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白毛女》的破綻:既無智商 也無節操

1946年《白毛女》劇照

《白毛女》故事的梗概是:窮人楊白勞借了惡霸黃世仁的高利貸,然後外出躲債,除夕之夜黃世仁上門討債,楊白勞沒有錢還,黃世仁提出要楊白勞的漂亮女兒“喜兒”抵債,楊白勞被迫蓋了指模,然後憤而服毒自殺,喜兒被搶奪至黃家並遭到污辱,於是逃進深山洞穴,變成了“白毛女”。

所謂的——萬惡的舊社會

毋須諱言,在近代中國,的確有為富不仁的財主,也毋須諱言,近代中國也的確有大量食不果腹的老百姓——舊中國的確未能解決一部分底層民眾的吃飯問題,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

可是問題在於:富人不一定是壞人,窮人也不一定是好人。窮人的所作所為,也不一定永遠正確。我們不妨於此,也拿《白毛女》故事裡的人物,來分別點評一下:有一些事情,富人做的對不對,窮人做得對不對。

點評一:楊白勞是主動找黃世仁借債的

首先必須客觀地指出:楊白勞是因為貧窮而主動找財主黃世仁借債的,並不是黃世仁強迫楊白勞借債的,這是這個故事的根本,必須實事求是地指出來。所謂“種瓜得瓜”,是誰在一開始種下這個“瓜”,要搞清楚。

點評二:明知他是惡霸,為何找他借債?

楊白勞明知黃世仁是惡霸,卻偏偏還要去找黃世仁借債,相當於明知它是老虎,卻偏偏要去摸老虎的屁股——必須客觀公正地指出:楊白勞這個作為,是有過錯的。你既然知道他是惡霸,你就應當知道借人家錢不還的後果——願賭服輸,種豆得豆,怨誰?

點評三:民間金融是災年的減壓器

黃世仁也許是個惡霸,但是他所從事的高利貸事業,其實對社會也是有用的。事實上,舊中國每到災年荒年,就產生大量的饑民,這些饑民往往將家裡的財物拿到當鋪去換錢、或者直接找黃世仁這種“惡霸”借錢,度過難關,儘管利息很高,但是畢竟總比餓死好,也總比揭竿而起暴動造反要強一些——換句話說:黃世仁這一批民間金融業從業者,客觀地充當了舊中國社會“減壓器”的作用、為舊中國的穩定,做出了一定的貢獻——當然,舊中國並不穩定,但是如果沒有黃世仁,舊中國會更亂。

點評四:黃世仁敢借錢給楊白勞,是相信楊白勞的信用

無信用,無金融。楊白勞經濟狀況很差,一般的“黃世仁”是不願意借錢給楊白勞這種窮人的,黃世仁竟然敢借錢給楊白勞,這就說明了黃世仁對楊白勞的信用,是給予認可的。而後來發生的事情卻證明了:楊白勞其實是辜負了黃世仁對他的信任。

點評五:楊白勞有沒有將女兒抵押給黃世仁?

《白毛女》的故事雖然沒有“抵押女兒”的情節,但是這個隱藏情節也許是存在的——楊白勞有可能曾經以口頭或者書面的方式,將女兒抵押給了黃世仁。當然也許有讀者不服,要我舉證。但是《白毛女》畢竟只是一個小說故事,並不是真實的歷史事件。爭論這個意義不大。因為在近代中國,由於貧窮而賣兒賣女的現象,實在是鋪天蓋地,眾所周知,這種窮人多得很——這是無法否認的歷史事實。

點評六:楊白勞沒有盤活自己的房地產

《白毛女》的故事情節,有一個重大漏洞:忽視了楊白勞的房地產。雖然楊白勞和喜兒住的這個破房子,也許並不是很值錢,但是,破房子多少也是值點錢的,至少這個房子底下的那塊地,是值錢的。因此,楊白勞寧願自殺、寧願女兒被搶走,也沒有想到將自家的房子拿出去抵債,應該說:楊白勞的金融理財意識,實在是差到了極點。

點評七:躲債有失光明磊落

作為正人君子,倘若欠人家的錢不還,應有慚愧之心,到了除夕,理應穿戴整齊,主動到債主家,給人拜個年,開誠布公,道個歉,並懇求債主給自己寬限。而楊白勞並沒有這樣做,而是選擇在這一天人間蒸發、鬼鬼祟祟地外出躲債——必須嚴正地指出:這種行為,很難說是光明磊落的,我們甚至可以直接說:這其實是一種小人行徑。債主黃世仁當天生氣,也難怪了:遇上你這號無節操的債務人,我不生氣才怪。

點評八:窮人的孩子應該早當家

該說說“喜兒”了。喜兒作為一個生在窮人家的女兒,理應早早當家,既然家裡窮,喜兒就應該出去找工作,務農也好,跟戲班也行,就算是給人當丫鬟,也應在所不辭——誰叫你生在窮人家呢?窮人就應當勤勞——而《白毛女》故事中的喜兒,無所事事,整天呆在家裡哼唱什麼《北風那個吹》,我告訴你吧女娃娃,要是換了我是你呀,除夕之夜我會用紙糊個獅子,挨家挨戶給人家舞獅拜年、掙錢補貼家用!——毋須諱言,在《白毛女》這個悲劇當中,“喜兒”本人也是有責任的——她並不是一個懂事的女兒。

點評九:窮人家的美女應該早嫁人

我說:生在窮人家的、長相又不錯的女娃娃,理應早早嫁人、以改善自家的經濟狀況——我知道有的讀者會反感我這個說法,但是,我這裡所指出的,只不過是舊中國社會存在的一個普遍現象,甚至在今天,不少人也是這樣做的。你既然生在窮人家,而且你又長得漂亮,那麼你就應該早早嫁人、減輕家裡的經濟負擔、並改善家裡的經濟狀況。但是,“喜兒”卻不懂得這個道理、賴在家中“啃老”,應該說:這也是有過錯的。

點評十:直接進山洞、不去縣警察局報案?

在《白毛女》的故事中,喜兒遭到黃世仁污辱之後,直接逃進了山洞裏,過起了隱居的生活,但是,這種做法其實也是錯的——她應該馬上到縣警察局去報案,尋求司法救濟——國民政府時期的地方法院,雖然談不上絕對公正,但也肯定不是虛設的。喜兒就知道鑽山洞,而不知道去警察局報個案,應該講:楊白勞對這個女兒的教育,也是有缺陷的。

點評十一:嫁給黃世仁當妾,也是一條出路

在舊社會,窮人家的女兒,整天夢想嫁入豪門當妾的,不知道有多少,簡直可以用“過江之鯽”來形容——為什麼呢?道理其實很簡單:當你連吃飯都成問題的時候,“生存”是第一位的,“幸福”是第二位的——喜兒既然生在窮人家,連吃飯都成問題,那麼你嫁給黃世仁當妾,其實也不失為一個歸宿。

點評十二:沒錢?謹慎生娃

楊白勞和他女兒的悲劇,其實也告訴了我們一個殘酷的真理:如果你沒有錢,那麼就最好不要急着生娃。如果你有養三個娃的能力,你就生三個娃;有養兩個娃的能力,就生兩個娃;有養一個娃的能力,就生一個娃;如果你連養一個娃都成問題,那麼生娃的事情,最好往後押一押,不要急着生。話說的也許很直,但這個理兒是對的。

點評十三:有錢買肉、無錢還債?

在《白毛女》的故事中,楊白勞在外躲債,躲了一整天之後,於傍晚時分,買了以下幾樣東西、回家過年:

1、白面;

2、鮮肉;

3、發箍(給女兒)。

由此我們可知:楊白勞這是有錢買肉吃,也不還債。實事求是地說:這樣做是不對的。如果換了是我,我就算是不吃這頓肉,我也優先把債給還上,能還多少算多少,一來給債主一個信心,二來給自己一個安心——從這一點來講,應該說:楊白勞這個人的人品,也是有問題的。

點評十四:再分配是政府的工作

以稅收的方式,對低保戶進行再分配,是國民政府的工作,不是黃世仁的工作,黃世仁並不負有救濟低保戶的義務,也就是說:低保戶要最低生活保障,應當找國民政府,而不應當找黃世仁。黃世仁只是一個民間金融業人士,他只管借債、賺錢。換句話說:在《白毛女》這個故事當中,黃世仁向楊白勞借出高利貸、不顧楊家貧窮、上門討債的行為,並沒有做錯。而至於楊家揭不開鍋,則應該找國民政府要“低保”去,這個與黃世仁無關。

由此可見,《白毛女》這個故事向讀者觀眾傳達的信息,既無智商,也無節操,象《白毛女》這種故事讀得多了,不但人的智力會變低,而且人的良知也會變壞。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給讀者和觀眾傳達這樣的信息,給孩子們灌輸這樣的故事,所教育出來的,自然是一代既無思想、也無節操的人,這樣的一代人,在後來的各種政治運動中,抄家、放火、砸爛一切、打打殺殺、群起武鬥,“敢教日月換新天”……也就不足為怪了。

2014年6月23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