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現金貸倒閉潮:平台消失 員工討薪 供應商千里追債

現金貸的監管風暴之後,數家平台被曝出倒閉。行業洗牌來得如此急促,導致依附行業的產業鏈都備受波及,大量的供應商被拖欠款項,甚至經營困難,開始裁員。風口隕落,繁華時代一去不復返。行業及其周邊產業鏈,又將何去何從?

現金貸的監管風暴之後,數家平台被曝出倒閉。

“今天去公司門口,發現門牌都換了,變成了一家婚慶公司”,一家現金貸的員工稱。

而另一家現金貸公司已開始倒閉清算,還拖欠供應商一些費用,“可以上門來搬電腦、檯燈、插線板,值錢的都可以拿走抵賬”。

行業洗牌來得如此急促,導致依附行業的產業鏈都備受波及,大量的供應商被拖欠款項,甚至經營困難,開始裁員。

風口隕落,繁華時代一去不復返。行業及其周邊產業鏈,又將何去何從?

01人間蒸發

12月11日上午,李洋去上班,卻發現公司突然消失。

“公司名牌不見了,直接換成了一個婚慶公司。”李洋稱。

公司名牌被摘下,換成了婚慶公司

李洋自稱是現金貸平台“錢到”的員工,該平台有一個可申請貸款的微信公眾號,賬號主體顯示為:杭州錢趣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

之前,公司一直通過這個微信公眾號放貸,並用大量的貸款超市為其導流。

“公司雖然只有十幾個人,但業務不錯,大家工資不低。”李洋稱。

而監管之後,公司瞬間陷入敗局。

11月21日傍晚,《關於立即暫停批設小額貸款公司的通知》下發之後,現金貸的監管風暴席捲而來。

11月24日凌晨,李洋接到上司電話,“讓我緊急通知合作方,我們要停止放貸”。李洋趕緊通知各個貸款超市,下架“錢到”,停止導流。

一切才剛剛開始。

第二天,整個公司都籠罩在恐慌之中,大家在惴惴不安中度過了幾天,很快,所有員工都前後接到了“遣散通知”。

“很多人當天結款就走了。”但李洋卻抱有一絲幻想,“事情也許還沒有這麼糟,也許還能把我調到其他分公司”。

結果12月11日,他就發現公司人去樓空。

辦公室人去樓空

因李洋還有幾千元遣散費沒有領,他多次撥打上司電話,一直無人接聽。事後,李洋報警,希望找到公司,追討遣散費。

有趣的是,李洋發現12月11日,“錢到”的公眾號又“復活”了,推送了一條廣告,此後又再無消息。

一本財經多次撥打“錢到”公眾號上的官方電話,只有一次接通,對方反覆稱:“我們現在只處理還款和催收問題。”

離場的玩家,遠遠不止“錢到”一家。

“上海一家名為現金幫的平台,拖欠了我們幾萬元的流量費用,說他們不幹了,也沒錢,讓我們直接去他們辦公室搬辦公用品抵債”,某貸款超市的負責人沐顏稱。

他曾去“現金幫”的辦公場地尋找,“對方稱公司正在清算,可以搬電腦、檯燈、插線板,值錢的都可以拿走抵賬。”

而這輪洗牌和倒閉潮,幾乎是難以逃脫的命運。

11月下旬,現金貸的監管陸陸續續出台,給行業持續加壓。

而借款人在輿論的撐腰下,開始抱着僥倖心理,“抱團”不還款。

一本財經曾經報道,幾十萬的老賴軍團開始集結,喊着口號集體賴賬。

各大公司的逾期率都開始上漲,“入催率(逾期需要催收的比例)普遍上漲到50%。”多位從業者稱。

逾期的全面爆發,導致很多現金貸平台資金鏈斷裂,“之前掙的錢,基本都要虧進去。”某現金貸平台的負責人大概計算了下,2017年6月份之後新建的平台,“大多都會虧損”。

“一些現金貸平台的資金來源一般是P2P、信託或銀行,如果借款人的錢催不回來,他們無法向資金方交代,可能選擇直接跑路”,該負責人稱,行業的倒閉潮已然開始。

這只是剛剛開始……

02千里追債

實際上,最先感知行業危機的,就是幫現金貸公司導流的“貸款超市”。

此前,現金貸和貸款超市是密不可分的合作夥伴。

現金貸作為甲方公司,卻對乙方貸款超市頗為依賴,在各大群里呼喚他們為“乙方大大”和“流量爸爸”。

而最近,雙方的關係開始反轉。

“我們和甲方每天都要在群里對接,反饋雙方數據,從11月開始,甲方商務不是聯繫不到,就是愛答不理了。”某貸款超市的CEO王凱稱。

到了12月,監管壓力之下,情形變得更為嚴峻。

“大量的甲方開始拖款,以各種理由不給錢。”王凱稱,他的平台上有二十幾家現金貸公司,近十家拖欠款項,“還有平台預計拖款”。

以前雙方的合作方式以“CPA”為主,按照註冊量結款。每到月底,雙方會統計註冊數,然後結算。

一個註冊用戶大概是10元左右。從12月開始,一位甲方商務稱,“公司馬上就要沒錢付了”,只能按照一個用戶2元結算。

2A是行話,表示2塊錢一個註冊用戶

另外一些甲方,不僅要求打5折,還需簽訂“保密協議”,不許向外部透露。

而“錢到”人去樓空後,乙方的錢同樣也收不回來。

“聯繫一個說離職了,又聯繫一個說遣散了,第三個問啥也不說,直接拉黑了。”王凱稱。

遭遇如此情況的貸款超市,遠不止王凱一家。大量的流量乙方都反映,自己都被“惡意拖欠”。

他們在群里相互打氣。“絕不妥協,絕不接受2A”。

他們還組建論壇,將欠債平台名單匯總,每日更新。

現在雙方矛盾的解決方式,無非是兩條,一條是走司法程序,一條是“上門討債”。

一家中型平台被傳出倒閉的消息,王凱組織乙方人馬,準備前往寧波,“千里追債”。

另一貸款超市的負責人趙倩最近和甲方鬥智斗勇,已心力憔悴。

她發了一條朋友圈抱怨:“抵制老賴的甲方,變成了老賴,是不是一種諷刺?”

03黃金時代終結

現金貸黃金時代,這條產業鏈上的所有公司,都過得頗為滋潤。

巔峰時期,王凱能月入十幾萬。

而上個月,他只收入3萬。

“以前一個註冊用戶十幾元,現在打5折,都沒人要。”王凱知道,黃金時代已然離去。

以後該怎麼辦?

貸款超市還有出路,現金貸退下,還有銀行等傳統貸款機構,“業務還可以做,只是再也沒有暴利。”王凱稱。

實際上,現金貸產業鏈的上下游公司,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上游的資金方,在失去現金貸這個標的後,陷入了龐大的“資產荒”中,在四處尋找新的目標。

“以前都是坐等平台上門,現在商務人員天天去找新資產,供應鏈金融、場景分期,一家家去拜訪。”某資金方的商務人員稱,市場的供求關係,瞬間改變。

而下游的供應商,則活得更為艱難。

“我們知道現金貸公司不穩定,所以都要求對方預付款”,一位給現金貸公司提供風控服務的大數據公司負責人稱。

而其他現金貸的供應商就不這麼幸運了。

“拖欠的款,我們都不好意思要,我們知道他們活下去都難了。”一位現金貸技術公司的商務稱,他們的尾款也沒結算。

大量給現金貸提供系統、風控服務的大數據公司,業務量驟減。

“一些公司已開始裁銷售人員了”,多位業內從業者透露。

而曾經購買的服務,已無法退款。很多現金貸平台開始四處尋找新買家,“想二次轉賣,盡量收回一些錢來”,該負責人稱。

“朋友圈天天發廣告,都賣不出去”,因為行業驟停,這些服務再無用武之地。

未來有何轉型之路?

“我們只能等下一個行業風口”,作為行業的送水者,大部分公司只保持“等風來”的心態。

而第三方催收公司,卻迎來了十年難遇的繁榮。

倒閉潮從現在開始,將持續數月之久。

在這個過程中,平台和老賴之間,將展開一場催收大戰。

催收行業開始逆勢繁榮,催收員供不應求。大量的催收公司開始緊急找人,擴充場地。

但這輪密集催收大戰結束後,行業新增不足,他們又該何去何從?

現金貸洗牌開始。

“除了10%的現金貸公司可能轉型外,剩下90%的公司將淘汰”,多位行業從業者對行業的預判,都不太樂觀。

而吸附在這條產業鏈的公司,也將備受波及——蝴蝶效應才剛剛開始。

行業依然走不出“不管就亂,一管就死”的魔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