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阿莫:美女大胃王的催吐秘密

——從直播暴食到匿名催吐:當饕餮之欲遇上身體歧視鏈

更讓人感到離奇的是,這些大胃王大多是女性,並且基本都面容清秀,身材瘦削——暴飲暴食和苗條身材,兩個完全相反的訴求同時出現在了這一群體身上,折射出我們這個時代下身體控制和階級歧視的新面貌。

暴飲暴食和苗條身材,兩個完全相反的訴求同時出現,折射出身體控制和階級歧視的新面貌。

佔領各大網站美食視頻區大胃王正逐漸成為一種現象。15分鐘吃8碗湯麵,挑戰吃完888塊大牛排……層出不窮的大胃王和他們挑戰人體極限的行為吸引了不少觀眾。bilibili美食區的前幾名也常常被大胃王胡吃海喝的視頻攻佔。騰訊視頻更是推出美食節目《來吃來吃大胃王》,邀請當紅大胃王來節目上展現‌‌“絕技‌‌”。拚命吃飯就能紅,這一詭異的潮流深深紮根於當今互聯網世界中。

更讓人感到離奇的是,這些大胃王大多是女性,並且基本都面容清秀,身材瘦削——暴飲暴食和苗條身材,兩個完全相反的訴求同時出現在了這一群體身上,折射出我們這個時代下身體控制和階級歧視的新面貌。

從吃播到大胃王:‌‌“看吃飯‌‌”的興起

吃飯直播,簡稱‌‌“吃播‌‌”,起源於韓國,,是通過網絡直播的形式觀看主播享受美食的一種節目形式。2014年,韓國吃播員朴舒妍的吃播被網友剪成視頻放上YouTube,隨後吃播節目便在亞洲地區盛行起來。根據《每日郵報》相關報道,韓國少年金成鎮通過直播自己吃晚飯的過程,一晚平均可賺萬元人民幣,如今他已經擁有上千名粉絲遠程陪他吃飯聊天。

伴隨着吃播的走紅,各種各樣吸引眼球的形式也開始流行,有探訪美食餐廳的,有展現拿手廚藝的,有製作創意料理的……最終,能夠將食物排兵布陣然後全部剿滅的大胃王脫穎而出,成為了吃播界一道顯眼的風景線:日本人氣播主木下佑香曾連吃100個漢堡、100塊炸雞、200個壽司、2.5公斤的納豆飯。韓國的大胃王‌‌“奔馳小哥‌‌”,號稱可以將擺得滿滿當當的大量食品‌‌“暴風吸入‌‌”。

在中國,網紅大胃王還是要從密子君說起。她可以在視頻中干吃8斤白米飯、10人份的黃燜雞米飯、20屜蟹粉小籠、100隻雞翅、堆成山的海鮮自助……除了大胃王密子君以外,大胃王甄能吃、大胃王阿倫、大胃王朵一也因為各自的特點走紅食壇。比如甄能吃一頓能擼550個串串,阿倫一頓可以吃6隻烤鴨、4個熱菜、9碗酸奶、5瓶飲料,令人瞠目結舌。

對於觀看大胃王吃飯的觀眾來說,最重要的當然是滿足挑戰人類極限的獵奇心理。日本東京電視台2005年4月開播的《元祖!大胃王決定戰》是曾經世界最火的大胃王比賽節目之一,最盛期甚至創下20%的收視率,也創造了巨人白田和辣妹曾根等許多名人。據其製作人接受媒體採訪時稱,節目的成功沒有什麼特殊的製作秘密,僅僅是因為滿足了觀眾的心理需求:‌‌“看到一個普通人吃下幾乎不可能吃下的大量食物,大多數人都會感覺很爽快。‌‌”

不過,比起之前流行的各種具有強烈競賽性和成敗懸念的大胃王比賽來說,如今的陪伴型吃播,節奏更加緩慢綿長,也沒有什麼刺激性,更多的是對於純粹的食慾的滿足和私人情趣的回歸。比起浮躁現代生活中充滿着種種應酬交際和人情規矩的飯局,這些大胃王們想吃就吃,愛吃啥就吃啥的行為令粉絲羨慕和着迷,他們肆無忌憚地大快朵頤似乎更接近食物帶來的快樂本身——沒有價格攀比,沒有客套和禮儀,不在意擺盤,吃的多半也不是山珍海味。大口狂吃之後,大胃王們還會表現出非常快樂開心的樣子,食物與私人的趣味和幸福相連接起來。

也許正因如此,不少吃播的粉絲都聲稱,他們熱愛把節目‌‌“就着飯吃‌‌”,甚至有厭食症粉絲寫信說感謝吃播視頻緩解了自己的厭食症。不過,離奇的是,這些狂熱的‌‌“吃貨‌‌”們,似乎並不想要看到過度滿足口腹之慾所帶來的後果。

暴食與嘔吐:塑造好身材吃貨

眾多大胃王以女性居多,大多身材嬌小、瘦削,長相可愛,纖弱的身材與狂放的食量形成了巨大反差。對於愛看大胃王吃播的觀眾來說,外表顯然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從彈幕和評論中不難看出,粉絲的討論頻頻顯示出對大胃王外表的欣賞和讚美:‌‌“真的很好看!第一次看她吃我就停不下來了‌‌”,‌‌“顏值在線,性格也好,是我最喜歡看的大胃王‌‌”……在粉絲的鼓勵下,大胃王們通常完妝上鏡,悉心打扮,有些還直接說明自己的身材。例如大胃王甄能吃就表明自己身高170,通常體重是94斤,最胖不過99斤,而且強調自己的腰非常細。

一個九十多斤的女孩每次吃飯都吃十幾斤卻長不胖,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更何況大胃王們吃的大多是烤肉、火鍋、蛋糕、油炸物等卡路里爆表的食品。按照大胃王們胡吃海喝的數量來算,如果不是胃的構造和普通人不一樣,或者代謝系統特異,哪怕除去吃飯時間都在不眠不休地運動,也幾乎不可能把三餐消耗掉。

有的大胃王確實可能天賦異稟。一期日本節目曾經邀請醫學專家對木下的胃部CT掃描,發現他的胃確實異於常人。但是這隻能說明她的胃容量特別大,那些接二連三出現,總是輕飄飄說一句‌‌“吃不胖,吸收好‌‌”,或是聲稱自己鍛煉兩小時就能維持好身材的大胃王們,確實難以讓人信服。

隨着大胃王熱潮的逐漸升溫,一些關於催吐的傳言逐漸流傳開來,並且其中一些也獲得了證明。最先被‌‌“扒皮‌‌”的是以‌‌“天天跑步所以吃不胖‌‌”為借口的主播‌‌“大胃少女kiki醬‌‌”。從直播開始,觀眾中一直就有人懷疑她催吐。Kiki則堅決不承認,結果在重重質疑的聲浪和無剪輯直播的要求下,Kiki終於承認催吐並錄了視頻道歉。

無獨有偶,可以算是國內最紅的大胃王密子君也被網友懷疑是否催吐。​​百度‌‌“催吐吧‌‌”是42000多名進食障礙症患者的聚集地,吧內的500多萬個帖子幾乎都圍繞着如何進食後吐出來以維持體重。有網友發現百度催吐吧里有一個經常分享催吐經驗的賬號名為‌‌“小密360‌‌”,其微信號和微博ID和密子君是一樣的。

事實上,催吐在大胃王的圈子裡早就司空見慣。日本人氣電視節目《電視冠軍王》中經常有大胃王去美食餐廳比賽狂吃的環節。外景主持人中村有志表示,這些大胃王在賽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衝到廁所催吐解放。

進食大量食物後進行催吐是一種非常極端的行為,長此以往會對身體造成傷害。胃酸的酸度很高,腐蝕性比較強,可能導致胃黏膜撕裂,還會腐蝕食管,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催吐者嗓音嘶啞的原因。長期催吐還會導致身體代謝和消化速度變慢。更糟糕的是,催吐者有可能會罹患神經性厭食症,當嘔吐形成一種條件反射之後,只要一吃飯就會嘔吐,不吐出來就會渾身難受,進食最終變成了一種負擔。

摧殘身體的飲食方式和日漸糟糕的身體全部都掩蓋在大胃王吃播幸福甜蜜的表演和試吃粉絲推薦美食的親切感中,形成了難以理解的畸形審美。無怪乎一個飽受催吐困擾的資深催吐吧用戶,在知乎討論美食播主催吐時評價說,這些看似歡欣的吃貨行徑是‌‌“毒藥的糖衣,微笑的眼鏡蛇‌‌”。

‌‌“我能控制自己的身體‌‌”:歧視鏈的新宣言?

無論如何我們都無法忽視,一種嶄新而詭異歧視鏈條正在形成。一方面是人人都自稱吃貨乃至美食家的潮流日漸洶湧,會吃成為享受生活的標準。人們在社交媒體上頻繁地拍照分享自己吃過的食物:咖啡廳里的甜點、吱吱冒油的烤肉、精緻漂亮的西餐……所有的一切都精心調整光線角度,加上濾鏡,張牙舞爪地宣誓着中產或上流階級的美好生活。

另一方面佔領社會的,則是極速擴張的苗條嚮往。苗條這一需求比什麼時候都要來得空前絕後。身體是人類最直接的物質性存在,是自我表演的載體。某種意義上來說,身體的面貌直接宣告了一個人的面貌。就這樣,大眾媒體和商業團體通過宣傳瘦削的超級模特、纖細的明星、有八塊腹肌的名人等等形象,把大眾難以企及的瘦弱或者勻稱的肌肉體型站在了身體歧視鏈頂端。減肥藥、輕食食品、代餐和健身房套餐的暢銷,足以說明這種觀念的流行。

‌‌“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成為了階級歧視的一種新型方式。這種生活方式被宣傳為是‌‌“高品質‌‌”和‌‌“努力向上‌‌”。健康被盲目和瘦掛鈎在一起,肥胖者的身材往往會被認為是懶惰和自我管理能力差的結果,導致人人自危。據美國國家進食障礙協會(ANAD)的統計顯示,在接受調查的從小學五年級到高中三年級的年輕女孩中,有近70%的人對自己的身體產生了錯誤的判斷,就算處於正常體型,也會覺得自己過胖而開始節食。

於是,身體成了一個應該被加工、完善的規劃。承認身體是一個規劃意味着接受這樣的觀念:身體的外觀、大小、形體都可以依據身體擁有者的意志改變,但這對於很多疾病患者以及天生容易發胖的人來說,都是極為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而身體的管理、保養以及外觀的修正不只是自我剋制的結果,還往往意味着大量的金錢和時間消耗——健康餐飲、健身房會員、大量的閑暇——底層往往負擔不起,因此對身材的管理,自然而然變成了明顯的階級歧視鏈。

正是受困於身體的歧視但無經歷或者無金錢負擔昂貴的健康支出,許多人選擇了最觸手可及的節食減肥。而又因為節食的痛苦和漫長,暴食和催吐成為他們‌‌“解決問題‌‌”的良藥。在‌‌“催吐‌‌”吧的發言中,不少‌‌“兔子‌‌”都表示自己的催吐是由節食減肥觸發。一邊沉醉於不用節食的放鬆和食物的美味,一邊不用承擔體重的增加,這種幸福的感覺讓人慾罷不能。但催吐者們也在與自己身體搏鬥的過程中付出了慘烈代價。一部分人已經意識到這種行為不可持續,但另一部分卻依然還在‌‌“變瘦變美‌‌”的路上,希望瘦了以後能夠迎接夢想中的美好生活——即不會面對自卑和體重歧視的生活。

而廣大‌‌“吃瓜群眾‌‌”,就算沒有進行過催吐這種極端的減肥方式,卻也都或多或少交織在矛盾的美食慾望和減肥之中。吃播的流行展現了人們對‌‌“放肆吃‌‌”的渴望和對身材的苛求。屏幕中大胃王播主們不顧高脂肪、高熱量放肆吃,怎麼吃都不怕胖,從而成為了觀眾心中的理想範本。

這些興高采烈的觀眾們或許沒有意識到‌‌“怎麼吃都不會胖‌‌”不過是一場幻夢,也或許就是在刻意麻痹自己,畢竟他們正是為了逃避殘酷冰冷的社會才遁入網絡上充滿煙火氣息的美味幻想中。誰願意從大胃王們甜蜜幸福的臉龐中,看到嘔吐和痛苦呢?但事實上,就算在虛擬空間中,面對着治癒心靈又充滿感官享受的美食,我們依舊被挾裹在商業宣傳、身體規訓和階級歧視之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界面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