未必比得上,這該是怎樣的魔教?!

如今這個魔教已是惡事做絕,早引起了人神共憤。其還能存活多久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