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滬寧入常與重新認識馬克思主義

新科常委“理論家”王滬寧

本來我已經打算不繼續討論與馬克思主義相關的課題;這種討論沒有太大價值。我曾經講過“整個馬克思的辯證法,斯大林的衍生品,毛的衍生品全部是垃圾。花再多時間整理垃圾也沒有價值”[1]。整個馬克思主義哲學也是垃圾。

但是最近兩件事使我不得不再寫一篇這方面的文章。一件事是王滬寧升為中央常委。本來我對中共的人事安排不太關心,因為這些一般不會有重大影響[2]。關於王滬寧的經歷和思想等中外媒介有不少報道([3,4]有相關林克)。讀了以後覺得王滬寧高升這事不是那麼簡單。有網友把王滬寧比作張春橋。從職位的性質和高低來說,這個比擬合適。但是張春橋野心很大,王滬寧過去似乎沒有野心。王滬寧之所以成為三屆中央的智囊是因為他的理論使這三屆的政策在馬克思主義的名義下合法。不可小看一個政權在理論上合法的作用。現在習近平已經抓牢了最高權力,似乎把王滬寧提升到這麼高的位置上沒有必要。我猜想習近平還要搞什麼大動作,需要王滬寧繼續給他提供合法性的理論依據。考慮到王滬寧是真信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家,這個可能性相當大。具體習近平要做什麼還不清楚。但是馬克思主義給所有實踐它的國家帶來大災難,需要徹底揭穿馬克思主義的假面具和消除它的流毒。這樣才可能避免重複過去的災難。

另一件事是最近華夏快遞又一篇文章《馬克思的唯心主義與人類解放》[5]。首先馬克思劃分唯物主義唯心主義的做法從來沒有得到哲學界廣泛承認,實際上除了馬克思主義者以外,很少有人這樣劃分。我曾經寫過一篇《唯心主義和唯物主義》文章,指出“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是馬克思主義者的發明,以前基本不存在[6]”。

更重要的是西方一流大學本科壓根不教馬克思的東西。首先考慮經濟學。所有常用的經濟學課本從入門到研究生完全沒有馬克思的東西。如有提及馬克思一定是批判,而且也很少篇幅。政治學少有正面講述馬克思的理論。例如廣為使用的一本政治學入門教科書絕大部分篇幅都是正統內容例如自由民主制,選舉,媒介,法治[7]。只有意識形態學課本有一些介紹馬克思主義的內容,把它歸於社會主義的一種[8]。福山的兩本書屬於政治系大學高年級和研究生水平[9,10]。這兩本書里有個別地方正面提及馬克思的理論,例如馬克思把人類歷史劃為階段:原始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等。但是福山提到馬克思的這些理論已經被取代。所以不學習馬克思的理論完全可以學好這些科目。社會科學有些其它學科還有馬克思的東西,譬如國際關係學和社會學。但是學生還是需要學習所有相關理論不是只學馬克思的理論觀點。

哲學是本文的主題。最好的哲學入門教科書是Fullerton的《哲學引論》[11],裏面連馬克思的影子都沒有。權威的中級哲學教科書是斯坦福大學Perry,Bratman,Fisher的《哲學引論》[12]。它裏面收集了幾十位重要哲學家的文章,但也沒有馬克思的影子。Bryan Magee是一位英國著名哲學作家,他的一本書收集了世界上研究經典哲學家的權威的訪談[13]。雖然這本書再版於2001年但是初版是1987年,也就是在蘇聯崩潰以前。Magee很想讓研究黑格爾和馬克思的權威普林斯頓大學教授Peter Singer多談談馬克思。但Singer很明確的告訴他馬克思在哲學上沒有原創。他說如果馬克思可以提供他的唯物主義的證據的話,那可以作為原創。但馬克思用他的唯物主義作為當然成立而不給證明,所以馬克思在哲學上沒有原創。關於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之辯,我已經專文討論[6]。所以從學術上來說,馬克思主義哲學沒有任何價值。任何有價值的哲學討論可以完全不涉及馬克思主義。有些人可能會不同意。那請你認真學懂哲學入門和中級課程,然後寫論文在學術刊物上發表,先說服Singer等這方面的專家,再來討論。生產垃圾文章對大家對自己沒有任何益處。

十九大前後大樹習近平的權威,沒有明顯選擇下一代接班人,王滬寧升至中央常委這些發展有可能意味着中共又要滑向極權政權,從走文革那條路。如果真是那樣對中國和世界將是又一場災難。本來大家許多人認為中國經歷了文革這樣的災難,痛定思痛,不會再走那條路了。但是哲學家喬治・桑塔耶拿有一句名言:不吸取前車之鑒,必將重蹈覆轍。但是什麼是前車之鑒?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說: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即使同一人前後做同樣的事也不可能完全相同。所以不深刻認識馬克思主義的邪惡,重新陷入馬克思主義導致的大災難仍然有可能。凱恩斯有一段名言:“經濟學家和政治哲學家的理念,不論它們是對的還是錯的,比通常認識到的更為強大。確實真正統治世界是這些理念。實用的人們可能認為他們自己不受知識界的影響,但他們的思想通常是某些失效的經濟學家的奴隸。甚至從空中聽到聲音的掌權的狂人的思想也不過是從幾年前某個學者的草書而來”[14]。所以意識形態非常重要。這與馬克思的唯物主義看法不同。不過我前面已經講過馬克思的唯物主義在哲學上沒有根基。

有些大陸學人可能會說,那你證明馬克思主義必然導致文革這種大災難。首先我沒有時間和興趣。如我前面所說整理垃圾是很無聊的工作。至於馬克思主義會導致極權政權,倒是有相當的證據。首先,世界上幾乎所有共產政權都屬於殘酷的極權政權,歷史事實證明這點。共產政權總共導致了大約一億人死亡[15]。其次,哈耶克曾在世界上許多人還迷幻共產主義的時代寫出了《通向奴役之路》[16],指出法西斯,納粹,共產政權都屬於極權政權。特別是他指出這種政權常為邪惡的人所掌握和宣傳在這些政權中的極端重要地位。從納粹德國逃亡的Hannah Arendt正寫納粹的種族滅絕的罪行時,蘇聯斯大林的罪行得到暴露。她馬上認識到納粹和蘇聯的邪惡非常相似,寫了一本書記載和比較它們[17]。Talmon寫了理論水平較高的一本書[18]。他還分析了左的極權政權和右的極權政權的區別。Michael Burleigh指出納粹,法西斯,共產政權實際上都信仰一種政治宗教[19]。在共產黨國家,馬克思主義就是被當成一種政治宗教。

希望大家深思。

注釋:

(1)韓家亮:為辯證法撥亂反正http://hx.cnd.org/?p=146592

(2)韓家亮:中共十九大意味着什麼?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6067

(3)Re:嚴家祺:從王滬寧當選政治局常委談起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95596&forum=2;

(4)Re:NY Times:中共頂級戰略家、習近平密友王滬寧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95550&forum=1。

(5)周皓生:馬克思的唯心主義與人類解放http://hx.cnd.org/?p=147360

(6)韓家亮: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韓家亮: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壹讀

(7)Rod Hague,Martin Harrop,“Political Science:A Comparative Introduction”,Palgrave Macmillan;6th Edition,2010.

(8)Andrew Heywood,“Political Ideologies,”4th ed.,Palgrave Macmillan,2007.

(9)Francis Fukuyama,“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From Prehuman Times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Farrar,Straus and Giroux,2011.

(10)Francis Fukuyama,“Political Order and Political Decay:From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to the Globalization of Democracy,”Farrar,Straus and Giroux,2014.

(11)George Stuart Fullerton,“An Introduction To Philosophy,”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2011.

(12)John Perry,Michael Bratman,John Martin Fisher,“Introduction to Philosophy:Classical and Contemporary Readings,”Oxford University Press,7 edition,2015.

(13)Bryan Magee,“The Great Philosophers:An Introduction to Western Philosophy,”Oxford Paperbacks;2nd edition,2001

(14)這段話的原文是:“The ideas of economists and political philosophers,both when they are right and when they are wrong are more powerful than is commonly understood.Indeed,the world is ruled by little else.Practical men,who believe themselves to be quite exempt from any intellectual influences,are usually slaves of some defunct economist.Madmen in authority,who hear voice in the air,are distilling their frenzy from some academic scribbler of afew years back.”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Interests,and Money,Harcourt,Brace&Concept,1936,p.383.這段話被無數次引用。例如廣為使用的意識形態教科書之一Terence Ball,Richard Dagger,“Political Ideologies and the Democratic Ideal,”8th Ed.2010.的第一章的抬頭就是這段話。

(15)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the-new-york-times-keeps-whitewashing-communisms-crimes/2017/11/10/129f28e0-c5c3-11e7-84bc-5e285c7f4512_story.html?sw_bypass=true&utm_term=.04db7fd61f5f

(16)F.A.Hayek and Bruce Caldwell,“The Road to Serfdom,”2007《通往奴役之路》。

(17)Hannah Arendt,“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Harvest Book,1973.

(18)J lTalmon,“Origins of Totalitarian Democracy,”W WNorton&Co(Sd);First edition,1970.

(19)Michael Burleigh,“Earthly Powers:The Clash of Religion and Politics in Europe,From the French Revolution to the Great War,”HarperCollins,2005.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